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投标,好经缘何被念歪?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4-12-29 10:08围观537次我要分享

 2005年检察机关将重点打击重大项目建设等领域领导干部利用职权犯罪案件。

    在重大建设项目中,领导干部犯罪的主要表现就是利用职权干预招投标,谋取利益。

    招投标合法程序被“合法地暗箱操作”,并由此带来工程质量下降,领导干部落马。招投标,成为卖官鬻爵之后的又一个重要腐败领域……

    招投标,领导干部落马的一个新领域

    12月22日,记者在郑州市检察院看到了李俊杰案的卷宗。李俊杰是原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副厅级),因为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郑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一审已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正在等待判决。

    据李俊杰案的国家公诉人、郑州市检察院起诉处副处长乔亦丹介绍,在李俊杰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事实中,8起受贿事实受贿262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都是发生在招投标过程中。

    非但李俊杰,河南电力系统刚刚落马的郑州市电业局物资公司原经理李明学,也有一部分受贿犯罪是在招投标过程中发生的。

    许昌市检察机关调查发现,1997年以来立案查处的50起发生在建筑工程领域的重大受贿案件中,85%的受贿行为发生在工程招投标承揽阶段。

    我省一位主要领导在不久前全省纪检监察部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讲,省交通厅这任班子之前,我省的高速公路招投标,没有一起是真正的招投标,全部是虚假招投标。

    而资料显示:全国从1997年至今,已有新疆、贵州、四川、广东、广西、湖南、河南、安徽、北京等10 个省(区)的15个交通厅厅长因“伸手”公路工程建设而被“捉”,厅以下干部则不计其数。工程招投标已成为职务犯罪的高发部位。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么多厅长、局长、经理前“腐”后继?四川省原交通厅厅长吴果行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让人刻骨铭心的话:“症结主要在于招投标机制。”

    招投标法,在操作过程中被执行歪了

    是《招标投标法》本身存在问题,还是招投标在操作中被“合法地暗箱操作”了?记者采访了省招标局综合处处长、省机电设备招标公司总经理符庆灵和郑州市检察院起诉处副处长乔亦丹。

    符庆灵从事招标工作20多年,对招投标其中的曲曲弯弯可谓是了如指掌。他说,招投标立法的目的是规范招标投标活动,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保护招标投标活动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提高经济效益,节省和合理使用采购资金,保证采购项目的质量,堵住采购活动中行贿受贿等腐败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黑洞”,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促进企业间的公平竞争。法是好法,但是在操作过程中被执行歪了。

    按照《招标投标法》有关规定,业主可以自行招标,也可以委托代理机构代理招标,但是都必须有监督体制。现在无论是自行招标,还是代理招标,程序都走了,但是在走程序的过程中,包括监督程序都是弹性太大,甚至形同虚设。这样,无论是自行招标还是代理招标,出问题都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自行招标问题更大。

    郑州市检察院起诉处副处长乔亦丹则从李俊杰案,向记者介绍了招投标的一些内幕。

    比如说,河南送变电公司超高压运检楼的消防工程。2002年年初,郑州工业大学消防工程公司经理宋继东找到李俊杰,李俊杰将负责工程建设招标的基建处处长赵建明叫到办公室,吩咐准许宋参加投标,后又私下交代,让宋的公司中标,李俊杰从中收受宋继东感谢费20万元。赵建明在证言中这样说:当时参与投标的单位有七八个,领导交代了,我就让郑州工业大学消防工程公司中标了。

    同样在河南送变电公司超高压运检楼开关柜工程招标过程中,李俊杰交代下属对上海德力西电器经销商予以关照,使德力西在评标分数位列最末的情况下得以中标。李俊杰从中收受感谢费10万元。

    乔亦丹说,河南送变电公司超高压运检楼工程在施工过程中也成立了招标办,有评委,有招标领导小组,但是领导的干预、评委看领导脸色行事及形同虚设的监督,使招标有其名而无其实。

    符庆灵说,自行招标为何问题最多?因为资金的使用、招标单位、评委、甚至投标单位、监督基本上都是一个系统的,领导什么意思,一暗示,操作人员就会按照领导的意见办,这样监督也就形同虚设。如郑州市电业局物资公司原经理李明学干预招投标,连监督人员也牵涉其中。两边比较,代理招标相对好一点。

    交通电业部门,为何招投标问题比较多

    现在招投标过程中出现这么多问题,除了领导干预外,招投标代理机构竞争不规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据了解,我省现在的招标中介代理机构包括各市的有上百家,其中政府采购方面比较规范的只有14家,交通、水利、医药、建设系统也都有各个行业的招标代理机构。按《招标投标法》规定,这些招标代理机构应该是和行业主管部门、业主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和历史关系的。但是现在的一些社会中介机构却与主管部门、业主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些业主单位虽然实行代理招标,但是代理机构原来和业主单位或许就是一个系统、一个单位的,甚至以前还归他们管,后来根据《招标投标法》的要求,这些人从单位分离出来,成立了独立法人的招投标机构。人虽然出来了,但是关系还是很密切。所以在招投标操作过程中,领导干预不听也不行。另外,在市场竞争中,代理机构为了从业主那里拿到业务,不得不屈从于业主的愿望。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招标主管部门都是行业分属,如政府采购属于财政厅管,重大项目属发改委管,公路建设属交通部门管,药品招标属卫生厅管,建设工程招标属建设厅管。这些部门有时是行政主管部门、行政监督部门,有时又是业主。这在交通和电业部门表现得尤为突出。代理机构受限于主管、监督部门,有时也受限于业主,代理招标实际上变成了自行招标。

    省检察院预防职务犯罪处王雷生处长说,代理中介机构应该是无主管部门的独立主体,这样才能不受任何部门牵制,才能公正。

    据符庆灵讲,目前我国正在着手成立招标行业协会,以后由行业协会管理中介代理机构。行业协会制定行业规则使中介代理的竞争有序化,和业主没有什么隶属关系了,就不会出大的问题。

    招投标机制,不变则无法堵漏洞

    据了解,我国招投标目前普遍实行“综合评估法”。即业主事先设有标底,评审时将标底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

    这种招投标机制可以有效控制投资,防止施工方漫天报价,但是其最大的缺点是不能排除人为因素。在工程准备、开标、评标、定标等各个阶段,以及制定招标文件与组织专家评标打分等环节,都容易出现各种人为因素的影响而产生腐败,难以有效防范。有关人士介绍说,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泄露标底和贿赂专家。

    民革河南省委在今年的政协会议上提交的一份议案中提出,从在工程招投标落马的领导干部犯罪过程来看,要克服现行招投标机制存在的局限和缺陷,必须对招投标方式进行规范,剔除在招投标环节上的人为因素,真正体现招投标的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

    目前,国际上已经有一种通行的招投标办法——“最低评标价法”,这种招标办法,就是将项目交给符合评标文件且出价最低的投标商。这种机制可以最大限度地消除在工程招投标过程中的人为影响。

    安阳市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处处长吴天庆介绍说,从2002年起,安阳市交通系统在招投标中推行“最低评标价法”,现在又开始在卫生系统的药品招标中试行这种办法。在招投标过程中,经理、院长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清静,既没有人上门找了,也没有这类电话了,可以集中精力干工作,搞建设。

    省纪检监察部门的一位负责同志说,这种“最低评标价法”比较彻底地解决了工程招投标存在的体制、机制、制度性的障碍,极大地减少了在招投标中的人为因素,从源头上防范了腐败问题,使干部从“人情难逃”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也有效地保护了干部,值得有关部门进行认真研究和推广。

    招投标监督,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

    无论是“综合评估法”还是“最低评标价法”,无论是自行招标,还是代理招标,必然要有监督。因为,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

    监督不到位,是现在招投标过程中容易出现问题的一个关键。如李明学的案子,连行使监督权的纪检处长也被抓了起来。

    省检察院预防职务犯罪处的王雷生处长说,监督不能缺位,但是也不能越位。如果越位,就会造成包括检察机关在内的监督机构成为违法招标的“保护伞”。

    王处长说,有些招投标技术性很强,如果监督部门不懂,或者招投标单位以技术性措施来糊弄监督机关,监督机关的监督是没有成效的。他说,监督应建立立体性监督体系,互相监督。

    省纪委、审计厅、省检察院在答复省政协关于《预防工程建设领域职务犯罪的建议》提案时说,审计部门将对政府投资的建设项目试行全程(事前、事中、事后)跟踪监督,对政府投资建设项目有关的勘察、设计、监理、采购、供货等单位的财务收支进行审计监督,对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的工程招投标进行监督。纪检监察部门应该对招投标进行专项监督,有的大项目可以直接现场监督,重点是工程施工是否经过招标,招标过程是否合理。检察机关重点是事后监督,对违法犯罪加大打击力度,以打击处理警示他人。

    新闻舆论监督在这方面应该发挥更大的监督作用。省招标局综合处处长、省机电设备招标公司总经理符庆灵特别呼吁要加强新闻媒体的监督:将招投标的一切真相公之于众,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使一些想伸手的人不敢伸手。据了解,他们已经在一些重大招标活动中,开始邀请媒体进行现场监督,并将形成一种制度坚持下去。
来源:国匙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