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装备专访 > 正文

朱威廉:发展遇到瓶颈 为陈天桥打工的历程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8-11 11:56围观790次我要分享

    一瘸一拐,一身红色T恤短裤,朱威廉把记者迎进他在嘉定的私人别墅———4月22日打网球崴了脚,那天他从盛大离职。

    “这两天手机里有76个未接来电。”这是4月25日下午三点,穿过停着奔驰S320的青草小径,近百平米的大客厅中阳光明媚。朱威廉随手关掉电视里的Xbox游戏画面,抿了一口碧螺春,点上一枝烟。

    “我可是安排你独家专访。我是一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如意不如意的都会如实跟你谈。”斜倚在宽大沙发里的这位传奇经理人,第一次袒露为陈天桥打工2年的心路历程,但盛大已成为记忆。

    往事,未来,随着缭绕的烟雾和茶香,氤氲开来。

    当烟消茶尽时,朱威廉谈到了自己。他表示,还没想好创业方向,需要休息一两个月;现在机会不少,钱不成问题,人也肯定会留在上海发展。

    谈离职:个人发展遇到瓶颈

    离开盛大,我的确是放弃了很多很多钱,不止几百万美元的股权。

    我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是一个典型的创业者,重过程不重结果。

    我个人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我想做一个绝对的领导者,带着企业达到自己的目标。

    我是主动离职的。在盛大的两年,我因为工作压力导致两次胃出血。我提出离职后,陈天桥两次找我面谈,对我表示了挽留。有一次我在外面与人吃饭,陈天桥打电话要我给他带饭,并约我面谈,我随手给他带了一份肯德基就去了。陈天桥都是很诚恳地在跟我谈,当最后无法挽回时他只能表示很伤感。

    但我的个性是,一旦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他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人,很重感情,胸怀宽广。他对我说随时欢迎我重新回到盛大。但我不想留在盛大了,在盛大这两年无所谓开心不开心,我是充满激情的,我是问心无愧的,并且是心满意足地离开的。

    说实话,来盛大之前预想内部环境会很糟糕,但实际上要好一些。

    我的确是放弃了很多很多钱,不止几百万美元的股权,如果留下来我是可以得到的。那几百万美元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在盛大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价值很高。第一就是陈天桥的管理手段,他的管理技巧非常独到,很了不起。二是经历了一个私营公司如何从零知名度,发展到一个海外上市的大公司。三是为人处事的方式,盛大经历了很多外人无法想像的危机时刻,我见识到了如何处理这些危机的方式。

    我这时离开盛大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陈天桥(感觉)是很突然的,不然不至于现在还没找到人来交接我的工作。

    现在的盛大,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做好了将成为一个无人能超越的王国。做不好,盛大将会被人在两年内超越。这两年将是盛大命运攸关的转折点。要是赌一把的话,我会押盛大赢,我有八成把握。

    盛大的IPTV是重中之重,是家庭娱乐战略的需要,我们称为“下山战略”。现在有人拍手有人跺脚,虽然政策壁垒很高,外界也不大看好,但陈天桥肯定有他的办法。

    我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是一个典型的创业者,重过程不重结果。我在盛大大局已定,如果跟着集团走会取得一些利益。但我个人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我想做一个绝对的领导者,带着企业达到自己的目标。但在盛大,我只能作为八个核心高管之一,协同作战。

    但在9个月中,我把盛大新华带起来,就相当于创业了。这个分公司在9个月成长了18倍,超过陈天桥给我的目标。至于陈天桥公开表示对某高管表示失望,是指早期创业团队的人,至于是不是他家人我不能说。

    谈老板陈天桥:一言难尽

    陈天桥知道如何把适当的权力在适当的时间给适当的人,他的用人之道简直达到了收放自如的程度。

    说实话,刚开始我对陈天桥的能力是有所怀疑的(微微一笑)。

    陈天桥的权力是绝对不能被稀释的,如果被稀释,那么盛大将无法更好发展。

    作为32岁的中国首富,陈天桥的生活太粗糙,但心态把握得很好。他最喜欢吃红烧肉。

    陈天桥知道如何把适当的权力在适当的时间给适当的人,他的用人之道简直达到了收放自如的程度。而且这些下放的权力,可以为盛大谋到最大程度的利益。

    说实话,刚开始我对陈天桥的能力是有所怀疑的(微微一笑)。当时在“榕树下”时,有一次跟盛大谈合作,我只派了一个副总监去和陈天桥谈。现在我对这个年轻人有四字评价:超出想像。

    对于家人和外人的关系,他的处理方式,我评价为“基本公平”。但我要强调的是,能做到这一点非常非常的不容易,假如我的妻子和兄弟跟我一起创业起来,我很难做到他这样。

    关于家族式管理,我想从我开始会越来越淡化,非家族的成员会越来越多,但陈天桥的权力绝对不会被稀释。我想说一句心里话,两三年后就会印证———陈天桥的权力是绝对不能被稀释的,如果被稀释,那么盛大将无法更好发展。

    陈天桥用人标准是,信任是第一位的。信任问题是他的大忌,即使你能力很强,但是他不对你完全信任那是绝对不行的。他就是典型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陈天桥多次在会议上说,我是被放权最多的,我独立运作一个盛大新华,从财务到管理一手包办。我是第一个破冰的经理人,是被陈天桥第一个引进盛大决策层的。后来,唐骏、张燕梅等才步我后尘。

    我跟陈天桥相同的一点就是敢赌,但赌的风格不同。我是敢不顾一切地凭感觉押全部赌注,而陈天桥押注时会更仔细一些,会把风险量化。

    陈天桥一天的时间表是10点上班,晚上12点左右下班,内部聊天软件要在线到3点,周末甚至都在办公室度过。这给我们的压力极大,晚上10点前不敢回家,唐骏也经常要到12点,甚至比陈天桥还晚。陈天桥对手下要求极为严格,他记忆力太好,什么事都欺骗不了他。

    陈天桥的“伟大”之处是逻辑性太强,即使你觉得很有道理,也会被他在1小时内说服。陈天桥会在会上公开批评他的弟弟,丝毫不留情面,他的弟弟在整个核心决策层里没有任何突出之处,很低调。有意思的是,陈大年在办公室里有一张床,工作太晚了就索性睡在办公室。

    陈天桥的生活太粗糙,穿着谈吐也保持两年前的样子一点没变。他两年前买了一辆奥迪A8,现在还没换,我笑他能把这次上海国际车展上所有的车都买下,而不费吹灰之力。他身上的所有行头绝对不超过500块,比普通老百姓还便宜。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做。

    我给他这样一个评价,作为32岁的中国首富,心态把握得很好。他最喜欢吃红烧肉,甚至跟食堂大师傅讨论味道。

    谈盛大生活:温情、压力、风险并存

    唐骏具有企业家的气质,是一个完美的职业经理人。

    盛大的高层文化还是温情的,比较和谐,相互尊重。

    这几年盛大高层们的体重一个比一个重,陈天桥让我们集体打高尔夫,但他经常放我们鸽子。

    两年前,我跟陈天桥签合同时,只有一条关键要求:我的顶头上司一定是他。

    后来,唐骏来了有所变化。唐骏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决策发展方面对手下也很放手。我一年去他的办公室不超过20次,每次不超过5分钟,他从来不多说话,只是说,是、可以、好;或不行、不好。他具有企业家的气质,是一个完美的职业经理人,简洁、明了,从不啰嗦,他把几乎所有的具体运作都揽过去了。他为每个人着想,在他手下还是很愉快的。

    唐骏曾对我说过,我和你一样是为盛大打工,我们处境是一样的,陈天桥甚至也是为股东打工。

    2004年春节陈天桥找到我,要我接手盛大新华,其他人说盛大新华困难太大,但陈天桥和唐骏约我在咖啡馆喝咖啡,我当时就慷慨喝了这杯价值几千万的咖啡,把盛大新华接手下来。

    陈天桥女儿出生时,给我们发短信:女儿重7斤,请大家放心,母子平安。虽然他很爱他的女儿,当时我笑他在心里还是希望要一个儿子的。

    盛大的高层文化还是温情的。比较和谐,相互尊重,没有红过脸,还经常互相开玩笑,陈天桥最严重时也只不过是一脸严肃。但盛大高层们这几年的体重,一个比一个重,陈天桥给我们集体减肥,打打高尔夫,但是经常放我们鸽子。

    历年的三月份,盛大都是最紧张,因为有“两会”和“3·15”。陈天桥很注重政府关系,这也是很正常的,盛大需要营造良好的政府关系。这几年政策风险超出外人想像,压力非常非常大,有些事情需要反复与政府高层沟通。有好几次政府要全面禁止网游,如果那样所有的网游公司将不复存在。但我们最终都规避过去了。

    我和陈天桥一起会面的最高层是部长级别的,陈天桥也经常会晤政府高层

朱威廉履历

美籍华人,1971年出生在美国南加州的一个海滨小镇。加州大学洛杉机分校毕业,主修法律,曾服务于美国洛杉机市警察局一年。

1994年来到上海,创办联美广告中国有限公司,后来出售给全球第一大广告集团奥姆尼康;1997年底创办榕树下全球中文原创作品网站并担任总经理,2003年出售给贝塔斯曼。然后朱威廉加入盛大担任副总裁。

来源:IT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