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标专题:北京市教育技术设备中心装备科李峰科长专访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5-10-31 11:30围观5268次我要分享

“综合评分法”与评标工作的发展趋势

    2005年,北京市教育技术设备中心执行教育装备主要专项总价值约为2.07 亿元。其中,农村中小学体育器材专项经费2000 万元;信息化专任教师配备计算机10000 台,价值5000 万元;信息化配备学生计算机10000 台,价值4000 万元;农村中小学实验室改造,价值3200 万元;配备多媒体教室2000 套,价值5800 万元;为打工子弟学校配备设备,价值520 万元;配备禁毒图书21 万册,价值206 万元。

    为了更好地推进政府采购工作,协助企业顺利地进行投标活动,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就评标过程中的一些问题,采访了评委、北京市教育技术设备中心装备科李峰科长。下面是完整的采访内容,笔者稍做整理,以飨读者。

李峰科长在会上发言

问:李科长您好,我们知道在招标公司评标的过程中,有一个侧重点,也就是更重视整个评标流程的完整,各项手续、资质的齐全,那么您作为评委,在评选中标企业的时候,侧重点是什么?

答:现在评标过程和以前有所不同,原来是评委投票决议的“综合评议法”;现在是评委独立打分,也就是所谓的“综合评分法”。这种评选方式,是以各个评委独立打分,最后加总,如果哪个企业得分最高,就是第一名。因此,可以说每个评委的侧重点都会有所不同,但从整个评标程序来说,首先要看资质,只有资质完全满足招标文件要求的企业,才会有资格进入下一轮的打分阶段。有时很多企业对于自己被判为“无效投标”(简称废标)非常不理解,其实这些企业根本没有进入打分阶段,他们被废标几乎都是在资质上出了问题。有的企业甚至是因为犯了签错字、盖错公章等非常明显的错误,在投标现场就被废标了。具体被废标的原因,企业可以在事后向招标公司具体咨询。

    评委开始验看资质的时候,可能会派专人查看,也可能由招标公司进行查看,一旦发现哪些企业资质有问题,这时就会被挑选出来公议是否在资质方面出了问题,要进行核实。如果确实不具备某项资质(比如“ISO9000”质量认证等等),那么下一步就是要拿到公证处,作进一步确认,如果情况属实,就要被废标了。但是,缺少哪些资质都是在评标之前就在招标文件中作了明确规定的,不是临时才定下来的。

问:评委独立打分的“综合评分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具体如何操作,这种评议法有什么优点?

答:今年的这几个招标项目都是采用的“综合评分法”。在招标公告中,会详细规定每个评选条目的分值,根据这些分值,有一个评标原则作依据,评委进行打分,比如对价格进行打分时,这个产品的价格是多少,是参与到评分阶段的企业提供的价格的平均值,比如有20家企业参加投标,经过一轮淘汰后只有10家企业进入到达分阶段,那么就从这10家企业提供的价格中取平均值,如果企业提供的价格是平均价就会得最高分。但是由于每个招标项目的特点不同,因此有可能是最低价是最高分;也可能最高价是最高分;或者取标底最高分的。规定可能会有所不同,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主要是计算方式会有差异,但原则是不变的。

    对于进入评分阶段的企业,最后谁有可能中标就取决于各项得分的高低;当然也会有其他的情况会影响总得分的多少,比如企业相对其他企业来说,缺少一些招标文件没有规定的资质,这虽然不会影响其进入打分阶段,但是如果别的企业同时具备别的资质,就会有加分的可能,不过这些加分会有一个范围的;还有一种情况也会影响企业的得分——各个评委会根据自己对标书的理解加不同的分值,评委不同,可能作的加分也不同。

    在打分时,会首先有一个基础分。如果企业每项都符合招标文件的要求,在百分制的情况下会得到60分,因此差距不会太大,个别情况也可能有大的差距,这主要与评委对招标文件的理解有关。比如业绩这一项,评委如果基于平时对这个企业的了解,觉得某个企业做得很好,标书也做得很完美,但同时如果别的评委对这个企业并不了解,这种情况下,对这个企业的打分就可能出现很大的差距。这点与体操比赛中打分一样,有的评委可能达10分,而有的就只打8分。 

    这个“综合评分法”应该说是评选方法的一个改进,它允许每个评委充分发挥自己的意见。与原来评委投票表决的“综合评议法”相比有很大的改进,比如原来的这种评选方法中,如果有5个评委,在4个评委赞同,1个反对的情况下,评选的结果实质上是压制了这个投反对票的评委的意见;现在则是每个评委都用自己手里的分来说话,最后把分加起来再进行总的评选,并且评委打分的多少都是有根据的,这实际上也是增加了评委的责任。因为评委给出分值,还必须能够说明这样打分的理由,避免了信口说话不够负责任的情况出现。但是,评委对标书的理解不一样就要另当别论了。其实这个所谓的“理解”不同也是有原则的:对于不同企业的相同情况,或者同时加分或者同时减分,而不是一加一减,否则就是评委的不公正。

    在评委打分的过程中,评选现场会非常安静,不能讨论,虽然在资质方面可以协商,比如参评企业都没有的情况下怎么评选。任何评委都不能发表倾向性的言论,抬高或贬低某家企业或产品。现在用户也只能介绍一下招标的情况,而不能发表倾向性言论。否则公证处会做出不公正的处理意见。

    当然这一方法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因为在评分时,评委有一个自由度,并且这个自由度比原来的评选方式要大得多。因此,个别有私心的评委可能会影响到评选结果。这一问题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只能凭评委的良心来操作。现在可能缺乏一种对评委的制约和监督机制,虽然可以事后追究,但是当时现场就没法制约,虽然有公证处,但是由于公证处是公证整个过程的,它可以公证整个评选的程序是否符合要求,但是却无法公证所打分数是否准确,因为不能排除由于评委的理解不同导致分数有差距这一因素。

    现在的评委会一般是5个评委,实际上7个评委可能会更加科学合理一些,甚至在一些区县评标时还要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这些操作实际上都在尽量争取达到大家的共识,而不是由于一两个人的高低分来决定全局,评委越多,相对的公正性就会越大,避免个别评委恶意打分。

问:李处长,我知道在今年的几个大的政府采购项目中,您曾参与评标,比如5800万的“购置多媒体教室设备”的招标项目和2000万的“北京市郊区中小学体育器材”招标项目。但是有些中标的企业,比如北京万星富视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美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却说企业在这些项目中,并没有赚钱。那么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企业花大力气来投标,您能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吗?

答:关于这个问题,我也与许多企业探讨过。去年的政府采购项目中,也有过一个类似的招标项目,当时是以首师大的名义招的标,去年大概只有十六七家企业参与投标,而今年的“购置多媒体教室设备”的招标项目却有43家企业来投标。我问那些企业为什么去年不投,今年却要这么积极的来参与。虽然问到的是个别企业,但是他们也可以代表普遍的企业态度。

    首先,这次招标很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分包很多,共有5个包,企业也觉得中标的机会比较多。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次招标的名头是“北京市”,与“首师大”相比可能名气更大,虽然都是政府采购项目,但是作为一种广告效应,可能“北京市”的影响更大。对于“北京市”名头的这种很难遇见的大标,各个企业都有策略,赶上一次这样的大标,对以后的企业宣传非常有利。因为这种多媒体、计算机设备,各个学校都在招标,并且在评标的时候,非常看重企业以往的业绩和资质等等。如果能中这种大标,实际上就表明了教育市场对企业能力的一个认可,而且一旦这项任务做好了,那么其他的小标更不在话下了。

    在这些项目里,企业不会考虑赚钱与否,赚钱的事可以通过其它中标机会得到,而这种标往往是用来赚名气的。

    不赚钱的另一个原因则是,这一项目采购量大,竞争企业众多,因此各个企业在报价的时候都不敢报高,否则在这一步就可能被淘汰掉了。而且由于企业从事教育事业多年,基本都能估计出对手的报价,并且每当遇见这种大标,企业的上游厂商都会给予支援,降低所供应产品的价格。因此,由于以上种种原因,企业在中标后也就是保本或略有盈余。

问:企业全力投入这些项目的招标活动,是不是表明了一个趋势,那就是企业已经注意到了国家对普教的投入力度正在加大,并且希望通过这些项目打开普教的市场?

答:是的,企业不仅会关注现有的市场,对于潜在的市场也会极力开拓。北京市十八个区县,每个区县都在招标,已经有很多企业在关注,都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渗透到普教市场中去。而刚才提到的“购置多媒体教室设备”和“北京市郊区中小学体育器材”这两个标对于企业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如果没有这些项目的机会,企业想打开这十八个区县的市场,就要分别去这十八个区县做宣传、打广告,不仅会非常麻烦、耗费企业的精力,而且宣传成本也会很高。但是如果一旦中标,就会直接打开学校这个市场,无论从时间还是精力来说都要节省很多。所以,各个企业都愿意投这样的标,也就是说市级单位招标会产生特殊的影响力。因此,这也是企业不会考虑在这种标上赚钱的一个主要原因。

    通过市级单位招标对我们学校的一大好处,就是我们可以拿到更便宜的教育装备,区县单独招标,绝对不会拿到这种价格的产品。9000万的计算机招标项目也是这种情况,企业也是在赔钱作项目。这也没有办法,为了在竞争中能够胜出,只能如此。

问:由于这些以“北京市”名义招标的政府采购项目影响重大,前来竞争的企业更加众多,被淘汰的企业数量相对地也占了投标企业的大众数。那么,这些被淘汰的企业存在哪些问题,应该从哪方面改进呢?

答:被淘汰的企业大多是在资质上出了问题,没按照招标文件的要求提供上来。另外,企业在做标书的时候一定要按格式来做,被淘汰的企业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制作的标书不符合要求,比如该签字、该盖章的地方出错。虽然招标文件已明确规定了这些条款,但是企业往往还是屡次出错。

    这次的几个项目,我分析企业出错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太重视这件事了,压力太大了,全想中标,都觉得机会很大;另外,通过设备中心采购的产品,企业都会觉得比较公正,各企业竞争的机会均等,如果不能中标,会反映出企业的实力存在问题。还有就是集成项目的标的价格都是在当天夜里才能定下来,第二天早上就要投标,因此很多企业只能耗到夜里去做标书,经常是两三点钟的时候才把标书做完、封口。因此,到这时候,很多做标书的人都糊涂了,复查时也找不到错误了,因此在评选的时候发现漏盖章、忘签字的标书比比皆是。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小毛病,还有一些大的问题就是不响应招标文件要求的规格。比如有的企业上游公司出了问题,提供的产品是有问题的,即不能满足标书要求或者差距比较大的产品;还有的问题就是提供一些没有必要或有错误的资质,如某些授权书,名头应该开成招标公司的,结果却开成了设备中心的。

    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因为标书的制作细节问题,惨遭淘汰是非常可惜的,但是遵照“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只能如此判定,市场竞争就是这么残酷与激烈。再说,这些问题虽然看似细节问题,但如果以后操作不利,会产生一些连带的法律责任,小细节可能会变成大问题。这同时也体现了企业对该招标项目的重视程度与能力,如果一个企业根本不重视这个项目,那么也就不可能做好这个项目。

    有一些我们觉得管理比较严明的企业,应该不会出现细节问题上的错误,但是恰恰就出了问题,比如有的资质明确要求检测的没有按时检测,甚至已经过期了。这说明,很多的企业对招标文件的要求不够重视。说企业自身能力方面有问题,一个企业如果连标书都做不好,如何能证明企业有实力?这实际反映了企业在管理上的一些问题。

    对于这些被淘汰的企业,要想在下一次的招标项目中胜出,除了按要求具备各种资质外,在制作标书的时候,一定要仔细,而且在复查的时候,最好找一两个完全没有参与制作的人来做这件事。检查的时候要对照招标文件的要求,逐条进行检查,因为自己制作的标书往往检察不出错误。

    而且由于标书往往在夜里才会封装,漏页的情况也时有发生。重视是好事,但是不能过于紧张,否则忙中出错。

   另外,在制作标书的时候,不明白的要求条款一定要问,不要自以为是。可以向用户或招标公司问清楚,不要闷头做。企业不要自以为投过很多标、经验足够丰富了,就忽略了细节,各种招标项目都是有差异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因此,企业在拿到招标文件后,一定要踏踏实实的看几天,招标公司会在五天之内有一次集中的答疑,企业应该把不懂的问题都提出来。

问:您在什么时候开始参与评标的,您觉得最近几年的评标工作有什么变化或改进吗?能不从您的角度为我们预测一下未来的发展趋势?

答:我从2002年开始参与评标。

    市里的评标最近几年有些变化,首先是招标公司和采购中心不再参与评委了,只负责组织,不再有决定中标的权力,这是非常大的变化。这一变化是从两年前开始的,现在区县的招标活动也开始向这方面变化,招标公司和采购中心没有评委了,只有专家评委和用户。

    其次,就是采用“综合评分法”评选企业,改变了以前的以投票或排序来决定谁能种标的“综合评议法”,新的评选方法将人为地因素尽量控制到最小。

    第三,从2005年开始,2000万元以上的招标项目,要有公证处参与,这也是一大变化。

    对于未来评标的发展趋势,我觉得首先还是要解决如何加强对评委的制约的问题,也就是如何督促评委更好的履行自己的责任。政府采购办公室正在申报专家组。如何保证评委的公正现在还没有一种制度和手段,现在只能靠人多打平均分来尽量减少这种人为因素的影响。对评委的制约我觉得将会是市政府采购办下一步要重点解决的问题之一,这一监督机制一定要最后完善。

    另一个发展趋势,是评标原则的细划。这一工作比较令人头疼,现在的评分原则不是特别详细,而且规定所打的分数是否合理,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每个招标项目对一个款项的打分都不同。而这项工作的改进也是特别的艰难,首先要对行业特别熟悉,才能论证出每一条是该打一分还是两分,以及如何才能加减分。这些虽然问题很棘手,但是我相信,随着政府采购工作的推进,这些问题都会慢慢找出解决的办法的。

                                                             网站采编:张洪英

相关链接:

中标专题:访北京科技园拍卖招标有限公司鲁智慧经理

中标专题:北京美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普教领域中标专访

中标专题:北京万星富视科技有限公司中标访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