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软件采购:一场土洋大战的博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1-11 09:19围观234次我要分享

       北京市政府采购网站(www.ccgp-beijing.gov.cn)2004年11月17日发布采购公告称,微软(中国)以2925万元的价格入围。有迹象显示,微软产品占据此次采购绝大多数份额;7天后(24日),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李武强在“Linux应用与政府采购”研讨会出示一份名为《捍卫“政府采购法”尊严》的个人声明,声明未点名的指出,不少省、市大规模采购国外软件,严重违反《政府采购法》;又隔了3天(2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网站紧急发布更正公告,宣布应“采购人的要求”,取消原定的计算机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供应商分包项目(也即微软高达2925万元的大单);又过了1天(28日),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首次公开对此次政府采购发表了意见,表示“使用微软软件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一定会彻底解决”。

  2004年12月4日,包括共创开源、金山、江民、红旗、瑞星等在内的国内软件厂商从北京市政府手中拿到了各自相应的采购份额。

  从这一连串的变动可以看出,2004年度北京市软件政府采购最终以微软(中国)“出局”而告一段落。

  2004年的最后一场博弈

  此次采购缘于2004年5月吴仪副总理访美归来启动的软件正版化行动。国家有关部委随即联合下发41号文件,要求到2004年底,省级以上政府部门全部实现软件正版化,到2004年底普及到地市级。此次行动执行力度空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还派专人监督。

  出于这样良好的出发点,没有人会预料到事情会掀起如此轩然大波。事后有业内人士分析,此次政府软件采购风波骤起的原因就在于,有关方面并没有一如既往地表现出支持国产软件的诚意。

  在招标最开始,国内厂商就提出了异议:所有参与招标的国内厂商都表示自己不知道此次采购的数量,报价也是应“要求”报的产品单价,微软却报出了有零有整的“2925万元”的标价。“莫非微软事先知道数量?”这个疑问立即把采购人即北京市信息办推上了风口浪尖,这是其始料不及的。

  接下来科技部高新司李武强副司长的“个人声明”更被各大媒体冠以“炮轰”、“质疑”等言辞广泛传播。“声明”更是直言“大规模采购外国软件”的行为,属于“严重违法”。随后北京市政府采购网站上公布了一段简短的声明,两天后,又在同一网站上挂出了更正公告,取消了这个备受争议的订单。

  而北京信息办声明中关于“由于软件资产管理不善等原因,导致部分单位提供不出原有的授权文书,且其中以微软产品为主”的语句最为业内人士所质疑。质疑主要围绕着上一次,即2001年几乎同一时间、同样受瞩目的软件政府采购中,北京市政府带头采购的一大批国内企业办公软件。按此推理,既然购买的是国产正版办公软件,就无须提供“微软的授权文书”。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显然这批国产软件并未被正常使用。所以在出现大面积异议之际,有关方面才忙不迭的取消微软的订单。”

  至于公众可以捕捉到的关于“微软事件”的最终结果,是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的说法:“目前可能从财政专门拨出资金解决微软软件正版化问题,而不是走政府采购的流程”。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倪院士援引《政府采购法》有关条款来说明,“动用政府的财政资金,就是政府采购,就必须通过公开招标采购。必须优先采用国产软件”。

  然而此次采购既然政府仍打算用财政资金解决“微软软件正版化问题”,那就说明钱还是少花不了。而国内厂商从开始就认为有关方面缺少扶持的诚意;政府在业内的质疑声中,还是暴露出了历史的遗留问题。

  国产软件不叫座

  虽然此次政府采购结果经过“修正”后,微软(中国)不再参与,但与之前政府公布的招标份额相比,国内软件厂商最后的中标份额并未因微软(中国)出局而有大的改观。

  回顾2001年北京市政府的大规模软件采购,带给太多人太多的幻想,以至于不少软件企业把“阔别3年的大规模政府采购”看成是自身生存发展惟一的救命稻草。真正能像金山公司副总裁葛珂那样清醒的人不多,“政府采购只是给国产软件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用、好不好用,用完之后才能知道。”

  相较于安全软件,国产办公软件及操作系统软件由于改变了用户的使用习惯(以前习惯于使用微软的系统),所面临的形势确实更为严峻。

  显然,仅仅用一个“使用习惯不同”来解释所有问题似乎过于勉强。靠行政手段支持和保护,只能争取到一时的微利,用户满意才是真正决定国产软件政府采购争端的解决方案。但中科红旗总裁赵晓亮却仍旧坚持自己的观点,“只要政府持续支持,国产软件产商肯定会更努力地提升自己的软件水平,国产软件发展也才会有动力。”

  只有少数的国产软件商如瑞星公司,没有中科红旗的那种“焦急心理”。“平时在各地行业采购中工作做的充分而稳定,因为瑞星对此次政府采购并没有做太多额外的工作。”瑞星公司市场部负责政府采购的副经理马刚说道。

  “微软,还有50%的坎儿在”

  不得不正视的事实是,尽管出了“意外”,但微软将在未来三年内仍然是北京市各机关最主要的软件提供商。而在政府采购这一占据中国正版软件市场1/4天下的市场面前,“微软们”忙着在中国建研发中心、成立合资公司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他们自然是希望通过这一形式,把自己的产品变身为“本国软件”,从而在政府采购这一特色市场中增加获胜的砝码。

  许多人对微软出现在“政府采购目录”中颇有不满。倪光南院士更是引经《政府采购法》的相关条文,认定一个是否是“本国软件”的主要标准应该是“增值”。也就是说,一个软件超过50%的价值是在本国公司产生的才可以算是“本国软件”。按此标准,“微软们”不过

  是把面对中国的销售部和技术支持部门搬到中国而已。这样算来,他们还没有资格进入中国的政府采购市场。

  有不少媒体把与陈永正的“几乎与所有地方省、市领导喝过酒、吃过饭”,看作是微软(中国)在本不属于自己的政府采购领域攻城略地的法宝。所以,微软的突然入围、又突然被一纸更正公告“踢”出局,就成为“意料之中的意外”了。

  但这只是“暂时”的结果。微软的产品由政府采购改为专款专买,虽然该拿的钱可能一分不少地能拿到手,但拿的并不那么理直气壮,这恐怕也是微软现在必须承受的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