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废之标何患无辞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1-04 10:34围观441次我要分享

新邵县一中校园网的招投出现了咄咄怪事,具有合法资质的第一候选中标人突然被废,第二候选中标人主动放弃,而不具备相应资质的第三候选中标人却降价得标(本报2004年12月31日B6版)。

  废标的理由是“有意提供虚假材料”,看起来很充分,细究下去却近乎荒唐。到底是什么样的“虚假材料”呢?该县政府采购办负责人称,第一中标人的省级资质已交回,却还在标书中自称拥有。实际上,尽管其交回了省级资质,却是9家竞标公司中唯一拥有国家级资质的,也就是说按《湖南省信息化条例》规定,资质唯其合格。问及为何明显不符合资质条件的第三候选中标人却能降价得标时,答曰:现状如此,无可厚非。本想以理服人自己却又蛮不讲理,国家资质竟不抵业已失效的省级资质?够资质者还没有不够资质的占理?逻辑混乱、强横得令人茫然和窒息。

  依这种逻辑推断,《合同法》自然不敌常务副县长主持的由几个相关部门领导参加的会议形成的决议了。无怪乎强令废标后,还能理直气壮地予以“6000元的行政处罚”,压根儿没有考虑过甚至没有在乎过这种处置结果将带来的消极影响和将承担的法律责任。在新邵县某些政府部门的身上,鲁迅笔下阿Q式“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的“革命”精神在此事件中得到了最为充分的展示。立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国资”不如废弃的“省资”,“国法”不如本县的“家法”,存在即合理,这些荒谬遮掩的已绝不是不知法不懂法的愚昧和无知。

  在我国的招投标活动中,黑洞不少。据知情人说,投标中当与竞争对手找的关系是同一人时,便会形成两虎甚至多虎争食的局面,权力人物就要做一些平衡协调工作,说服一方自动放弃,另一方则私下予以补偿。一旦无法协调串标,最后到底帮谁,就要看“谁的关系硬,谁的礼金厚”了。就本案而言,第一中标人资质上底气十足,投标前也找了关系,最终鸡飞蛋打,显然“提供虚假材料”只是个欲加之罪,关键还是因为“关系”不硬。第一中标人扬言要起诉,官司谁输谁赢已不是我们所要关注的了。我们最关心的是那充满利益之争、权力之争的招标黑洞,到底还要“张扬”多久?
来源:国匙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