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专家称我国教育投入未达标 否则大学学费可减半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7-27 09:39围观247次我要分享

    10年间,我国大学学费从每年几百元一路飚升至每年5000元—8000元不等,学费猛涨约20倍,而1994年至今10年间,国民人均收入却增长不到4倍。学费涨幅远远超过了国民收入增长速度,人们不禁要问:谁在为“大学高收费”推波助澜?

    有资料称,目前我国高校教育成本中,理工学科是每生每年1.4万元-1.6万元,人文学科是每生每年1.2万元-1.4万元。若按现在每生每年5000元学费、1200元住宿费的标准,学生家庭所分摊的高校教育成本比例为44%,若按学费8000元、住宿费1200元计算,这一比例高达66%,而国外这一比例通常在13%—15%。

    按现阶段教育成本估测,教育成本包括老师的工资,学校日常运转的水、电、气,以及硬件设施的修建投资……然而,中国大学机构臃肿、冗员泛滥,无形中加大了教育成本。在中国,即使将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进修生乃至函授生都算上,大学的师生比也不过是1比10,有人戏言我国高校“校级领导一走廊,处级领导一礼堂,科级领导一操场”。而在“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大学的师生比平均是1比16.7。

    而且,随着大学扩招计划的实施,各高校为适应需求争相征购土地、大兴土木、配套硬件、修建公寓。“我国最近五六年造的学生宿舍是过去五六十年所建宿舍的两倍,”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胡瑞文教授说。这些硬件投入也将算为教育成本之中,“羊毛出在羊身上。”

    庞大的教育成本数据的背后,学校是否做到有效利用呢?上海某高校一位资深教授说,有的高校部分教育经费并未花在学生身上,而在教育成本分摊中却转嫁给了学生家庭。如:高校官员购买豪华进口车、以出国考察为名的公费旅游、公费吃喝等开支,都纳入高校教育成本范畴,很大程度上加重了学生家长的经济负重。

    多年一直潜心研究教育问题的熊丙奇教授对记者表示,现阶段我国高校教育成本的评估与分摊体系均存在问题,这是教育高收费的主要原因。到如今,“高校教育成本”如何计算,仍然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也没有经过任何科学论证。

    部分高校将教育视为“摇钱树”的观念,也极端地为高校高收费推波助澜。为了拓展教育经费来源,各大高校争相将所谓的热门专业上调30%收费,使这些专业的收费达到8000元之巨,然而,一些相对较冷门的专业,仍不见下调收费。

    此外,据数据显示,1993年发布《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时,提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的支出在上世纪末占GDP的比例应该达到4%,但这个目标从未达到。现阶段我国教育财政投入仅有3.28%,低于世界各国平均水平(5.1%)。

    按中国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水平计算,提升一个百分点意味着增加一千多亿教育经费,若其中的三分之一用于高等教育,即有300多亿。以目前每年大专院校在校学生1000万、每人每年6000元学费计算,每年总共收取学费约600亿左右。有关教育专家称:如果“一个百分点”的国家教育财政投入的承诺能够兑现,那么大学学费则可以减半。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