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招生中介自称能够拿到调剂指标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4-11 15:02围观206次我要分享

   李建森称,做他们的代理商,半年赚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千万“不是梦”。  

    “整合高校招生资源”、“加盟送你招生计划”,有公司在报纸上打出这样的广告。中介公司称能拿到一些高校的“调剂指标”,只要考生的分数不低于录取线100分,就能花钱通过运作后被录取。此外,中介公司广招代理商:只要交纳等级不同的费用,就可得到相应区域代理权。 

    记者采访时发现,甚至有的中介公司租用北京考试院的客房,和高招办在同层楼办公。 

    十来年参与高招工作的北京大学教授孙东东认为:今年高招阳光工程将让中介无活动空间。他提醒家长和考生不要受骗。 

    中介公司广招代理 

    3月31日,某周报第32版出现了两则与高校招生有关的广告。一则称,“教育事业前途无量大学招生无限光明”,另外一则称“整合高校招生资源”、“加盟送你招生计划”。 

    4月3日,记者根据广告中所留的电话,给一家名为“北京京都兴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单位打去了电话,一位自称是李老师的男子介绍:简单说,代理的项目就是让高考分数不够的考生被录取,研究院和代理商从中获得一些报酬。 

    “李老师”得知记者有做代理的想法后表示可以面谈。当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李老师”提供的办公地址:海淀区皂君庙甲4号学府宾馆303房。令人意外的是,学府宾馆坐落在北京教育考试院的大院内,而“北京市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的牌子就悬挂在学府宾馆的入口处。 

    “李老师”自称叫李建森,是京都兴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院长。事后记者了解到,“北京京都兴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是李建森在丰台区工商局注册的私营研究院,并且因政策原因,新近更名为“京都兴国教育科技发展中心”,对官方的说法是从事“教育咨询”活动。 

    李建森介绍,他有过硬的关系,能拿到一些高校的“调剂指标”,只要考生低于录取分数线100分以内的,就能通过运作顺利被录取。李表示,首先要做的是在一些大媒体登广告招代理,由代理通过各自的关系网寻找生源,好比是他在做批发,代理做零售。 

    李建森提供的材料标明了加盟费用:省级30万、省会级10万、地市级5万、县级1万。 

    记者还了解到,市内至少有3家和“北京京都兴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类似的公司在招代理。 

    运作流程环环相扣 

    4月3日和4月5日,记者两次与李建森见面。他详细介绍了中介公司的“运作流程”。 

    李建森称,大概每年的5月份,各大高校的详细招生计划会下来,其中就包括“调剂指标”,“调剂指标”是各高校为了在生源好的地方多招生或为平衡地区招生量而规定的机动招生人数。李称他凭借多年经营的关系就能利用这些指标,比如湖北的某某大学及江西某某大学的招生办他都有熟人。 

    李建森介绍,高考成绩一下来,代理人就可以根据考生需要,把准考证原件及分数条通过快件寄给他,同时把预交款(5000元到2万元不等)打到他账户上。他会根据学生需求,用考生的预交款打通关系,让学校负责人在准考证原件上签字。他常在某一时段在同一所大学集中操办。“有了学校负责人的签字就表示能被录取!”李建森称,然后家长到学校指定的收费点交纳“条子费”,这笔费用根据学校知名度而不同。 

    李建森提供了一份2004年部分高校“条子费”的参考价,其中标明西北某某大学一本的参考价为7万,中国某某大学一本的参考价为15万,而且考生考分要达普本线。 

    学校收到“条子费”后就签发通知书,由“中介公司”将通知书给代理,代理将通知书给家长的同时,根据约定收好处费(通常是公司和代理人各收3000元左右,代理人可以适当多收)。得到好处费后“中介公司”再给学校反馈信息,完成网上录取、提取档案等工作。 

    李建森认为,去年出现北航事件是因先录取再交钱,家长认为花钱太多就捅出来了,而现在中介都是先让家长去学校交完“条子费”再发通知书,而且中介不接触“条子费”也容易让家长信任。 

    租用考试院客房办公 

    李建森的名片和做的广告等都将“北京考试院”冠在前面,而事实上,北京考试院院办证实:李建森并非是北京考试院的工作人员,他仅仅是租用了考试院学府宾馆的客房。 

    李建森充分利用了北京考试院学府楼的特殊性:学府楼一部分是学府宾馆使用,而另外一部分是北京市高等学校招生办公室使用,大楼入口处就悬挂有高招委员会的标牌。4月5日,李建森欣然同意和记者在高招委员会的标牌下合影,声称“更可以取得家长的信任”。 

    另外一点是,李建森租用的是学府楼客房303房间,而高招办在该楼也有一间303房,且两房相隔并不远。 

    学府宾馆服务人员证实,李建森从去年就开始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包下了一间客房,并且签有合同,平时找李建森的人比较多。 

    部分代理商称赔了钱 

    李建森给记者的一份材料中写到:(代理)半年就是(赚)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不是梦。李自称去年发展了47家代理,有的代理半年内赚了百万元。 

    记者调查事实并非如此。在得到了“京都兴国教育科学研究院”11家代理商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后,记者以有意加盟、了解情况为由一一联系,除一家表示“赚了十来万元”外,其他能联系到的代理大部分表示:赔了加盟费。 

    广州市的代理周先生在电话里表示,他去年一个指标都没有做成,加盟费全陪进去了。他建议记者“谨慎一点”。 

    “李建森人还实在,的确有一些指标。”内蒙古赤峰的代理李先生说。但他称李能搞到的大部分指标都是二级学院和三级学院的,相对好的专业家长又承担不起费用,他并没有赚回加盟会。“有的家长还担心孩子毕业后拿不到教育部承认的学历”。他同样建议记者“考虑清楚行事”。 

    湖南耒阳代理王先生表示,李建森能提供的只是一些比较差大学的指标,没有考生相中,因此他亏掉了1万元的加盟费。 

    江苏南通代理刘先生称“做了十来个,赚了十来万元”。 

    李建森自称,做这个行业的,他是“比较实在地做”,而有的公司纯属在玩噱头,骗取加盟费,事实上根本办不成事。 

    已被考试院驱逐 

    “去年的北航事件说明的确有中介利用了‘调剂指标’活动非法获利。”十来年参与了高校招生工作的北大法学院教授孙东东认为。 

    4月8日,市高招办主任周轩接受采访时介绍,每年各高校都会留一部分调剂指标,以便能调配给生源好的地区。操作基本程序是由高校将指标拨给生源好的省市高招办,再由省市高招办按考生从高分到低分录取。周轩表示,各省市虽然希望能争取到更多指标,不过调剂指标的主动权还是在高校手里。 

    “去年有中介成功活动并不代表今年中介能超过活动。”孙东东教授表示,教育部对今年的高招工作实行了阳光工程,对招生政策、招生指标等都要公示,更重要的是将调剂指标从招生数的3%压缩到1%,这大大压缩了中介可活动的空间,也压缩了高校“创收”的空间。 

    “一旦发生违规行为高校就要被重罚,谁还会去冒这个风险?”孙东东教授说。 

    市高招办主任周轩也认同孙东东教授的说法。她提醒广大家长和考生不要相信所谓的“招生中介”。 

    4月9日晚,北京考试院院办卢杰告诉记者:鉴于李建森进行的活动和考试院的工作有紧密联系,接到记者反映的当天,考试院方已要求学府宾馆与其解除合同,不允许他在考试院内活动。 

 相关链接  

    北航事件 

    10万元换录取通知书 

    2004年7月10日,广西一考生家长李先生得知他的孩子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提档。但随后李先生接到电话称,要想拿到录取通知书,必须交10万元。李先生拒绝后,发现他的孩子被退档了。 

    此后,李先生认识了一位自称是北航教师名叫高峰的人,他又通过高峰认识了自称是北航赴南宁招生负责人的庞宏冰。这两个人同样是找他要钱的。这种情况下,李先生口头同意交10万元让孩子上学。 

    7月28日,李先生查到了自己孩子被录取的消息。之后,一个自称北航天宏公司职员刘天平的人要求李先生把10万元打入天宏公司,而该公司的负责人正是庞宏冰。李先生立即报警。 

    8月11日下午,刘天平被警方抓获。当晚,庞宏冰被警方传唤。 

    10月,此事件三个主要当事人庞宏冰、刘天平、高峰以及学校相关责任人受到行政处分。 

    事后,对于庞宏冰能够提走考生档案的原因,广西招生考试院方称:由于庞宏冰曾经是北航派往广西的招生人员,脸熟,所以他们认为庞宏冰就是北航派来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此外,考生的录取通知书不是由北航直接寄出的,而是由庞宏冰直接带到广西。 

    据了解,庞宏冰和刘天平在这次的广西招生过程中共收取考生家长55万元,涉及8名考生。 

  高招阳光工程 

    “六公开”遏制招生腐败 

    教育部部长周济在2005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为遏制高校招生工作中违法违规事件的发生,教育部今年将实施以招生政策公开、录取信息公开等“六公开”为主要内容的招生阳光工程,以力保考试安全,力求招生公正,并在杜绝招生乱收费、违规录取、中介诈骗“三项重点治理”上取得明显成效。 

    高校招生阳光工程“六公开”具体为:招生政策公开,高校招生资格及有关考生资格公开,招生计划公开,录取信息公开,考生咨询及申诉渠道公开以及重大违规事件处理结果公开。 

    李建森称,做他们的代理商,半年赚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千万“不是梦”。(记者 廖洪武)
来源:京华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