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急需打破乏信息化危局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4-12-29 09:57围观568次我要分享

信息化建设搞不好,中国将不得不吞下“全球制造业基地”拱手相让的苦果

  “这不是耸人听闻。中国制造业与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发展水平相差15年左右,如果我们不快马加鞭,那么差距将越来越大!”国家科技部副秘书长、国家制造业信息化协调领导小组组长李健的一席话警醒了参加中国制造业信息化论坛的众多嘉宾。

  “如今制造业信息化已成为共识,大家认识到中国要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制造强国,必须以信息技术改造传统制造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变。加强实施制造业的信息化将会使这个差距缩短为10年之内。”这是李健副秘书长在总结近段时间以来中国制造业信息化建设的进展后得出的结论。

  新一轮波及全球的产业大转移让中国成为了制造业的焦点。据统计,过去20多年,制造业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NP)的比重在40%以上,吸收了近1/3的城市就业人口和农村剩余劳动力,成为中国商品出口的主体。20世纪90年代以来,制造业出口的比重一直维持在80%以上,贴有“中国制造”标签的商品似乎无处不在。

  然而,在信息化大潮涌动的今天,制造业也面临着信息化危机。密切跟踪中国制造业的一些中外专家认为,如果中国制造业不尽快完成从低端向高端的演进,将面临优势殆尽的危险。

  “如果将全球制造业信息化分成5个层次,那么,中国制造业的信息化水平仅居于其中第二层。这说明中国制造业的信息化水平严重不足。”说这番话的是惠普亚太区产品技术及专业服务集团制造业服务销售总监Kumar Narayanan。日前,他在上海出席惠普倡导召开的亚太区制造行业峰会时如此点评中国制造业信息化发展水平。

  中国制造业只是“蓝领”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告诉本刊记者,中国制造业主要是贴牌(OEM)生产,赚取加工费。中国在传统制造工业领域的信息化水平与西方发达国家存有很大差距,技术水平低下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升级的瓶颈。

  庄健表示,中国制造企业大都在产业链的低端,没有形成核心技术,最多只是世界制造业的加工车间。他认为,目前中国制造业在某些领域的升级努力较为成功,但整体而言,制造业要完成从“蓝领”到“白领”的蜕变还要解决很多问题。

  汽车制造业被列为中国进入21世纪后的重点经济支柱之一,颇费心思的全国布局体现了中国大力发展汽车制造业的良苦用心。然而,本有望成为中国制造业信息化新军的汽车业的表现也是不尽人意。

  Kumar Narayanan有着长达14年从事汽车制造业的信息化研究与咨询的经验,对此领域的研究具有相当水准。他认为,对于必须具有高度人工智能化科技含量的汽车制造业而言,中国相关行业的信息化水平严重不足。他就此指出,“关于中国汽车业信息化应用的水平,如果我们用5个层次来描述,欧美的水平是5分,那么中国汽车制造业就是2分。”

  据Kumar介绍,国际上衡量汽车制造业信息化应用水平一般分为5个层次。第一层是指企业简单地运用电脑;第二层次的企业则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ERP解决方案,需求管理解决方案;第三层次企业中的IT技术运用比较常见,他们一般具有中央设计室,通过加强IT的应用实现数字化开发和制造;而第四层次的企业则在原有基础上,将更多的IT技术拓展到供应协作方面,包括全球设计的协作,这一层级的企业甚至可以采用远程诊断、远程分析技术,可以将IT和产品本身结合更紧的就是在第四层次的OEM身上。“对于第五层级的汽车制造商而言,汽车本身就是IT产品了,不管是发动机控制,还是汽车里面的娱乐设备,都是IT技术打造出来的产品。全世界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达到这个层次。”Kumar详细地一一指出。

  其实,汽车制造业只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高额投资、高度自动化的汽车制造业尚且如此,其他行业就可想而知。不过,Kumar也看到了中国发展的希望。他认为在5年之后,中国制造业的信息化水平将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接近欧美发达国家的现有水平,也就是第三或第四层。

  Kumar同时认为,从美国、日本和欧洲最具有竞争力的制造企业可以看到,他们为了保证自己在行业中的增值性和制造工艺的领先优势,他们必须保证在IT领域的技术领先。

  另据本刊记者了解,中国各大汽车制造厂正在加紧信息化建设,先后与惠普、IBM、EMC等国内外主要IT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

  惠普可以说是中国汽车业中最大的一个IT系统集成商。据Kumar介绍,中国汽车业的每一项OEM业务都和惠普有着合作关系。其中,惠普给上海通用汽车提供了SAP定单交付系统,还向奇瑞提供了CAD、CAM,以及PTM和CRM,给长春一汽提供的是车间管理系统等。

  加快信息化建设的当务之急

  “制造业信息化工作目前已经进入稳步推进阶段,工作重心从最初的营造环境进行顶层设计,转为以企业为主体,扎实向前推进!”李健如此告诉本刊记者,“如果不尽快实现产业升级,中国一旦丧失资源和劳动力成本优势,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将会急剧下降。”

  然而,不同的制造业对信息化的要求明显不同。本刊记者了解到,在中国的钢铁业中,信息化方面的最大需求体现为对ERP的需要,以及常见的控制系统。

  惠普公司亚太区及日本制造业总经理蔡雅瑞(Philip Chua)告诉本刊记者:“钢铁制造企业在设备上做了大量投资,投资方会更加看重产品质量和发货的及时性。2年之后,中国钢铁业会通过大量整合后出现更大规模的钢铁集团。因此,这些钢铁集团可能就有遍布中国各地的一些钢铁制造厂,因此供应链管理也会是一个很大的解决方案。”

  具有丰富制造业管理经验的蔡雅瑞认为中国正在走几年前欧美国家和日本走过的路。他指出,对于中国制造业企业而言,现在的最佳投资重点是物流管理(物流解决方案)、进出口管理解决方案、车间自动化,以及CAD。而中国目前最着力投资的半导体企业亦将在今明2年内主要投资于工程设计自动化和数据挖掘,以及工厂自动化;制药企业接下来的投资重点是销售自动化、临床数据分析,还有医学研究解决方案。针对医药行业里出现的大量假冒伪劣产品,这类企业则将投资于药品的跟踪解决方案。还有中国的能源产业,是零售加油站的自动化,还有叫做数字化油田,还有智能油田,就是将IT用于石油开采方面。

  和早期不同的特点

  在20世纪90年代,很多制造企业的IT开支整体偏高,大约占了全部资金预算的70%~80%,投资付出远大于回报。而现在,美国华尔街方面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企业从90年代过热投入已经得到很多教训。IT投资泡沫经济年代不再出现,投资人希望看到为信息化建设所投下的每1个美元都能够说明可以带来什么样的回报。

  事实上,在过去的20年里,IT的应用投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技术方面的投资,另外是服务方面的投资。服务方面的投资需要金额比较小,很多公司仅是建立共享平台供企业使用;但另一方面,IT则是作为技术进行投资,而这样的情形在未来还将以更高的频率出现。“通过IT技术的投资,使得IT技术成为产品,并且更好更快地出现在市场,这就必须具有大量投资。现在,IT投资中平均有3%的资金用于加强IT服务,这个比例接下来会降到1%,节余的2%则将转移去支持IT技术融入产品本身。”Kumar就此指出。

  在他看来,当前的有关研发方面也出现了一些基本概念上的变化。在过去,很多企业在研发新产品时希望特别表现出开发人员的个性化,但在现在的研发过程中,开发人员则会考虑采用共通的零部件,或共享平台。“像诺基亚现在用的都是一些标准的零部件,可能就是这个外表有一点变化,但是基本的一些主件都是一样的,都是标准的。”

  据本刊记者了解,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已开始采用这一模式,这种现象在汽车制造业表现得尤为突出。“这是一种非常大的变化,就是说公司变的越来越实用了,不是说为了追求这个产品的奇特,而是希望通过研发设计出来新的产品成本下降,做起来更容易,测试起来更容易,而且更容易做一个好的包装。”Kumar说。

  但是,一直盘绕在制造企业家们头上的问题是,IT投资应先从哪里开始。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企业信息化应用小组成员刘应虎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通过实践,我们认为应该有信息化建设步骤的优先顺序,这个顺序应该由客户的需要来决定。”刘应虎还同时指出,在上海通用汽车上马的,由惠普主导实施的订单交付系统过程中,应该首先考虑信息化建设中的哪部分投资会给企业带来最大的回报,以此为基点,再去做切实可行的方案。

  此外,和早期的IT投资不同之处还在于信息化建设可以加强伙伴间的合作。刘应虎说:“以前我们的生产都在公司内部来进行,现在越来越多的设计来自各个方面,甚至还有不同国家间的合作。比如说韩国、中国、法国可以共同在整个设计流程中发挥各自的作用。”

  刘应虎最后指出,制造业的外包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他说:“很多公司都选择外包,很多的外包供应商也可以做出高水平设计,以前可能外包就是一个合同制造的外包,但是现在很多设计方面的工作也可以外包给外面的公司,然后由外包出去的公司做设计之后,再由客户自己选择到底购买哪种设计,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趋势。” 
责任编辑:信息一部  
来源:国匙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