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司法不能缺位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6-07 09:17围观388次我要分享

  供应商在政府采购活动中受到“伤害”后,总得要找个地方说理。我国的《政府采购法》为此设置了五大通途———询问、质疑、投诉、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以帮助处于弱势地位的供应商。《政府采购法》实施已经一年多了,那么,这五大通途是否达到了预想的目标呢?为此,记者特意采访了力主将供应商质疑的内容全部在互联网上公开的江苏省省级行政机关政府采购中心主任顾永恒和政府采购第一案的原告代理律师谷辽海,倾听一下他们从第一线传回的心声。

       “第一案”引发的四大遗憾

  被媒体誉为“政府采购第一案”的浙江金华某医疗器械厂投诉案,自2001年10月22日向北京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止2003年6月3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决。经过一年零十个月的漫长诉讼,二审维持一审判决,以原告的败诉而告终。虽然事隔一年之久,作为原告代理律师的谷辽海还是用这样一段话表达了他的遗憾———“在我十五年多的执业生涯里,经历的众多案件都已经渐渐地淡出了记忆,然而这一案件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抹不去!”

    事实上,让谷辽海感到遗憾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对政府采购救济机制的反思,却非此案的判决结果。“对于此案的判决结果,我会一直保留我的个人想法。但我认为所有关心我国政府采购事业发展的人们必须认真面对由此案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谷辽海直言不讳。首先是漫长的诉讼时间。从2001年10月22日原告向北京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到2002年6月12日一审开庭,再到2002年12月18日一审判决书下达。本案的一审诉讼时间长达十四个月,而一般民事案件基层法院最长只需六个月。如果所有的政府采购案件都要经历这样漫长的时间,必然会危及到供应商的生存和发展,自然也会影响到行政效率和司法公正。其次是相关人员欠缺政府采购的法律知识。作为司法机构的法院,大多对政府采购方面的法律知识知之甚少,甚至有许多法院基本上都没有受理过相关案件。比如此案在该区人民区法院搁置了一年多时间的原因就是“法官不知政府采购是何方神圣”:一会儿当成一般的民事纠纷,送到民一庭;一会儿当成行政案件,移送行政庭;一会儿当成经济案件,送往经济庭。三是缺乏可操作的具体规程。我国的《政府采购法》已经正式实施一年多了,但相关的实施细则至今还没有出台,配套的法规和规章也不健全。至今,最高人民法院也没有出台一部关于贯彻执行我国《政府采购法》的司法解释,即使案件到了法院,法官也会无所适从。

  四是供应商不敢与政府对质公堂。此案提出诉讼后,许多供应商闻风而动,寻求帮助。三年多的时间里,让谷辽海感到不解的是,许多只有通过司法诉讼才能得到很好解决的问题,供应商宁可吃亏,也不愿与政府对质公堂。

              多角度关注救济制度

  针对上述四大遗憾,谷辽海认为必须采取多种方式加以解决。其一,从一些国家的现行制度中借鉴其合理做法。例如,考虑引入美国在政府采购中实施的救济第三人权利异议制度。所谓第三人,是指所有参加采购程序竞标但未能中标成为契约方的当事人,或者有权参加采购程序但未参加的承包商、供应商。当第三人认为采购机关的行为违背了公开、公平、公正原则,或者违反了法定的采购程序,从而导致第三人受到不合理待遇,丧失缔结合同的机会或未能参与投标,并因此遭受到直接利益损失时,第三人有权向有关部门请求司法救济;再如,引入日本的居民诉讼制度,以监督政府采购的全过程。在有些情况下,没有明确的受害人,而政府采购行为又违法地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或国家利益。在监督机构失察的情况下,可由居民提起诉讼。这种诉讼不以保护私人的权利、利益为目的,以监督地方公共团体相关人员违法财产管理的行为为对象。

  其二,在制订相关配套办法时注意可操作性。例如,人民检察院对政府采购过程中的刑事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和提起公诉的规定,还需要在政府采购相关配套法中作出进一步明确。再如,由于政府采购的特殊性,在有关司法解释中,有必要赋予供应商对管辖法院的选择权。即供应商在遭遇不公正待遇或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可以直接在自己主要营业所在地的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其三,充分发挥律师在政府采购中的作用。律师在政府采购活动中的很多方面都可以发挥其积极作用,可以说政府采购的各个阶段都需要律师优质高效的服务。一方面律师具有民法、刑法、合同法、税法、房地产等实体法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又掌握民事诉讼、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刑事诉讼、仲裁等程序法方面的知识。律师既有理论知识,又有法律实践方面的经验积累。也就是说,律师具备为政府采购服好务的能力。

  遗憾的是,我国现行政府采购活动中,几乎将律师排除在外了。谷辽海认为,律师在政府采购活动中可以发挥以下几个方面的作用:其一,担任专项法律顾问或常年法律顾问。其二,律师的监督作用。律师对政府采购当事人的主体资格、政府采购方式和采购程序的合法性、政府采购合同的合法性、质疑与投诉等方面起到监督作用。其三,担任谈判角色。在政府采购活动中,采用邀请招标、竞争性谈判、单一来源、询价等采购方式时,律师还可以受一方当事人的委托,与供应商进行反复的磋商、谈判,从而确定双方的合作关系。其四,代为签订各种各样的采购合同、销售合同。其五,作为行政程序和行政诉讼的代理人,当事人代写各种法律文件。 
来源:国匙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