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微软与国产软件的一次搏击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4-12-09 09:57围观425次我要分享

“三年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这是《无间道》中令大家记忆非常深刻的对白,道尽了卧底的宿命凄凉。可这句经典的台词近来被用在了国产软件厂商身上。

    事情的原由是11月1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网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微软产品代理商——北京晨拓联达科贸有限责任公司以场地成交价2925万元独揽“计算机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分包项目。所谓场地价格,就是在三年内某集团用户内部无种类及数量限制的销售许可协议,其特点是在特定范围内,使用软件的种类及数量均无限制。

    同时公布的招标结果中还有国产办公软件厂商共创开源、红旗中文2000和金山软件。但招标结果只公布了三家厂商的办公软件售价,没有公布具体套数和总金额。

    有业内人士表示,根据目前北京和微软的协议,如果采纳微软的解决方案,并且场地授权的范围是全北京的政府机关的话,就意味着实际上已经根本不需要购买任何国产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此外,根据历史经验,入围名单和最终中标名单一般相差不会太大。最重要的一点是,国内软件厂商担心北京市政府的做法会成为其他地方政府的标尺。

    因此尽管这份公告还不是最后的中标名单,却立即引来国产软件厂商的群起抗议,反对方将矛头指向了采购方是否在搞暗箱操作。

    事情几度急转直下。10天后,微软出局。11月2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官方网站发布更正公告,宣布原定计算机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供应商分包项目以“采购人要求”为由取消。

    12月2日,北京市政府软件采购合同正式签署,但是合同规定,入围软件厂商不得公开被采购软件的数量。此后,国内厂商对采购结果一致闭口不言。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国产软件被采购的数量依旧有限。而与此同时,天津市等地的政府采购结果并没有变化,微软仍然是主要产品提供商。

    赢家仍然是微软。

    价格,微软不具竞争力

    11月17日的公告出来后,外界一致的观点是:微软的公关很成功,利用暗度陈仓的手法成为最大的赢家。

    各方的质疑集中在4个问题上:第一,微软是该公告所述项目的最大受益者,但该公告却为什么只字不提微软?

    第二,该公告并未公示此次采购的具体细节,比如:采购了多少套微软产品,微软产品的单价分别是多少、使用范围是什么,为什么其他国产软件只有采购报价而无采购数量?

    第三,为什么采购微软的系统软件不采用竞争的方式,为什么中科等竞争者没有入围?

    第四,如此大规模采购国外软件,是否违反《政府采购法》的相关规定?

    从价格上看,由于在《公告》中并没有提到微软产品的采购数量,根据北京市2001年政府采购的数量估算,微软此次的场地协议价格相当于每套办公套件在2300元左右,操作系统每套的价格应该在700元左右。而中标的共创开源办公软件V1.0价格是228元/套,金山软件的WPSOffice2005是150元/套,红旗中文两仟的办公平台RedOffice办公软件V2.0标准版是338元/套,均远远低于微软办公套件的价格。

    共创开源软件公司一位人士告诉周末报记者:“北京市政府此次采购过程中,根本没有跟我们以及国内有Linux系统的软件厂商提起过还有操作系统的采购,当时我们只知道有办公软件方面的采购。”

    该人士透露,在11月17日公告发布后,他们曾打电话过去问,“对方只说里面很复杂,不让我们细问……”他说,如果事先知道有操作系统的需求,公司可以提出更具有竞争力的“场地价格”方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刘俊海博士则从法律角度对此作了分析。他表示,根据《政府采购法》的精神,就应当采购国货,“《政府采购法》第十条是这么表述的,政府采购应当采购本国的货物、工程和服务,这是一条基本的原则”。他还就有人提出的“微软已经在中国注册公司,产品也是在国内生产的,所以也属于国货”的论调作出回应:“根据法律规定,产品在中国境内增加值如果低于50%就不能认为是国货,微软产品还没有达到这个要求。”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也写了一篇题为《采购正版软件不能变成采购国外软件》的文章,“希望提醒有关方面注意,特别是高层的注意”。他说,互联网上的调查显示,有97.8%的人都主张用国产软件。“你是不是在用纳税人的钱,纳税人表态97.8%都用国产软件,为什么你不考虑他们的要求?”倪光南这样表示。

    本报记者曾向采购人——北京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发去传真进行提问,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有回音。“他们当然牛了,大家都在求他们。这次没有李副司长的明确支持,很可能就会不了了之。”一家参与招标的国产软件厂商负责人对周末报记者说。

    采购人被指违法

    该人士口中的“李副司长”是指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李武强,作为政府官员,他站在了国内厂商一边,对北京市政府采购微软软件一事发表激烈言辞,直斥“违法”。而此事件能够急转直下,出现有利于国内厂商的状况,也确实始于他在一次关键会议上的愤然离场。

    11月24日,由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开放系统应用发展分会主办的“Linux应用与政府采购”研讨会在京召开,数十位政府官员和国内专家以及企业代表出席。李武强在发现赶来的媒体记者被挡在门外无法进场时,便留下助手代读发言稿后愤然离场。

    一位赶去会议现场的当地媒体同行告诉周末报记者:“这个会议在召开前一天被‘有关方面’要求取消,经过协商,最终才决定如期召开,但不对媒体公开。”当天,这位同行得到会议将如期召开的信息时已经有些晚了,等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刚好看到李武强从会场里走出来。“他面无表情,我想采访他,他说已留下发言稿,自己的观点都在上面。后来我拿到发言稿,看到标题就明白这次会议为什么不对媒体开放了。”

    李武强的发言题目是《捍卫<政府采购法>的尊严》,在文中,他表示要“针对政府软件采购中存在的一些糊涂观念和错误认识”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说,政府采购是国际惯例,各国在政府采购时都是采取只要有就一定要采购本国产品,没有时才能考虑国外产品的政策,而且采购国外产品还有很多限制条件。而在我国至今还有不少人认为“平等优先”,这是对《政府采购法》的误解。

    他进而指出,目前在我国的软件政府采购里出现了许多令人困惑的问题。不少省、市负责软件政府采购的主管部门,置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于不顾,大规模采购国外软件,不采购或只是象征性采购部分国产软件。这些做法不仅严重违反了《政府采购法》,而且沉重打击了国产软件的发展,把国产软件逼上了绝路。这种严重违反《政府采购法》的行为如果听之任之,必将对我国软件产业发展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他还认为,各地严重违反《政府采购法》的行为,使得该法律形同虚设,有损法律尊严,也有损政府的威望。

    对李武强的“拍案而起”,国内软件厂商自然都感到欣喜,但一位负责人向周末报记者坦陈:“说句公道话,从技术上看,国产软件未必就比国外厂商的安全。而且如果发现国外厂商的软件威胁到了信息安全,完全可以随时切断它。”该人士介绍,此前微软已经对外宣布,将向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政府提供Office软件源代码,当时就被业内看做是其意图在政府采购软件方面获得突破的一个先兆。“这次天津、北京等一些城市的政府采购钟情微软,应该是投桃报李的一个信号。”

    三个例外才可“单一来源采购”

    就在李武强愤然离场的第二天,北京市政府在“北京之窗”网站上公布了一份声明——《北京市实施软件政府采购、实现正版化、推动国产化》。

    这份被业内看做是对各方质疑进行回应的声明称:“今年上半年,市政府有关部门组织开展了全市国家机关计算机软、硬件和应用信息系统使用情况的检查,检查中发现由于软件资产管理不善等原因,导致部分单位提供不出原有的授权文书,且其中以微软产品为主。为了树立国家机关使用正版软件的良好社会形象,市政府决定彻底解决使用中微软产品授权不清等问题,通过单一来源采购的形式采购微软公司一定数量的软件产品,保证现在使用的软件全部得到授权。软件产品涵盖操作系统、办公套件、数据库软件、开发工具软件和应用管理软件等系列软件产品。”

    但刘俊海博士却提出此次采购并不适用“单一来源采购”的形式。他说,单一来源采购使得政府面临的供应商只有一个,这样政府采购人很难利用市场竞争机制的作用,“因为只有鹬蚌相争,渔翁才能得利,参与的供应商越多,政府就越能够为纳税人节约采购资金,这种只有一个供应商的情况,立法上就需要予以必要的限制。”

    他介绍,我国《政府采购法》第31条对此已作了明确规定,归纳起来只有3种例外情况才能进行单一来源采购。第一个例外情况是商品只能从惟一供应商采购的,“政府想买的商品世界上只有这一家,除此之外没有第二家”。第二个例外情况是发生了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无法从其他供应商处采购的。“比如突然发生了泥石流、地震或者SARS这样的自然灾害,没法从其他供应商处采购。”第三个例外就是为了保证原有的采购项目的一致性或者服务配套的要求,需要继续从原来的供应商处去添购,但添购的资金总额不能超过原合同采购金额10%。“如果说你原来一直使用的是某一个供应商的商品,而且它和别的商品是不兼容的,并且如果你要是从其它地方购买,可能费用相当高,为了省钱可能只需要一小点的费用,就可以使原来的采购项目能够继续发挥价值。”

    红旗方面的一位负责人则就声明提到的政府实现正版化谈了自己的看法。该人士向周末报记者表示,该声明在逻辑上存在问题,“由于在政府机关中存在着使用盗版软件情况而且是盗版微软软件产品,那么在这次采购中采购微软办公套件就是为了把使用着的盗版微软软件替换掉,以树立国家机关使用正版软件的良好形象。但是如果采购国产软件是不是也同样实现了机关部门正版化呢?”

    有关方面似乎也看出了这个逻辑错误。11月2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办公室发布更正公告:取消微软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项目。

    第二天,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在“2004中国企业创新年会”上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采购在一些流程上存在问题,我们正在改正”。但他透露的另一个信息却让刚高兴了一天的国内厂商一下子就乐不起来了。

    国产软件没人用,谁之过?

    范伯元表示,“目前打算把和微软的合同重新进行商务谈判,主要是办公套件的问题。”他透露,“为了彻底解决微软软件历史遗留问题,同时考虑政府采购的一些因素,目前可能从财政专门拨出资金解决微软软件正版化问题,而不是走政府采购的流程。”对此,微软中国新闻发言人对外表态“不清楚”。他特别强调:“政府大力支持使用国产软件,在这次采购中,能用国产软件的我们就用国产软件,能做的我们都做了。”但业内普遍的看法是,实际上这是“换汤不换药”。

    不过,一位在北京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士告诉周末报记者,北京市政府这次并非一心要“胳膊向外弯”,“政府其实也有难言之隐”。这位人士说,在他们单位里,目前办公软件和操作系统90%是微软的产品。“无论正版盗版,微软产品深入人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政府工作人员在软件操作习惯上已经对微软产品存有很强的依赖性。”

    对此说法,广东省政府采购办公室主任张穗汉也有同感:“操作系统的转型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考虑到操作习惯的问题。”另外他还表示,目前国内厂商的产品在很多方面可能还是不能满足需求,需要进一步改进。

    北京那位政府工作人员举例说,3年前,他们单位曾不得已之下将装好的国产办公软件全部卸载,换上了盗版的微软产品。“由于现在已经留下来大量的微软Office文档,而国产软件尽管技术提高了,但目前还没有解决完全可替代的问题,如果硬换掉微软产品无法实现兼容,容易导致政府办公效率低下,甚至有陷入瘫痪的可能。”

    “国产软件为什么没有解决可替代微软产品的问题,一类属于自己不思进取,让政府惯坏了,因缺乏竞争成为终日吃饱了就睡的懒汉;另一类确实是在奋发图强,但碍于微软的技术壁垒无法做到全面兼容,例如红旗这样的公司,永中Office做得很优秀,很多地方我认为比微软的Office还要好,考虑到了中国人的操作习惯,但由于微软的Office文件格式不公开,永中也没办法实现兼容。”他分析道。

    一位参与过天津市政府软件采购的人士的说法也从侧面证明了“无法完全兼容”这一说法。他向周末报记者介绍:目前天津将要启用的电子政务系统是以前设计的,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用微软的Office,所以接口都是设计成兼容微软软件的,国产软件替代微软产品肯定需要一个过渡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而国产办公软件厂商在接受周末报记者采访时虽均强调“目前国产软件有了很大提高,能满足日常办公的需求,稳定性肯定没问题”,却也都承认“把微软踢出局或者替代掉大部分微软产品是不现实的”。“采取混合部署是务实和理性的做法。”一位负责人说。

    这位负责人称,此次政府采购对于国产软件厂商最重要的是让用户用起来,而不是追求多大的份额。“有了用户的反馈,产品才能实现用户反馈—厂商改进—再反馈的良性循环,这才是我们目前最看重的”。他说,“支持国产软件的发展其实很简单,路就在大家的手上。”

    一个不能不提的事实是,3年前,北京市政府曾采购了一大批国产正版软件,光金山软件的WPS办公套件交付数量就多达上万套,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还组织了“扬帆计划”,专门培训政府工作人员使用红旗Linux和WPS等国产软件。“估计这些软件现在都沾满了灰尘或是不知所终了吧。三年又三年,何时才是头?”电话那头,那位负责人一声叹息。
来源:国匙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