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产品忽视功能是最大浪费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09-12 08:58围观913次我要分享

 政府采购要贯彻节能节约精神,正如我们通常所说的,要“少花钱、多办事”。但是,在采购实践中,究竟怎么节能节约?哪些“钱”要少花,且在多办“事”的情况下少花?哪些“事”要多办,在少花钱的基础上多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概念和依据。但笔者认为,一切从“必要”出发,从“功能”出发,才是实现政府采购节能节约的根本措施。最大的节约是剔除不必要功能

  人们也许不会忘记,不久前北京圆明园花费两亿巨资进行的不必要的铺膜事件;不会忘记少数领导干部在公务用车采购方面,不顾节俭的要求、不顾大量贫困人口存在及纳税人的要求,盲目在豪华、档次上攀比的事实。这些事件让公众对政府采购发出质疑。政府采购虽然要实现多种目标,但最根本的目标还是为了获得社会公共所需要的功能。如军事支出和采购,是为了获得保卫政权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功能;汽车采购是了实现快速、高效、安全的交通功能。但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采购都会恰到好处地获得所需要的“功能”。社会公共所需要的功能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体系,如何科学确定必要功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实上,在政府采购过程中,不能有效获得“必要功能”,与自觉不自觉地获得了“不必要功能”、“多余功能”、“过剩功能”的情况是经常存在的。不能把握好“功能”必要与不必要界线的直接后果是:缺乏必要功能,会使正常、必要的功能得不到保障。如一些地区义务教育不能有效保证,就是必要功能不能保障的典型事例,采购了“不必要功能”和“过剩功能”必然会导致不必要的支出和成本,特别是增加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

  因此,在政府采购事业中,最大的节约就是符合必要功能要求;最大的浪费是偏离了“必要功能”这个重心,采购了“多余功能”和“不必要功能”!因此,节约的根本是进行功能分析,保障必要功能,剔除不必要功能,而不是简单地在局限操作中使用某种节能节约技术指标与方法。“必要”的依据是什么

  政府采购大量的不同功能中,究竟哪些是社会公共所必要的功能,哪些可能是多余的不必要的功能呢?在实际操作中,是否有明确的决策思路和依据?

  就政府的采购而言,确定哪些是其必须保障的必要功能,思路主要包括几个方面:首先,以“需要”为依据,考察功能的必要性。政府采购是为履行政府职责并最终满足社会公共需要的。因此,是否是必要功能,关键是看采购对象的功能是否为现实条件下公共所需要。一是必须为社会公共所需要,不为公共所需要的,就不能采购;二是既要考虑实际需要,又考虑现实条件下实现该种需要的可能。如城市的夜景灯火对于城市美化是需要的,但如果考虑到广大农村建设还很落后、能源紧张的特点,其必要性与必要度就值得考虑。其次,以“成本”为依据,考察必要功能。必要与不必要,与成本直接相关,有些功能虽然是必要的,但其“成本”和代价过高,就不一定必要。如使用木材建筑和装修,据测算,树木的木材价值只是其自然功能价值的九分之一,因此,对于政府而言,一些木材的使用社会成本太高,因此,可能是不必要的,而是应该实现功能裁减或替代。第三,以功能的必要度为依据,考察必要功能。虽然很多功能为社会公共所需要,但是,各种功能会有轻、重、缓、急的差别。一些地方连教师和公务员的基本工资都发不了,却大量采购价值几万元一台的电脑(实际上有的公务人员只是上上网而已,有的人使用昂贵电脑,甚至连打字都不会)。因此,在确立必要功能时,应优先保障非常必要、必须及时保障的功能;对于介于必要与不必要之间的功能,可以根据情况而确定,在时间上应具有可塑性;对于明显不需要或超出支付可能的功能,则必须坚决剔除。第四,从动态角度出发,考察必要功能。功能必要不必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情况下,功能必要不必要会发生转化,必要功能的确立需要从发展的、变化的、联系的角度进行。节约围绕“必要功能”进行

  更重要的问题还于,在政府采购操作实施中,如何把“必要功能”的理念和精神贯彻到操作实施中。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行事方法和习惯,需要从观念、制度、操作和评价技术等多方面付出努力。

  首先,从观念改变开始。树立全新的“功能”理念,树立政府采购必须一切从社会公共需要出发,明确一切采购都是为了获得公共所需要的特定功能。使政府采购成为保障社会公共必要功能、剔除不必要功能的科学过程。而不是仅从地方、部门、公务人员个人习惯和爱好出发,自觉不自觉地采购不必要功能,造成不必要的消耗和浪费。只有观念和思路变了,才会积极主动地适应和贯彻科学的方式方法。

  其次,通过科学的制度设计加以保障。真正实现采购围绕必要功能进行,单纯地靠自觉显然是不行的,而是需要建立严格规范的制度才能从根本上保障。为了确保政府采购不致采购过剩功能,政府需要履行职责的实际需要,制订政府采购工程、货物、服务使用基本标准限制制度。如什么情况下采购公务用车属于正常需要,不同级别单位采购公务用车的排气量及价格都应该有明确的限制标准;政府办公设备与系统的限制标准。与一些国家对公务办公系统有严格的限制标准要求相比,我国却没有明确的标准。一些地方和部门办公大楼越建越豪华,汽车越购越高档、一张办公桌就是数十万的例子并不鲜见。之所以出现这些情况,政府没有公务采购标准限制,显然是极其重要的原因。

  需要特别说明的,我国财政实行的是分级管理体制,各级政府自主支配财力的权力相对较大,因此,在采购中更容易形成地区性失控,存在地区性预算约束软化。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该制订全国性标准。只有有了明确的标准,才能使政府采购的节能节约行为有了遵行和监督的制度依据。

  第三,预算编制和审批中实施控制。从目前来看,政府采购节能节约上似乎有一种较大的误区:这就是重视在采购操作过程中实现目标,如当前的“清单法”,似乎按照清单采购就实现了节能的目标。实际上,必须强调的是,真正的节能节约环节应该是在政府采购预算编制和审批阶段,这个阶段把握得好,才是真正的节约,才是大节约。与以上所说的政府采购的基本标准限制制度相结合,在预算编制时,进行严格的“功能”分析,包括进行功能说明、功能结构分析、根据功能要求的职能依据和政策依据,进行功能的必要性与必要度分析;另一个重要的控制在预算审批环节。政府采购要按批准的预算执行,在预算审批时,严格按照履行职责的需要和国家的限制标准进行审查。对于不符合功能需求的部分,一律剔除。

  第四,在操作实施中实施节能节约控制。无论是观念的改变还是制度保障、预算控制,最终都要在操作阶段落实。因此,政府采购的操作实施必须十分科学、规范。在诸如招标采购等采购中,对于采购对象的描述,应该以功能描述为主;在功能评价方面,重点评价必要功能,剔除多余功能;增加必要功能因素的计分权值。其他如“清单法”、“标准法”等节能节约的方法,都应该在保障必要功能、剔除多余功能的基础上进行。(作者:徐焕东
来源:中国财经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