政府采购中行贿受贿还能走多远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4-12-08 09:16围观1263次我要分享

 2周前,一些专家开始质疑政府采购中不规范的东西,他们不敢说的话是:政府采购中到底有没有收黑钱的可能。一周前,北京政府软件采购作了修正,政府采购前期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都推倒重来。因此,专家们大舒一口气,看来前期的错误,还仅仅是一个认识问题,还没更严重的问题,没有权钱交易,咱们的国产软件还有机会。而且,专家们也看到了政府的专业所在,有专业的人士在,当然能认识到国产软件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保护的这一事实。

    一周过去后的今天,政府采购的事情,一点新的进展都没听到。不是真没进展,而是可能有了进展,大家都不知道。最近的一个报道显示,微软出局后,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实际上可能会“从财政专门拨出资金解决微软软件正版化问题”。而相关知情人士透露,与之前政府公布的招标份额相比,国内软件厂商最后的中标份额并未因微软中国的出局而有大的改观,基本与原定采购数额相差无几。这似乎又让人回到最早的疑惑命题中去了:政府采购中,为何要如此绝对地舍中国软件去取微软软件,为何政府软件采购由公开走向封闭?到底有没有人拿了不该拿的钱,变通的违背《政府采购法》的事情到底有没有?

    3周前,一个朋友说,王小石案发证监会,其倒霉的成分占了9成,因为没有千万分之一的当事人家人的举报,这样的事情,大概要300年才能揭发出来。同样,政府采购方面可能的收受钱财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一方非得无所畏惧了,也是永远没人会知道的。

    当然,我们还是认定所有的政府公务员都是清廉而且专业的。但这样的前提,如果没有明确的制度保证,大概也会很容易地毁于一旦的。比如我们说到的政府官员的提拔,按理说也跟政府采购一样,都应该公平公开,但实际上各地都有跑官的事情存在,也就存在规模大小不一的卖官买官现象,而且被揭露的几率也在逐年增加。上至黑龙江,下至海南岛,被抓起来的买官卖官的人不在少数。政府采购,因为制度之不完善以及部分人之敢于冒险,其不正常的现象也常有被人怀疑。比如为什么取贵的而弃便宜的,取外地的而弃本地的,取国外的而弃国内的,等等不一而足。任何一家投标者,都没有权力去质疑,因为他们的生存的机会,就掌握在一些人的手里。有一篇报道,标题叫《一位IT经理自述:黑钱和黑洞,政府采购那心惊肉跳的日子》,出自21世纪经济报道。文中提到了很多种招投标中的黑幕,并说出了中标三诀窍,那就是一要产品过硬;二要把握客户关系,即搞好和招标方关键人物的关系;三是价格问题。若第一、二个条件成熟了,就轮到价格问题。这个关键在于底线与黑钱之间的“博弈”。其中提到了一个中间环节——招标过程中的第三方(中间人)的作用,就是来做账,来洗黑钱的。文章中举了一个例子,洗黑钱的价格,可能会达到总数的一半,确实让人不得不怀疑,为什么统一招标,还会招出如此现状,不得不令我们反思。

    不过,即使认定所有的官员都是清廉的,也不敢确信,所有的参与竞标的企业的人都是干净而愿意遵守公平竞争原则的。前文中所提到的洗黑钱,其实就是为了提高自身产品的竞争力,而由竞标方想出来的办法。比如请关键人物出国考察,活动关系请关键人物子女出国留学等等的作法,肯定不是别人索要,而是竞标方提出来的。这就跟大家说王小石一样,确如报道所言,王小石是一个老实人,而且他也确实如自己所表现出来的一样,从未想让国家损失什么东西。但架不住别人要通过一家公关公司送钱到王小石那里。在政府采购方面,有没有人收受不当之财,我们也不用再遮遮掩掩了,那就是肯定有。具体到某个具体时段某次具体采购是否涉及到,要天才知道,而且涉及的金额有多少,也没人知道。

    老百姓常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太实了,搞得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理解。加上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似乎就好理解了。后来又有人把后一句话给搞了一个破解,变成了“有钱能使磨推鬼”,进一步突出了钱的万能作用。政府采购由秘密到局部公开到突然调整再到不再公开,似乎在跟这些外面的质疑在搞捉迷藏的游戏。老百姓当然没多大兴趣去关注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软件企业也没多大兴趣,因为他们本身的竞争力就有限,加上微软强大的政府公关能力,他们主动撤出的可能性都很大。

    今年很多采购项目都在关键的时候出现变故,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解读。这次北京的软件采购从公开走向保密,或许是为了保护众多软件公司,或许是为了少让大家迷惑。其实,去年的SARS就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在政府作事情方面,让人不解的地方越多,人们迷惑猜疑就越多,何不完全透明地公示给大家,好让人找不到任何猜疑理由?

    我自己不曾研究过《政府采购法》,相信有人会去研究,采购法规范了供货方,肯定也在规范采购者,而由各种不同的人组成的采购者,真应该好好学习并向老百姓传达《政府采购法》的真正内涵。
来源:国匙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