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中国软件企业危机:靠退税生存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4-06 11:10围观690次我要分享

  3月29日,“2004年度中国软件十大领军人物”颁奖仪式上,大大让中国软件商们惭愧了一把,十个奖项七个被国际性软件公司在华机构拿走。以至于参加现场仪式的国泰联合数码机构总经理狄森认为:“这有点不像颁给中国软件的奖项。”  
 
  翻开近日公布的多家软件企业财报,备受中国政府扶持、被国民寄予厚望的中国软件团队集体交上了一份“令自己惭愧的答卷”。 

  利润危机 

  3月29日,金蝶在连续三次推迟年报发布时间后终于交出自己答卷。根据财报显示,2004年金蝶在营业规模继续保持增长的同时,净利润遭受“滑铁炉”,迎来上市来首次下跌。实现净利润5496万元人民币,比上一年下跌7%,而且此项金额中来自政府优惠退税4704.8万元,获得当地政府支持研发补贴172.2万元,再投资退税511万元。如剔除2000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海关总署联合颁布的25号文件,对在中国境内销售的在中国开发的软件产品的税率保护,金蝶2004年仅仅创造额外产值108万元。 

  此外2004年企业所得税一项,金蝶应交纳536.3万元中,上一年多交114万元,外加91.1万元移至2005年度补交,实际交纳仅331.2万元,比上一年少交687.2万元。有专业财务分析师质疑,财务报告有利用财会技巧避免公司出现“依退税存活”嫌疑。 

  对比金蝶2003年财报,5913万元净利润中有国家退税、地方政府支持获利高达4894万元。不计税务优惠和地方政策优惠,金蝶2003年实现了1019万元净利。前后对比,2004年金蝶不依靠优惠和补贴获利金额实际仅为上一年的10%,赢利能力令人担忧。 

  就在金蝶财报发布的第二天3月30日,它的最大对手,用友也发布了公司2004年财报。同样这一财报显示出用友与金蝶同病相怜。 

  2004年用友营业额实现20%增长,而净利润比上一年下跌7.3%,两项指标均与金蝶相仿。在实现的6944万元净利润中,来自退税等补贴性收入高达5693万元。根据用友2003年财报显示,在7491万元净利润中,来自退税等补贴收入4977万元。 

  截止记者发稿日,中国软件概念第一股份东软股份尚未发布年报。但从2003年年报中,在当年6224万元净利润下,东软拿到2621万元补贴收入和400万元政府补贴。另据采访获知,和佳软件2004年业绩微亏20万元。 

  记者在分析财报和采访一些软件企业后发现,今年软件企业整体利润不理想,而退税似乎已经成了利润的重要“支柱”。按照这种趋势,未来几年内退税还会是软件企业维持“利润”的来源。而当更多的外行业和软件外资企业呼唤政府取消或削减25号文件对国产软件的保护效力时,相当一部分国内软件老板们开始寝食难安。 

  中国软件产业正在蔓延一种悲观情绪。采访中同为知识人才密集型的一家广告公司老板告诉记者:“我们公司100人的规模,不享受退税,一年净利可接近2000万元。”相比之下,东软6000人的规模一年近6000万元的净利,还要靠退税才能达到。 

  该不该退税之争 

  中关村的一个小软件公司的老总告诉记者:“我们去办退税的时候跟税务部门交流,已经感觉到退税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了。”国务院18号文是为扶持中国的芯片和软件产业而制定的倾斜政策,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在国外企业的强烈反对下,已于去年取消了对芯片的倾斜政策,因此也有了是否会取消对软件产业的倾斜的担忧。记者在采访中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用友董事长兼总裁王文京认为:软件特殊税制,是由于行业特性以及中国的增值税制决定的。

“传统产业可以通过大量原材料采购发票来抵消付税,而软件业原材料就是人,是没有发票可以开据的。所以如果用友与钢铁企业同样交纳17%的税率是不合理的。”在他看来25号文件是为了适应行业需求,而为软件行业还原的市场环境,原则上是不能算作优惠的。 

  “你可以看到在中国加入世贸后,并没有外国企业提出对25号和18号文件中软件退税政策的异议。”金算盘董事长兼总裁杨春认为。“我不觉得政策应该取消退税,相反应该继续减轻软件产业税率,加大支持力度。”金蝶总裁徐少春这样认为。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干脆认为:“对于某些可以帮助国家和地方政府,解决大量就业问题的软件外包企业,应该给予免税待遇。” 

  而IBM大中华区副总裁、软件部总经理宋家瑜告诉记者:“取消或降低这种保护迟早是一种趋势,现行的3%税率应该升高。”而同样面对中国市场销售管理软件的速达公司董事局主席岑安滨也认为:“降低软件业税收,增强产业竞争力,实际是以降低其他社会应用行业竞争力为代价的。我们没有理由让兄弟行业为了中国软件发展承受负担。” 

  为什么在中国软件不挣钱 

  杨春认为金算盘利润率要明显高于用友:“因为金算盘定位更为专注,不像用友、金蝶,高、中、低端用户全线发力,而金算盘以中为主,兼顾低端的策略。此外充分利用渠道分销模式,摒弃用友推行的直销为主做法。”言外之意,不专一、贪大连累了中国软件企业利润率。 

  另外一个比较乐观的例子是速达软件。速达年报中显示,靠渠道分销的速达软件实现销售收入5870万元人民币,其中净利润3240万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8%和108%,其中接受国家退税772万元。显然速达对于退税的依赖性不大,因为它的产品与用友、金蝶不同,全部是通用型产品。 

  除了上述原因,也有分析师认为:中国软件商低利润、不挣钱的另一大原因就是本身管理能力不行。尤其是针对软件的项目管理能力,控制不得利,项目到期完不成延期很普遍,增加额外人力投入,这样一来二去挣钱的项目也变亏了。 

  不过宋家瑜也认为不必为此杞人忧天,按照国际软件产业发展惯例,企业并非线性发展的,而是阶梯状前进的,发展到一定程度利润较低,而在上一个台阶,迈过一道槛儿将大为改观。 

  翻过一个山头,肯定可以看到另一番美景,不过就是竞争的市场给不给你这个时间和机会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巨头瞄准中国市场发展,而且利用充裕的资金,以及国内软件商不够团结的空当,已经大范围侵入中国市场。留给中国软件企业可供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 

  去年微软又展开管理软件中国市场布局,中软、东软、浪潮、创智等等中国主流大软件、大系统集成企业纷纷加盟。丁亮曾坦言:“与微软这样的企业合作,对于国内软件公司提高素质和赢利能力有很大意义。” 

  但同时也有人士评价:“帮助巨头征战中国软件市场正在使这些中国最顶尖的软件商放弃获利更大的未来。”失去自有品牌沦为渠道代理或代工,中国大软件商们如何兼顾赢利是硬道理与发展的社会责任。 

来源:中国经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