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物理所创新三期工作巡礼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8-03-27 01:28围观634次我要分享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创新三期工作巡礼(上)
谋划未来谱新篇

    近日,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与其合作者利用我国研制的国际第一台真空紫外激光角分辨光电子能谱仪,在高温超导体研究中取得了初步成果,观察到了一种新的电子耦合模式。相关结果发表在3月14日的《物理评论快报》(PRL)第100卷10期上,该论文同时被选为当期的“编辑提示”文章。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本土发现超导电子能谱的新现象,它的重要性有待时间检验,但这是一个突破。”中国科学院院士于渌给予了如是评价。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忠贤强调:“这个新仪器的研制和这个新发现,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充分证明了自主研发尖端科学仪器的重要性和可能性。而且,这对于基础研究中新现象的发现以及提高我国科研工作的自主创新能力具有重要意义。”今年,恰逢物理所成立80周年,这一科学成果的诞生无疑是最好的贺礼之一。

    80年来,物理所一代又一代科学家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孜孜以求,物理所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都为中国乃至世界物理学的发展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先生曾作过如下评述:“20世纪初年,近代科学开始进入中国。一个世纪以来各领域在中国都已萌芽、成长,达到‘本土化’的阶段了。其中物理学的发展与中科院物理所有密切的关系……”

    依托深厚积累 点开花 面结果

    当前,物理所已经走过了创新三期的前两年。面对创新三期确定的目标,物理所充满信心。这种信心,来自于物理所广大科研人员的勤奋工作,也来自于物理所长期深厚的积累。纵观过去的两年,物理所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2006年,物理所李方华、范海福、万正华、胡建军、汤栋等完成的“微小晶体结构测定的电子晶体学研究”荣获200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2006年,以物理所研究员施均仁为第一作者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快报》的文章获得第一届“中国百篇最具影响优秀国际学术论文”奖。

    ——2006年,物理所韩秀峰研究组完成的“新型磁随机存取存储器(MRAM)原理型器件”通过了中科院的鉴定,堪称高技术应用研究方面的代表。

    ——2007年,物理所张杰、盛政明、李玉同、魏志义、董全力等完成的“超强激光与等离子体相互作用中超热电子的产生和传输”项目荣获200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2007年,张杰、盛政明、魏志义等完成的“强场物理若干前沿问题研究”荣获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集体)。

    ——2007年,物理所汪卫华研究组在国际上首次研制出一种全新材料——“金属塑料”,引起国际同行的极大关注。

    ——2007年,物理所陈小龙研究组碳化硅晶体生长已实现产业化。

    ……

    正是源于长期深厚的积累,物理所在科研工作中表现出很强的整体实力。就全所科研成果的产出而言,“东方不亮西方亮”。在全所科研人员“你追我赶”的拼劲下,物理所已经呈现出“点上开花,面上结果”的可喜局面。

    植根基础研究 优化资源配置

    物理所是以物理学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为主的多学科、综合性研究机构。对于基础科学研究,给予强有力的稳定支持是促进其持续发展的主要前提。历史上,科学研究曾是贵族的职业。现如今,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对于本土的基础研究机构都给予了持续稳定的支持。由于国情的不同,目前我国还难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国外的做法给予了物理所诸多启示。

    进入创新三期之后,物理所结合自身的发展定位,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一是通过试行保底工资等措施,大大缓解了科研人员的压力,起到了稳定人心、激发创新热情、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的作用。二是对于经费不足但具有重要创新思想的研究项目,在人员和经费等方面及时给予重点支持。物理所近年来若干重要科研成果的产出,充分证明了这些措施的有效性。

    面向国家需求 调整科研体制

    目前,科研工作中普遍实行的课题组长负责制是上世纪80年代物理所在科技体制改革中闯出的一条新路。几十年的发展证明,这种“包产到户”的科研体制曾极大地调动了科研工作人员的积极性,有效地促进了科研成果的产出。

    进入知识创新三期以来,通过对研究所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战略性思考,物理所确定了“基础研究要做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工作,应用研究要为国民经济和国家需求作实实在在的贡献”的发展目标。发展目标的调整必然带来科研体制的变化。为了满足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的应用性研究乃至工程性研究的需要,物理所开始探索建立研究中心制,推进应用研究从课题组长负责制向科研团簇制转变,从而集成多个研究组的优势,围绕共性方向形成大的研究攻关团队,更好地推动服务国家战略需求的研究工作。目前,物理所的清洁能源中心和材料计算中心已经组建,特殊材料研究中心、新型光电信息中心、空间材料中心以及配合国家大科学工程的工程研究中心正在筹建。物理所又一次适时而变,走在了改革的前列。

    完善评价机制 促进原始创新

    近年来,物理所在科研上突飞猛进的成绩引起国际同行的广泛关注,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已经把物理所列为自己的参照对象。

    如此令人惊喜的成就并没有冲昏物理所人的头脑,反而引起他们更加理智、深远的思考:要想为国家做战略知识储备,作出实实在在的贡献,仅凭发表论文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作出原创性和处于领先地位的成果。确定目标、达成共识之后,物理所在创新二期科技评价的基础上,进一步建立和完善与不同岗位、不同类型工作相适应的研究所内部科技评价体系。对于基础研究工作,主要考察工作的创新性、系统性以及可持续性,考察团队在相关领域的国际竞争力,并充分采纳国际同行的评价意见;对于应用基础研究工作,主要考察工作的战略性、原创性、技术领先性乃至技术成熟度等因素;对于技术支撑体系的工作,主要参考服务质量、技术创新和科学仪器研制与改造的能力。与此同时,为了保证评价标准的“含金量”,物理所探索建立的发展态势监测体系,将定期监测全所整体发展态势和创新能力变化,实时分析国内外主要竞争合作伙伴发展态势变化情况,为调整科技布局和政策实施提供依据。

    通过评价机制的调整,物理所的科技评价目标已经实现了从简单追求论文发表数量,到追求有重要国际影响工作、为国家作实实在在贡献的飞跃。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创新三期工作巡礼(中)
创新文化绽新枝

    全面推进研究所的创新文化建设,是物理所创新三期工作的重要内容。文化是一种丰富而又复杂的多面体,文化建设也是一项长期的、渐进的系统工程。创新三期以来,物理所大力弘扬和发展研究所的优秀传统,以“建设和谐研究所”为创新文化建设的抓手,共同营造研究所和谐氛围,为研究所的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

    物理所的优秀文化到底是什么?“文革”时期,物理所的图书馆依然正常开放;“非典”期间,物理所的科研人员依然到实验室开展工作;休息日、节假日乃至每天深夜,物理所里仍不乏忙碌的身影。历史上,物理所拥有过吴有训、严济慈、钱三强等一批科学大家,也产生了中国人建造的第一座地磁台、第一根硅单晶、第一台氦液化器等众多“国内第一”的成果。改革开放30年来,物理所沐浴着科学的春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超导研究获得重大突破、成功制备超长定向碳纳米管列阵、研制成功国际首台超高分辨率角分辨光电子能谱仪……“穷理、有容、唯才、同德”,是物理所所长王玉鹏对物理所文化的概括和发展。

    穷理——求索创新结硕果

    严谨、求实、锲而不舍是科学家的共同点,这些“职业特征”在物理所人身上有明显的体现。据老一辈科学家梁敬魁院士回忆,他的导师、老所长陆学善先生不但自己做学问一丝不苟,而且对学生的要求也很苛刻。如果学生记录实验结果的数字写得不够清楚,就会被罚抄对数表。“严师出高徒”,正是传承了陆先生严谨治学的精神,梁敬魁院士和他的学生解思深院士都成为其专业领域内的知名专家。这种“穷理”治学的精神在一代代物理所人身上熠熠闪光。极端条件物理实验室研究员汪卫华主要从事“非晶合金”的研究。尽管这个研究方向与物理所的主要研究领域相比处于“边缘地带”,而且最初的研究前景并不明朗,但他凭借执著的追求和坚定的信念,用耐心把“冷板凳坐热”。

    终于在2005年,10年的心血结出硕果,一种集塑料和金属特点于一身的新型材料——“金属塑料”研制成功。在随后的3年里,汪卫华带领的研究组一直是国际大块非晶领域的领跑者之一。

    物理所是一个以基础研究为主的研究所,而基础研究往往无法预知结果。物理所的许多重大成果都是历经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科学研究,在一批乃至几代科学家的默默耕耘下得以完成的。物理所曾经有一位老科学家说过,搞科研的人要整天处于忧虑之中才能有所作为。也许,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忧虑激发了物理所人在追求真理之路上的一个又一个思考,引领他们打开了一道又一道真理之门。

    有容——海纳百川成大器

    物理所的研究人员都有一个普遍而深刻的感受:宽容。用“宽容”表达物理所的文化,也是诸多物理所人的共识。为了让人才在宽松的环境里健康成长,促进重大创新性成果产出,物理所在创新二期就开始探索深化科技评价体制改革。逐渐淡化量化考评,将研究组的年度考核与学术交流活动结合进行,既促进了不同学科之间的交叉与思想碰撞,又进一步完善了学术评价环境。目前,为了适应研究所发展的新形势,物理所以已有的科技评价为基础,再次调整了科研工作的考察目标,把创新性、领先性及国际竞争力作为重要指标,以促进面向国际科学前沿的重要基础研究成果和面向国家战略需求的重大应用研究成果的持续产出。

    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中科院实施“百人计划”以来,从国外回所工作的青年人才逐年增多。能否在一两年内拿出成果、站稳脚跟,是许多人焦虑的问题。而物理所这种宽松的考评机制打消了他们的顾虑,使他们能够在包容的环境中开展系统的、持续性的工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无论是潜心钻研10年才开花结果的汪卫华,还是回国头5年不声不响,而今却在纳米体系的构造、结构表征与物性研究中做出有国际影响力工作的高鸿钧研究员,以及物理所众多的青年科研骨干们,他们的成功真实生动地体现了物理所这片沃土广阔的胸怀。也正是这份宽容、博爱为物理所带来了更加优秀的人才和持久前进的动力。

    唯才——以人为本荟英才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为求贤才,物理所不断创新人才招聘方式和人力资源管理体制,吸引了海内外大批优秀人才的目光。而这些颇具科研水平和发展潜力的年轻人也的确感受到物理所重才、唯才的良好环境。“人才是种子,环境是土壤,国家以及社会各方面的投入和支持是养分。”这是王玉鹏的“三元论”。王玉鹏坚信,只有创造良好的环境,保证充足的养分,才能让种子破土发芽、开花结果。

    为了鼓励青年科研人员互相交流、彼此促进,物理所专门成立青年学术小组,每年春秋两季组织青年科学论坛。在论坛上,打破学科方向的界限,没有资历级别的限制,只要愿意,就可以向大家展示自己最漂亮的工作。尽管与物理所举办的许多国际会议相比,这不过是研究所内部年轻人的学术交流活动,但是每次开会,所里的主要领导都会出席。为了激发回国不久的青年科技人员的工作热情,物理所专门设立了“科技新人奖”,对那些在入所3年的时间内表现优异的青年学者给予表彰。物理所人喜欢将获奖者称作“New Star”,因为他们的确是推动物理所向前发展的新生力量。

    同德——戮力同心谋发展

    在物理所的实验室里,经常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学问精深的老先生循循善诱地指导年轻人开展工作;在物理所的管理部门中,长期贯彻这样一种理念:面向一线、服务科研。人心齐,泰山移。正是老中青三代人的相互帮扶,科研一线与管理部门的默契配合以及不胜枚举的理解、支持、协作,奏鸣出物理所一曲曲和谐奋进的优美乐章。

    在物理所的发展历程中,很多老科学家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学识经验传授给后来人,发挥了“传帮带”的关键作用,使许多青年人迅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领军人物,保证了研究所的和谐、持续发展。陈立泉院士在锂离子电池研究领域作出了许多开创性贡献,从1996年开始,他就主动让贤、力推新人。12年来,在陈立泉的培养和指导下,该研究组的主要工作均由年轻人承担,他们的成果已经得到国际同行认可并占有一席之地。陈立泉自豪地说:“事实证明,研究组已经顺利平稳地完成代际转移,现在的工作可以完全放心地交给年轻人。”

    物理所现有两院院士14人,他们构成了物理所的“智囊核心”。为了充分发挥这些资深专家们的作用,以更好地规划研究所的发展战略,2007年物理所成立了由全所院士和部分老领导组成的发展战略专家咨询委员会。在每次会议上,所领导都亲自听取这些资深专家就研究所发展进程中至关重要的问题提供的前瞻性战略规划和建议。

    同心谋发展,同德谱和谐。“作为一个有80年历史的老所,物理所之所以有今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历任领导和几代科学家传承下来的文化传统。进入知识创新工程以来,物理所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同时,全方位、多层次地开展创新文化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王玉鹏说:“最让物理所人自豪的也许不是一两个国际领先的科研成果,‘这是一个有集体凝聚力、有文化的地方’却是我们共同的骄傲!”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创新三期工作巡礼(下)
人才高地呈新貌

    2008年2月,美国波士顿大学物理系教授丁洪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所长王玉鹏在北京签订了工作合同。至此,一场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同海内外若干知名机构的人才争夺战尘埃落定。

    丁洪是国际公认的实验凝聚态物理研究领域青年领军人物之一,在高温超导体能谱、赝能隙研究、钠钴氧体系研究等方面做出了奠基性工作,在国际学术界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此重量级的人物最终选择物理所,引起国际物理学界不小的震动。但是熟悉物理所的人认为,这其中虽有偶然,却有更多的必然。

    惜才爱才 唯才是举

    尊重人才、爱惜人才、推崇人才是物理所长期传承的优良传统。“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人才是物理所发展的关键”,这些理念牢牢地印刻在物理所每一代领导集体的脑海中。

    物理所既强调一流人才的领军作用,也重视科研团队的集体智慧。在凸显科研岗位核心地位的同时也充分发挥技术支撑岗位的重要作用。物理所现有科研技术人员289人,为了让有用之材有用武之地,物理所积极营造良好的用人环境,做到“量才而用,人尽其才”,使该所的职工都能够在相应的岗位上施展才能并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从而充分地调动了全所职工的积极性,保证了研究所的快速发展。

    一代代物理所人在物理所的环境中成长,一代代物理所人在物理所这个大舞台上施展才华。“只要你有能力,就一定能在物理所得到更好的发展”,“是金子就会发光”,这是物理所人才理念的真实写照。

    审时度势 筹划未来

    自1928年建所至今,物理所已走过了80年的风雨历程。80年来,曾有60余位院士在物理所工作;如今,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入选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占科研人员数量的近1/3。可以说,物理所始终汇聚着一大批杰出的科研人才。但是,物理所没有自我欣赏,更没有自我陶醉,而是一直保持着“忧患意识”。着眼于研究所的长期发展,早在进入创新三期之前,物理所就紧紧围绕研究所发展的战略定位,审时度势、筹划未来。

    为了适应国际人才市场的激烈竞争形势,物理所适时转变思路,采取一系列创新性举措,迅速抢占了人才引进的高地。2004年3月,物理所开始尝试在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三月会议”)期间举办国际人才招聘会和物理学者招待会,将人才引进方式由“坐等上门”变为“主动出击”,为海外优秀留学人才回国工作提供“直通车”。

    迄今为止,已连续4次获得成功,先后有10多位青年物理学者通过招聘答辩回到物理所工作,物理所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不断扩大。现在,物理所的物理学者招待会已成为“三月会议”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2004年8月,物理所海内外联聘教授计划正式出台。该计划的目标直指引进若干位相当于海外终身教授标准的高水平人才,并且能够长期在所工作。该计划实施3年来,瑞典查尔莫斯大学物理系教授高世武和美国俄克拉何马大学物理系教授谢心澄先后来到物理所。他们每年在所工作时间都保持在6个月以上,并且在各自研究领域开展科研工作的同时,还积极承担所在实验室的公共服务工作,为实验室的建设和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与时俱进 观念创新

    2006年是创新三期的开局之年。物理所在认真调研、全面分析的基础上,制定了创新三期人才工作规划。针对中国科学院创新三期“引进国外杰出人才计划”(简称“百人计划”)名额减少的情况,2006年5月,物理所适时设立并启动了“青年优秀人才引进计划”(简称“小百人计划”),由研究所确定引进人才的标准并给予支持。这是在院“百人计划”的基础上,物理所根据自身的发展和需要,在人才引进方面的有效补充。

    面对新的发展形势,物理所又大胆提出了“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思想。2006年11月,物理所施行的“海外教授学术休假项目”令人耳目一新。该项目的主要内容是:物理所每年为海外教授提供一定总量的学术休假时间,每位来访的海外教授在所连续学术休假时间不少于4个月。申请人选必须是在海外有固定职位、在国际学术界比较活跃且具有相当知名度的专家。海外教授利用学术休假在物理所工作期间的科研成果归物理研究所以唯一单位或第一单位所有。该项目一出台,引起了许多海外科学家的兴趣,极大地拓展了物理所对外交流的空间,同时也为中外科学家深层次的合作提供了平台。

    发展至上 人才为本

    2007年,物理所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以来,在抓发展的同时,继续抓人才。“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发展的第一要务”,这是新领导班子的认识。物理所在筹划人才工作时,坚持以“大人才观”为指导,继续秉持“利用机会发现人才,创造条件吸引人才,大胆合理使用人才”的原则,做到“研、技、管并重,高、中、初结合,老、中、青互补”,关注人才的职业生涯设计,尊重人才的自主选择。

    作为中国科学院创新三期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单位之一,物理所在人力资源管理机制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已经着手试行“海外博士后”和“冠名高级学者”引进计划。

    高效务实的人才工作机制,为物理所做好人才工作提供了重要保障。在工作机构上,人才招聘委员会、高级人才招聘委员会及高级人才招聘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分别负责不同层次人才的选拔招聘工作;在招聘形式上,专家评议、现场答辩和同行面谈构成了全方位、多层次的立体考察体系;在服务保障上,“直通车”、“一站式”等高效率的服务让新入所的人才切身体会到“家”的感受。

    “没有优厚的个人待遇,但有良好的科研环境;没有一流的装备条件,却有广阔的施展舞台。”“只要有创新的思想,就会有原创的成果。”这是诸多物理所人的感受,也是物理所留住众多“金凤凰”的原因所在。
 
来源:科学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