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 拨开迷雾 始见阳光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1-13 09:13围观412次我要分享

     政府采购作为市场经济国家管理政府公共支出的一种基本手段, 其在国家经济生活中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据有关资料显示, 各国政府采购的资金一般占GDP的10%以上, 不少国家甚至达到了30%以上, 拿我国来说, 2002年全国政府采购规模是1009亿, 2003年1月1日,我国《政府采购法》实施以后, 当年全国政府采购规模超过了预定的目标, 达到1659.4亿元, 2002比2003年增加650亿元, 增长了64.4%. 政府采购的显赫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政府是全球最大的消费者, 政府采购市场因此也就是全球最具有诱惑力的市场之一. 对企业来说, 政府采购市场蕴藏着无数的商机与巨大的利润. 也正因为如此, 政府采购市场也是一个最容易滋生腐败的地方, 如果不加以合理的引导与规制, 就会变成一个腐败的温床. 这样的教训国内外比比皆是.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人们呼唤并期待着政府采购成为”阳光下的交易”.世界上第一缕照射在政府采购上的阳光是1761年美国的<政府采购法>, 发展到今天,美国已经形成了发达的政府采购市场,其规范的政府采购活动和完善的政府采购制度与其已经沐浴了两百多年的金色阳光是分不开的。政府采购在中国诞生得比较晚,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才开始在上海、深圳等发达城市推行试点, 其开始沐浴阳光则是更晚的事情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2002年6月29日颁布、2003年1月1日正式实施. 所以到现在为止, 我国政府采购的阳光史还不到两年, 与美国政府采购两百多年的阳光史相比, 我国政府采购法的确显得还有些幼稚. 但两者之间的这种差异并不是我们最应关注的, 因为毕竟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历史的原因造成的, 且已经成为既成事实, 我们无需过多追究. 谷辽海先生所著的《中国政府采购案例评析》会让我们认识到, 我们更应该给予关注的是笼罩在我国政府采购活动上面, 使得其不能完全享受阳光照耀的那一层层迷雾.
     这些迷雾到底是什么? 是我国政府采购法中缺陷与不足.在《中国政府采购案例评析》中, 谷辽海先生在对案例进行评析时指出, 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正式实施以来,全国政府采购规模逐年不断扩大,但与之相伴的是各地政府采购方面的争议也随之增多,法律本身存在的问题也逐渐显现:法律规范之间相互冲突现象非常严重,公开招标为政府采购对象的主要方式但政府采购法中却没有具体的操作规程;采购方式的选择具有较大的随意性,无人监督;陪标、围标、串标等暗箱操作的现象随处可见;采购主体确定中标和成交结果带有较大的随意性,虽然有质疑和投诉机制,但实际执行效果却微乎其微,法律虽然赋予供应商的救济途径,但实践中行政和司法的救济渠道并不畅通;行政和司法等执法机关对采购主体、采购方式、采购程序等专业方面的知识普遍欠缺。对于这一层层的迷雾, 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否则我们将永远无法完完全全的地享受阳光!
      作为一名法律职业人,一位有着十多年执业经验,潜心钻研政府采购业务多年的资深律师和专家, 早在几年前谷辽海先生便开始感觉到了那笼罩在中国政府采购上面的一层层迷雾,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谷辽海先生开始了他拨云见日的努力. 几年来,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谷辽海先生利用每个周末的休息时间,广泛搜集、整理全国各地与政府采购相关的争议,然后运用相关的法学理论并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加以剪裁与评析,到今天, 终于完成了政府采购系列丛书。在《中国政府采购案例评析》第一卷中, 作者不仅指出了笼罩在中国政府采购上面的一层层迷雾, 还提出了一些试图拨开这些迷雾的切实可行的建议或制度设计. 这些案例极具典型性,其内容涉及到政府采购的方方面面, 作者利用这些典型案例来反映我国政府采购及政府采购法中存在的形形色色的问题,并清晰地将那厚厚的迷雾在读者面前进行剖析.
    “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政府采购过程中,如何保障供应商质疑和投诉的渠道畅通,维护其合法的权益就显得尤为重要,而我国法律目前在这方面的规定还很缺失或虽有规定但实际收效甚微。《竞争性谈判采购引起的纷争》中招标公司隐匿关键性证据致使供应商落标的情况表明我过各种采购方式的操作规程、谈判程序、评审标准以及采购信息方面规定还不明确,采购主体“暗箱操作”、自由裁量的主观随意性还很大,法律对供应商的质疑和投诉虽作了规定,但作者认为,这种规定“形同虚设”,实际执行起来并未能达到预期效果,“笔者亲历的二十多起案件,没有一起是通过质疑程序解决的”。作者的切身感受终于让我们明白“法律虽然赋予采购主体自己纠正错误的机会,但现实生活中几乎是不可能的。相反,由于存在质疑程序,无形中就增加了供应商救济的难度和时间的长度。”而书中许多行政主体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案例又表明,实际生活中供应商的向行政主管机关投诉的渠道也很不畅通,很多投诉信要么如石沉大海,要么就是被行政主体互相推委,踢来踢去,如《供应商诉诉卫生部药品集中采购案》,卫生部对供应商的行政复议请求竟然作出“向当地检察和纠风机关反映”这样的答复,非但于事无补,反而增加了供应商对政府的不信任和对法律公正性的怀疑。
    政府采购合同性质不明确是政府采购法理论上的一层迷雾, 这一理论上的迷雾造成了司法实践的迷茫: 若因政府采购合同发生纠纷, 法院是应该将其作为民事争议来处理呢, 还是应该将其作为行政纠纷来解决? 对此, 作者在此书中旗帜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主张. 天道酬勤! 相信谷辽海先生拨云见日的理想终将实现!当然, “独木难成林”, 仅凭谷辽海先生的书与一人之力尚很难拨清所有的迷雾, 但期望谷辽海先生的《中国政府采购案例评析》至少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能促使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律界,学界以及相关国家机关对笼罩在我国政府采购和政府采购法上的迷雾给予关注, 并最终在社会各界的共同的努力下, 修改与完善我国的政府采购法及其相关的法律法规, 让迷雾最终散去, 让政府采购最终真正完全彻底地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 成为名副其实的” 阳关下的交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