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中国软件需何政策 政府左右为难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5-23 10:48围观224次我要分享

  “即使经历了20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的软件业依然稚嫩。”一位国内软件企业总裁不无感慨。软件产业事与愿违的现实是,政府制定的一系列扶持政策并未改变软件产业积贫积弱的现状,也没有催生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软件企业……

  扶持政策左右为难

  《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简称“18号文件”)中对软件产业大致有7个方面的扶持政策,其中包括人才、投融资、税收和进口等各方面优惠政策。中国软件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0年6月24日18号文件正式发布以来,到2004年12月31日,根据18号文精神,累计退税达130亿人民币,国内软件企业实现销售额2300亿人民币,出口达到26亿美元。金蝶软件总裁徐少春的话是一个很好的佐证,“2004年金蝶获得了六七千万元的退税款,用于产品研发。”

  中国软件行业协会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杨天行指出,信产部确定了享受18号文件优惠条件的标准即“双认定”。所谓双认定是指 “软件企业”认定和“软件产品”认定,凡是认定过的企业才能享受相关政策。截止到去年,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共认定了15000家软件企业,其中99%以上是国内软件企业,登记的软件产品达23000个。很多国外企业虽然在中国经营销售,但其产品在国内开发的很少,因此并不符合享受18号文件优惠政策的条件。

  尽管18号文和47号文(2002年出台的《振兴软件产业行动纲要》)和《政府采购法》等一系列文件将对本国软件的扶持上升到政策的高度。但2003年11月由财政部、信产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会签的《软件政府采购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在两年后终于下发到企业与专家手中时,其中关于《优先采购非本国软件产品目录》的一则规定再次引发业内强烈争议。业内专家甚至表示,“希望(实施办法)尽快出台,但先决条件是不能有《优先采购的非本国软件产品目录》这样违背精神的条款。”

  同时,更多业内人士也指出,国内软件产业面对不只是单纯的政策扶持或政府采购。软件产业发展状况涉及到国家未来的IT竞争力,要认清产业的发展方向究竟在哪里,政府并不能帮企业做决定。

  一方面,国家扶持软件产业的政策帮助不少软件企业获得发展;另一方面,扶持政策成了部分国内软件企业规避国外强大竞争对手的护身符,不利于形成优胜劣汰的良性竞争环境,而这恰恰与政府扶持本国软件政策中“鼓励国内企业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努力开拓两个市场”的初衷背道而驰。

  一位国外软件企业管理者甚至向记者表示,在软件产业扶持政策中,“政府的想法是好的,只是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尴尬。现在的国内软件产业扶持政策和《政府采购法》并没有让企业感受到清晰的长期发展方向。”

  他的看法并非没有根据,中国的软件业至今尚未形成规模化发展的超大企业,以国内软件市场需求最活跃的北京地区为例,2000多家软件企业中90%是中小企业。83%的软件公司都是200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很多国内软件企业仍是“作坊式”生产模式。

  中关村人力资源处和深圳软件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软件企业5年内的“失败率”约为25%。软件企业的利润率五年来也一再下滑,继2001年下滑幅度超过4%以来,中国软件企业2002年利润率下滑了5.89%,2003年利润率更下滑了57%,2004年整体利润也有所下降。

  我们或许需要反思,究竟什么样的产业环境才有利于提升软件行业竞争力?国内软件企业如何依靠扶持政策,寻找自己的方向和定位?

  市场带来的选择

  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普遍认为,除了在核心技术领域面对跨国公司的垄断时,政府必须采取相应措施对国内企业进行适当保护之外,政府支持和产业良性发展之间并没有必然逻辑关系。国家的支持和重视,短期内可以帮助企业发展,但企业必须打造核心竞争力,在市场竞争中寻找自己的定位和空间。
  虽然2003年,瑞星在政府采购中所有的安全类产品中占80%的份额。但瑞星科技副总裁毛一丁认为,“目前的软件产业环境并不好,特别是做通用软件。” 毛一丁表示,“软件产业的发展势头减弱,与互联网的发展有很大关系,但也说明政策扶持与企业的发展并没有直接联系。”

  产业环境变了,竞争更为激烈,企业也应该寻找新的发展道路。毛分析说:“打铁还要自身硬。无论是加入WTO,还是面对国内的市场环境,都需要企业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和运作模式在全球经济的环境下发展自己的技术,推出自己的品牌。”

  有关法律专家指出,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一方面,政府要创造一个适宜企业发展的公平的竞争环境,制定出规范和判断竞争的“度”的标准;另一方面,虽然政府支持能起引导作用,但政府行为不能代表企业行为,关键的问题还是企业市场化运作的核心竞争力。

  与瑞星专注于安全产品不同,金山转型已近两年,从最初的文字处理到软件工具,再到互联网软件和游戏软件,其发展过程贯穿了“尝试”二字。但从软件产业角度看,能生存下去就是好的。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国内软件厂商一方面遇到更成熟、更有资本的企业的压力;另一方面也面临着国外企业大规模开发中国市场的挑战。

  在更好地“活下去”的信念鼓舞下,更多企业也开始探询国际化发展的道路。东软抓住了制造业向中国转移的时机,成为HP、IBM、SUN、甲骨文的战略合作伙伴。东软董事长兼总裁刘积仁表示,“我们获得了一个机会,来团结我们所有国际的客户。而前提是我们在拓展的过程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围绕着核心业务做积极的扩展。”

  高速增长的诱惑

  计世咨询预测,2002到2008年IT产品市场中,软件和解决方案市场需求将从2002年的428亿人民币增长到1472亿,增幅达到28%。国内信息化建设的需求,将足够刺激国内软件产业的增长。

  “中国市场还处在一个高速成长的阶段。”甲骨文亚太区应用及行业高级副总裁Mark Gibbs表示,中国市场不管是金融行业还是电信行业,都呈现巨大的增长。无论对ORACLE或其他置身中国市场的软件企业来说都意义重大。

  Mark Gibbs认为,中国的信息化建设发展将带来越来越大的市场空间。“但是越到高端市场,国内软件企业面临的跨国管理的复杂程度和全球化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这些都不是依靠政府政策扶持能够解决的。

  有专家认为,在IBM、微软、ORACLE和SAP这四种不同模式的软件企业中,ORACLE并非中国企业可以模仿的企业。而国内企业更该学习SAP,因为SAP是从管理开始整合技术,国内企业如果能从应用层面入手,利用对国内市场的了解和对企业发展状况的认知开发应用和解决方案,将在软件和服务市场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对此,SAP中国首席代表栗树和博士表示,“中国政府对软件和信息化的重视程度居全球第一,目前国内软件应用的环境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18号文件有其阶段性的意义。但过度的保护政策,虽然保护了弱者,也会使强者变成弱者。”

  他认为,激烈的竞争环境才能培养出优秀的企业。在加入WTO之后,中国企业将面对更激励的国际竞争。“如果把国内企业比作羊,而国外成熟软件企业比作狼。那么羊只是‘圈养’的话,就永远不会变成狼。”

  栗树和认为,从软件发展的角度看,首先要最大限度地保护知识产权和创新,其次应最大限度地吸引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而不是单纯用某种方式发展软件企业。这才是政府推动软件产业发展相关政策的真谛。

  创智董事长丁亮也表示,“政府支持国内的软件企业,应该理性扶持,应该在服务和应用领域拓展国内企业的生存空间。而不是扶持差距很大的产品或企业。”

  企业与政府互动

  有数据表明,在未来5-10年内,中国政府IT采购将达1500-2000亿元之巨。中国的经济在未来五年仍有增长空间,国内软件市场空间会很大。即使在中国加入WTO之后,政府采购市场依然受《政府采购协议》约束,此领域市场并未完全放开。这将是中国软件业发展极重要的一块市场。

  软件产业的发展是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互动的结果,必须依靠政府和企业形成合力共同推动。

  普元软件公司董事长刘亚东分析说,一方面,政府需要意识到倾斜保护将导致企业生产力提高缓慢,并削弱企业创新的兴趣,这需要地方政府进一步撤销对市场功能的干涉,减少地方保护;另一方面,对于没有竞争力的企业需要创造市场退出机制。要“积极创造良好的产业政策环境,鼓励那些立足于中国市场、具有全球技术视野、极富技术创新战略的软件公司,在未来的5-10年中创建品牌、实现积累。”

  从中国软件产业状况看,操作系统层面基本被微软等国外企业垄断,国产软件在这个领域缺乏竞争力,但随着以Linux为代表的开放源代码软件的发展,为发展基础软件提供了更好的技术支撑。

  中科红旗虽然只有五年的历史,但已经成为全球除了美国、欧洲在内的前三家得到全球主流厂商支持的Linux厂商,中科红旗代理总裁赵晓亮对此十分感慨,“未来中国市场还有机会造就几个大型的IT企业。Linux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造就中国的世界级厂商。”

  但赵晓亮认为,“目前国内的软件产业环境并不成熟,一方面,希望政府更多支持国内软件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企业自身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才能获得发展的机会。”

  回顾中国软件产业二十多年的发展,很多软件企业像中科红旗一样曾在政府的扶持下努力发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成为更有影响力的企业;也有些软件企业一直依靠政策支持却仍被淘汰。毕竟,政策扶持和保护是有限的,政府不可能永远保护软件企业,软件企业也不可能永远生活在政府的保护下。

  而市场才是惟一的评判,优胜劣汰都将由市场做出最终选择。

来源:经济观察报 沈建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