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价中标尴尬难免 定相关制度:迫在眉睫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5-09 11:09围观784次我要分享

   
    1993年颁布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1条规定,凡是以低于成本销售商品的行为均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1997年颁布的《价格法》再次重申了这一原则:经营者不得为了排挤竞争对手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从而在国家的宏观调控和微观规制两个方面约束了商品卖方的低成本销售行为。

    建筑行业具有一般商品的属性,且建筑产品具有与公共安全密切相关的特性,当然也不能例外。作为经济大法之一的《招投标法》更是在引入低价中标方式的同时坚定地奉行着这一原则。该法第33条首先规定了投标人不得以低于成本的报价竞标。随后又在第41条规定的低价中标方式中附加了一个例外条款,即投标价格低于成本的除外。也就是说,《招投标法》中规定的可以采取的合法的招投标方式非绝对的低价中标,而是有条件的低价中标。这一条件就是不低于成本的合理低价,凡低于成本的投标者既无投标权也无中标权,部分学者称之为不低于成本价的合理低价中标。同时由于评标的认定工作是由专门的评标委员会进行的,因此又称为经评审的合理低价中标。

    所谓“合理低价”实际难以“合理”

    纵观许多地方推行的经评审最低价中标法,可以发现绝大多数地方未对投标报价的合理性标准予以认定或者认定标准不符合实际。由于最低价中标办法未对竞标报价底线予以规定,从而在事实上对低于合理价甚至是成本价的竞标报价行为予以了肯定;即使个别地方规定了评标委员会参考标底或者工程预报价和市造价站最近期发布的最低控制线标准,对投标人所有资料进行分析和评审,审查其是否合理。但实质上,这一规定隐含了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主观随意性太大,极易以表面合法的形式掩盖实质违法的行为。因为最低控制线标准事实上是很难认定,以此作为认定投标人报价是否低于成本也就不具有可行性。退一步讲,即使其是可行的,对于低成本报价中投标人而言,照样可以杜撰出各种天花乱坠的“理由”和“资料”,为其低于最低控制线的报价寻找托词,很容易使实质上低于成本的报价中标;而对符合标准的投标人,由于可能受报价之外的其他因素影响,如:经验、资本、诚信、技术等,对于其自身而言,同样可能是低成本报价,但仅仅由于其符合报价标准,就有了中标的可能性。这两种状况明显是法律绝对禁止的。

    引入相关制度迫在眉睫

    在认定合理低价的评标方式上,首先应借鉴国外成功经验,引入企业成本定额及相应的工法两项制度。所谓企业成本定额,是该企业施工第一分项工程所耗费的各项成本额;而所谓工法是指“以工程为对象、以工艺为核心、运用系统工程的原理,把先进技术和科学管理结合起来,经过工程实践形成的综合配套的施工方法”。是与企业成本定额相配套的,两者相互对应。由于先进的工法对应的是企业成本降低、效率的提高,能够在各项制度中真正体现企业的实力与价值,正符合合理最低价中标办法中的评标要求,所以完全可以拿来引用,弥补目前各地最低价中标办法缺乏评标标准的缺陷,实现最低价中标的本来面目。

    其次应建立投标人的诚信体系,把投标人的诚信度作为评标依据之一。从投标人的资质信誉和履约能力两方面入手,要建立诚信体系,将企业的注册资本金、固定资产的情况作为企业履行合同的能力加于考核。同时,对企业依法覆行合同,依法纳税,良好的银行信用,建设优良工程,做好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计划生育、文明施工和依法支付农民工工资等工作,作为资信考核,设定科学有效的评判尺度,严格资格预审制度,防止资格预审流于形式。特别是针对投标人在本地区按照最低价中标法中标的工程履约情况。在最低价中标法的评标过程中,把投标人的诚信度作为评标的一个重要部分,把没有诚信的投标人直接拒之于竞争者行列之外,把工程交给真正有诚信的合理最低价中标者。要实行履行保证金制度,以市场的手段,利用担保公司对工程实行风险担保,对可能出现重大安全事故的工程项目实行强制性保险。

    第三,现阶段政府应当出台最高控制价和最低成本参考价。目前,我国的建筑业企业没有编制企业定额,企业自身很难确定工程成本。为了维护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政府应当出台符合各地情况的社会综合成本价,明确现行的定额价就是工程造价的最高控制价,同时,政府的工程造价管理部门要根据市场变化情况及建筑业企业的情况适时地调整成本参考价和最高控制价标准。
来源:建筑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