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淄博市教育信息化发展 区域发展三个在于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8-03-21 03:32围观455次我要分享

    区域发展在于“实做”和“做实”

    如果说教育博客是淄博诸多技术应用项目引领发展的创新案例,那么,“利用智能工具软件促进英语学习绩效”则体现了技术提供的在政府与百姓关注的“素质”与“应试”问题上的对接方案。而透过“小学语文提前读写”的实验研究,人们预感到,触及课程形态、教学内容和学生评价的改革,隐约显示出信息技术广泛应用在教育教学变革中对于学生、教师和学校整体发展的效应和潜在功能,而这一切都有赖于“实做”和“做实”。

    驻足淄博教育信息化,“实干”是流动于网上的篇篇时文和行走在校际之间的研究之风。“实做”是走进课堂、走进教师、走进学生的真实感受。在淄博经得住细看的技术应用来自专家的研究,来自专业人员、职能部门的决策和学校、教师的选择。可以说,每个沉淀下来的项目都是在充分调研、论证的基础上的“扩展”。

    李光良认为,教育信息化,教师、校长是行动者,技术与教学的对接要靠校长和教师,仅仅靠行政命令来推进是把问题简单化了。“新的技术切入传统教学,推进必须是‘层级性’的,职能部门应该为不同层次的学校、教师提供适合的应用方式和参照案例。”几年来,当每一种新的观念、新的应用进入淄博人的视域时,教育技术人员就会连续跟踪分析,在“看准了”的基础上,组织条件匹配的学校到现场考察调研,以“选取适当的技术,在生成需求的基础上进行有效对接”。

    “市电教馆随时会把新的技术应用告诉学校,而不是只要求统计设备使用率。”淄博的这种应用推进策略,身处一线的教师都感受得到。几年中,淄博市电教馆先后把“网络英语学习平台”、“小学语文提前读写”、“交互电子白板教学应用”、“学习质量分析系统”、“作业信息化系统”、“课堂教学即时反馈系统”等项目陆续推介到学校。

    比如,作为通用技术的交互电子白板,初始目的是推进“班班通”和跨学科的资源共享,这种“改变教师的行为最少”的技术应用得到普遍认可。淄博市高新区小学教师张婧说:“电子白板把实物投影和电脑的功能整合在一起,把教师、学生和资源应用整合在一起,在课堂上教师和学生能够一起操作。”目前,淄博市有近20所学校参与了电子白板的应用研究。应用的效果又促成一批学校进行了装备,为电子白板作为教室标准配置提供了经验。在最近举办的全国性电子白板课题活动中,淄博报送出50多个研究成果。

    利用智能工具软件促进英语学习绩效,是淄博教育信息化应用中得到普遍认同的另一个项目。2003年12月举行的淄博教育信息化论坛上,一家企业推出的网络英语学习平台引起不小的反响,但论坛结束之后,自愿尝试的只有一所初中。一年之后,淄博获悉西南地区一批学校通过这一平台大幅度提高了英语高考成绩的信息后,教育局分管副局长张景春带队,教研、电教、校长、英语教师代表组成的考察团到西南地区学校现场考察。考察结束时,张景春讲道:“我们要研究的是如何推广而不是是否实验。这个项目令我们深思的是信息技术真正成为学生的学习工具,这种学习过程符合第二语言学习的规律,为学生个性化学习提供了有效的技术支持。”

    2005年,淄博市以“利用智能工具软件促进英语学习的研究”课题的方式,在更多的学校推进这项实验。多数学校反馈:这种学习方法使英语优秀生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更多的词汇,使英语弱科生、艺术特长生能够快速获得进步。应用效果初见分晓,由于英语单科成绩的提高,淄博市高考取得了长足进步。紧接着,2007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省内10万份英语高考考卷的抽样中,淄博理科考生高出平均分13分以上。

    这个效果得到各方面的认同,参与课题的学校扩大到近40所。在前不久一次全国性英语综合语言能力对抗赛中,淄博市中小学生在每个组别的得奖都超过奖项总数的一半以上。同时,应用也促进了装备,有12所参与课题的学校自发建设了新的网络教室。

    2006年,淄博启动了“信息技术支持下的小学语文提前读写教学”实验,这是他们在一次课题论坛上了解到的实验项目。这项实验打动他们的直接原因是“儿童借助计算机写作与以往很多实验效果的巨大反差---孩子们有那么好的读写能力却仍然充满着童真稚气”。“能不能让淄博的孩子也接受到这样的教育?”在进行了一年的充分准备后,张景春又一次带领各部门和学校负责人一行数十人风尘仆仆赶到深圳实地考察,请专家、校长、教师现场判断能不能移植。经过多次论证、调研,10所学校加入了实验项目。为了这个项目的落实,淄博市教育局的多个职能部门联动,先后采取现场培训、远程交流等方式跟进实验。一年间,请进来,走出去,先后举办了十多次教学研讨活动。

    如今,这个实验成为淄博基于信息技术整体推进语文课程改革的一个突破口。“教师不教,学生不会”正在被“每个儿童都有语言学习的潜能,都是语言学习的天才”的理念所取代;“讲”、“听”的课程形态逐渐演化为教师指导下的学生互动参与;重新审视教育对象和教育过程,“所有的孩子都是可以学习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为人们所接纳。顺理成章,强势的“教学剧”

    逐渐让位于学生的充分言说表达---从中心区学校、乡镇学校到沂蒙山区的学校,“提前读写博客平台”上万篇七八岁孩子的习作放飞着心灵,释放着真实的情感。

    区域发展在于“引领”与“推进”并举

    教育信息化到了区域推进的阶段,炒作概念解决不了问题,高歌“抢占”不是常态,它需要管理者、研究人员、一线教师静下心来“实做”、“做实”;也需要有面对挫折的冷静,遭遇反复的定力。对此,淄博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在淄博教育信息化创新推进应用的探索中,哪些效果很快能够看出,哪些短期难以显效,但要做必要的铺垫,职能部门做到了心中有数。用李光良的话说:“淄博教育信息化起步不落后,但是并不意味着以后不落后,用创新应用‘引领’区域教育信息化,是一个有效的实践策略,也是一个长期的实践过程。因此,‘引领’应与‘推进’并举。‘推进’要作的一篇文章,就是要让广大师生都能感受到技术带来的变化,并自觉融入到实践队伍中来,在利用技术实现更好的资源整合中,促进尽可能多的教育智慧的流动,从而让每个教师的教学实践构建在集体智慧的平台上,促进教育生产力的发展,这是一篇需要广大教育工作者共同来‘书写’的大文章。共同参与,是结果也是过程,这是教育信息化职能部门存在的理由。”

    区域发展在于“发现”和“定见”

    教育信息化的基础设施基本就绪后,如何让投资显效?山东淄博的管理者认为,“资源整合是区域信息化技术优势转化为教育优势的必然选择”。信息技术不论是作为学习内容,还是作为变革应用的技术工具,必须定位于教育教学,不融入课程领域,不与常态教学对接,再先进的技术都延续不了多长时间。因此,区域发展的实质就是在“技术”与“教学”的二维空间中寻找契合点,择取合宜的项目,以“创新应用项目”培育应用的示范,形成对区域教育信息化发展的引领,进而创新机制,积蓄能量,形成区域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推动力。

    山东省淄博市电教馆馆长李光良喜欢用奈斯比特的“定见”概念类比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与创新,认为区域发展在于敏锐地“发现”和前瞻地“定见”,“定见”是对未来的预测和把握。他认为,未来不过是一些尚未扩展开来的现实的重新组合,发展的前提是“发现”和“定见”。

    在淄博,这种“发现”缘自对信息技术教学价值的敏感、对全国实验区(实验校)项目研究的关注,也缘自对基层学校实践的跟踪、对教学需求的把握和对教学中问题的分析。能够使“发现”延伸为“定见”的,则仰仗教育行政领导的决心和淄博人“实做”、“做实”的精神。

    从2000年开始,淄博市每年数百上千人参加的教育信息化论坛,是基础教育、教研、教师教育与电教多部门联动推进信息化教育的加油站,也是主管领导、业务部门和一线教师搜索、吸纳新技术、新应用的平台。从高等院校的专家、研究机构的学者到中小学一线的践行者,不同背景的研究和多层面的对话,为淄博的区域教育信息化提供了事实、案例、方法的冲击和思想、理念、观点的对撞。

    走进淄博,很多专家感叹于主管行政领导像基层教师一样连续几天时间“扫描”专题论坛的核心概念、关键语词。淄博市教育局局长张洪亮用“引进优秀教育技术成果,转变教学质量增长方式”来界定淄博教育信息化的存在价值。不少专家都领教过淄博人追求“转变”的执著---到了淄博,和一线教师、教研人员的对话常常延续到深夜。

    这是淄博在不同时段、不同层面推出的多个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应用项目“发现”和“定见”的“孵化”过程。

    以教育博客为例,2003年,淄博一些骨干教师自发地在网上书写教育日志,它的出现引起了职能部门的关注。在分析现有网络应用平台的局限和亟待解决的问题后,研究人员认识到,传统方法中的“校本研修”、“集体备课”、“专业引领”,由于受占有资源、组织管理和物理空间的局限,难以实现教学“核心知识”的高效、持续整合,这与信息时代资源共建共享的技术特征和流通价值是相背离的。

    李光良认为,基础教育的“核心知识”是面向学科教学的动态优质资源,是教师工作流程中诸如备课、上课、考试、反思等“关键节点”上最具价值的知识资源。“核心知识”是在最大限度占有优秀教师教学案例和教育教学资源的基础上,为达成学科教学目标而进行深层次整合和优化的知识资源,并不是课件、网页和视频资料的堆砌。

    因此,“核心知识”整合是教育信息化区域推进的重中之重,而自下而上的教师博客或许可以成为推进区域教师专业发展、积蓄区域教育资源整体实力的一种选项。

    总结以往技术扩散的状况,职能部门认识到,如果不介入行政管理,博客的应用只会停留在成为个别教师展示工具的层面。鉴于此,淄博市适时举办了大规模的博客应用专业培训,请专家分析解构博客的技术特性,邀本地高手现身说法博客的潜在功能。

    紧接着是行政管理“小题大做”,把博客建设写进政府文件,把应用定位在“全市教育资源的平台,教师自我学习的平台,提升教师专业能力的支持平台,教师同伴互助的环境和引导课程改革发展的论坛”,淄博市政府教育督学王世军对全市校长和教师提出要求:“领导要懂,骨干要精,全体教师都要会。”

    2005年年初,作为中国教育博客发展的阶段性标志,淄博教育博客从教师个人书写工具升华为积蓄区域教育资源、推进教师专业发展的动力系统和推进平台。几年间,以高中新课程网络教研为代表的市级博客平台和以义务教育阶段网络教研为主的区县博客平台,有效整合了各层级教师的教研力量,对推进区域教育的均衡发展和新课程的实施发挥了重要作用。

    博客使教研员、教师、教育专家随时交换第一手信息资源,实现智慧共享,使教育教学向“非私有化”发展。淄博市沂源实验小学教师岳慧说:“教育博客是我们用得最多的平台,每学期开始教师们会根据分工把一学期的教案、课件提交到网上,教研员、校长和学科教师在约定的时段一起上网讨论,备课过程中思路的变化都留在网上,经过三次讨论后定稿,再提交到网络资源库供大家分享。”

    “教研博客使教师从一人一机的复制粘贴,发展到利用网络分享智慧。”区县教育博客的应用推广,使淄博市周村区凤鸣小学教师杨会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备课方式的变化。

    博主“菜园主人”---淄博市高新区石桥实验小学校长陈忠心,形象地把这种应用称为“教育界一起进行教学研究的大圆桌,是教师们无形中织就的一张具有丰富内涵、极富实用价值的资源网”。

来源: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