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全新机制催生五个全新研究所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6-11-08 11:23围观275次我要分享

    近一时期,中科院与地方共同新建了5个研究所。这一举措表明,中科院在经过调整、整合、撤并和转制后,以新建研究所的形式把科技布局调整继续向深层次推进,在国家科技体制改革中发挥示范推动作用。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科院院长路甬祥认为:科技发展永无止境,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也不断提出新的科技创新需求。中科院作为国家的科技战略队伍,必须深刻认识、准确把握科研团体科技布局调整的规律,建立持续进行科技布局调整的机制,而不能满足于仅仅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结构性调整。此次与有关省市共建的5个科研单位,正是“在调整中改革、在调整中发展”的重要举措。

    科研单位需要推陈出新

    许多人心存疑惑:这5个研究所有哪些重要性,有何特点?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从国家学科布局、地方需求、中科院引领以及经费使用四方面向记者进行了介绍。

    樊建平说:“科研单位的推陈出新并不只在我们国家实行,所有国家都必须经历这个过程。学科的发展是由新知识组合而成,发展速度不断加快,一些研究所已经走到尽头,相关产业会逐渐退出,而一些新的学科方向诞生,产业界还不敢冒风险跟进,这正是对科技需求最强烈的时候,应该由国家顶上去。”他表示,从学科布局角度看,中科院会一直这样做。

    “地方经济对科技的需求太强了!”他告诉记者,“北京有40个研究所,而有些地方政府,包括全国高新技术第二大城市深圳,对科技的需求非常强烈,研究机构却少得可怜,这种布局非常不合理。世界上任何一个开展科技创新的地区和城市都要以科研机构和大学为基础。离开这些,意味着没有高级人才的载体,没有高水平学术交流的平台,同时也根本不具备承担国家重大项目的能力。这样下去,今后很难再继续向前发展。”

    国家在新时期应建立什么样的科研机构?中科院通过这5个新所指明了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人担心新研究所是不是过去旧所的复制品,这当然不会。现在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过去老体制老机制的研究所成果转化率比较低,对工业的贡献率很少,新建的研究所则是采用全新管理机制。”樊建平说,“在人才方面,50%以上的博士是从国外招聘;在管理上借鉴了一些企业管理方式,如人员不固定,研究员分成几个级别,仪器设备共享等。此外在工资激励机制、评价体系方面也进行了创新。而这些新的体制机制,在旧所中是很难施行的。”

    2015年,我国的科研经费将向美国、日本看齐,但樊建平认为,按照以往的科研体制,届时我国的科技水平可能还与发达国家存在很大差距。“科技投入在世界上已经数一数二了,产出成果却不成比例,这涉及到科技经费该怎么用的问题,现在这里面问题很大。”他表示,“深圳市政府拨给企业的科研经费逐年增加,但企业之间要竞争,虽然拿了钱、有了成果,却不可能开放公共平台。在这种地方科技源头不足的情况下,成立新的研究所,为科学发展提供公共平台是提高科研经费使用效率的有效方法”。

    “院地共建”成为亮点

    中科院新建的5个研究所分别设在青岛、烟台、苏州、深圳和厦门。高度强调区域分布、大力加强与地方政府合作成为此次科技布局重大调整的一大亮点。

    对此路甬祥表示,科研能力的建设必须与经济社会发展相互协调、相互支撑,一个国家的科技创新体系,尤其要考虑区域的布局结构。计划经济时代,我国的科研力量在地域分布上过分集中在北京与上海,中科院自然环境研究的力量主要在西部,目前应加强与沿海省市的合作,还清这份历史上的“欠账”。

    除符合中科院战略发展的重点领域及国家和区域的战略需求外,“院地共建”还为新所的体制带来了创新。中科院院地合作局局长赵勤介绍:“‘院地共建’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了一个新体制,国家研究机构在目标任务上和地方是紧密结合的。”

    赵勤还表示,我国在经济、社会管理上,几十年来始终存在管理积极性的问题,中央就是中央,地方就是地方,两者的积极性很难统一起来,而这种局面将通过“院地共建”得到改善。“山东、长三角、珠三角这一带,地方经济总量加起来是全国产出的70%,因此这一带的地方需求在本质上就是国家需求,其经济对科技提出的要求非常具体。同时,中科院和地方共建研究所,地方要从组织结构上、体制上参与进来,比如老所里面知识产权管理机构、市场方面的咨询机构比较弱,在新所里的作用都更加鲜明。此外地方还会提出要求、参与策划、对业绩进行评估等,这种新体制是原来的研究机构所缺乏的,将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