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周其凤任北大校长 誓言建世界一流大学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8-11-24 10:11围观462次我要分享

    今天,北京大学举行仪式,61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化学家周其凤就任北大校长。他是浏阳龙伏镇尚埠村人。回忆自己的人生履历,他不无感慨地说:一提到浏阳,“走起路来头都抬得比别人高一些”

    新任北大校长是浏阳人

    61岁生日接到新的任命

    初冬的北京阳光暖暖地泻在大地上,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红叶灿烂。就在今天,北大师生员工将告别退休的老校长许智宏,迎来新校长周其凤。

    11月5日,吉林大学校长周其凤就接到了中央有关部门通知他出任北京大学校长的任命。

    而且,这一天,恰好是周其凤61岁生日。面对组织的关心和鼓励,周其凤十分激动。“真是机缘巧合,十分高兴,十分感恩。”周其凤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

    那一天,吉林的朋友们在长春的华天大酒店举办了一个小型聚会为周其凤送行,并祝贺他的生日,他喝了一点酒。的确,人生能有几个60年?61岁,在周其凤脚下,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也许前面的路依然艰辛,但我会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我会把感恩铭记心中,把祝福留在心底,把理想付诸行动!”这是周其凤的生日感言,更是他对新征程的宣誓,仿佛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写下过多的痕迹。

    “我由衷地感谢中央对我的信任,同时也恳切地希望得到北大全体同志们的接纳、认可和欢迎。作为新一任北大校长,我深感责任重大。我要做一任合格的北大校长,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伟大事业作出应有的积极贡献!”掷地有声,一诺千金!北京大学建国以来的第十任校长周其凤,61岁的浏阳伢子周其凤,依然十分年轻!

    周其凤是在2004年7月出任吉林大学校长的。此前,他曾经担任过北大高分子科学研究所所长、北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北大副教务长等职。2001年6月至2004年7月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研究生工作办公室主任、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司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副秘书长,兼任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主任。

    “山沟沟里飞出去的金凤凰”

    1947年农历10月,周其凤出生在浏阳龙伏镇的尚埠村。“当时的尚埠村,是隐在大山里的穷沟沟。父亲去世得早,母亲把我们兄弟四个拉扯大,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回忆年轻时在家乡走过的路程,周其凤至今仍唏嘘不已。

    “其凤,人如其名,他是一只凤凰,一只从我们这个山沟沟里飞出去的金凤凰。”现在,当有人在龙伏镇说到周其凤时,当地热情好客的乡亲们一定会滔滔不绝地这样来说关于周其凤的故事。在他们的心目中,周其凤代表着这里不向困难低头、不懈进取的民风与精神。同时,周其凤是他们中间的好兄弟,寄托着他们的光荣与梦想。

    “小时候,家里穷得常吃不饱饭,有上顿没下顿的,上学的学费更是常常付不出。”而5岁的周其凤偏偏倔强地要提早读书,由于年龄不够,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虚报自己7岁,这种执著使他比别人家的小孩早一年多踏入学堂。

    苦难的生活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或许是一种天赐的历练。周其凤读初中时离家有60里山路,高中则是80里。而这样的艰难求学路,由于家境拮据也常面临辍学的窘境。小学时,好心的学校老师常常宽容他拖欠学费。有一次实在不好再拖,周其凤拿走家里仅有的一只铜壶去学校,想以此抵当学费。母亲追出来,周其凤因恐慌把铜壶丢进水塘里。后来母亲捞起铜壶,借钱给他补交学费。还有一次,他放学回家,母亲病得很重,弟弟哭泣并埋怨他,说母亲是为他交学费急成重病。周其凤听后一边哭一边跑出家门,躲进村后山林。母亲请全村人举着火把敲锣敲鼓才找到他。从此以后,家人不敢再提退学的事了。当时,他也可以退出高中回到乡里做乡村教师。那时候,他也曾经盼望着有机会成为村里的汽车司机。

    1965年,周其凤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化学系。那一年,从老家到长沙去坐火车,他打着赤脚走了两天两夜。“那时候的路真难走。”也许是对脚下的“路”早就有深刻的认识,以后的日子里,人生的路再难,他也走得扎实稳健。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历史上的惟一

  在北大,他得到最高助学金,19元,相当于当时一个城里人的月工资。

  “文革”中的大学生活,当大部分学生都热衷于闹革命时,周其凤却借了一本英文版的《普通化学》,没事就拿出来读。那个年代,明目张胆地读原版书,除非吃了豹子胆。周其凤偷偷躲到蚊帐里、被子里读。自己能读懂的地方自己看,读不懂的,他就整段整段地背下来,然后利用劳动工余时间请教外籍教师,就这样,他不仅重新梳理巩固了基础化学知识,也增强了英文。

  1978年,周其凤在恢复高考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取国内著名高分子化学家冯新德的硕士生,几个月后,他又考取国内首批赴美国麻省理工大学高分子科学与工程系留学生,那一批,全国只去8个!周其凤1983年2月获博士学位,只用了两年零7个月,以如此短的时间获得博士学位,这是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历史上的惟一一个。

  1983年5月,他回到母校北大执教。从美国回到国内,周其凤长期在高分子领域高端思考和探索。在80至90年代的高分子合成和液晶高分子领域,全世界科学家基本上只用两种思路研究和合成。一种是以美国人为代表的,利用缩合聚合方法合成刚性分子,合成后的材料在物理上具有很好的强度和力学特性。这是由特定化学结构给出材料物理性能的方法。还有一种是以德国人为代表的,用加成聚合方法,这种方法合成出来的化学材料具有很好的柔性,可用于制造光电方面的功能性材料。在充分了解、认知和掌握国际上关于高分子领域科研和合成方法的基础上,周其凤提出了第三种研究和合成的方法,这一种合成方法合成的液晶高分子独成系统,既区别于德国人的又不同于美国人的,属于第三类液晶高分子。

  周其凤这一理论同时促进了国际上高分子学科理论和试验技术上的提升和发展。当前,围绕和跟踪这一理论进行的科研和实验,始终以中国人做得最好,并在科研中不断有新发展。最近该理论在应用领域可能有较大突破,这一方法合成的高分子材料是当前信息领域最有特性的材料,美国专家跟周其凤开玩笑说:“你要发财了!”

  当然直到今天,周其凤也没发财。他执著地坚守于教学与科研领域,倾其全部心血,付出了常人不能想象的努力。1999年,52岁的周其凤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做人、做学问、做官,周院士都是一流的,尤其是做人,堪称极品。”熟悉他的人,都对他朗朗的笑声和温暖的大手印象深刻。“跟他在一起,你不敢撒谎,不敢偷懒,他的真诚与勤奋让你做不了这两件事。”在医学界享有盛誉的博士生导师王冠军如是评价周其凤。

  “堵枪眼”的吉林大学掌门人

  2004年7月,周其凤受命于危难之中,担任吉林大学掌门人。对于担当这个副部级的职务,周其凤起初反而并不乐意。一是他热衷于教书做学问,跟学生在一起,不想当官;二是当时他还有别的更好的工作选择。当时的教育部长找他谈话,说:“我不是让你去当官,我是让你去堵枪眼!”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今天的周其凤依然有些激动!“我是湖南浏阳人,那个地方出过谭嗣同,出过胡耀邦,当组织上对你说让你去堵枪眼的时候,作为湖南人,你还能犹豫吗?我说那我去,我没提任何条件,我来了!”湖湘文化中的霸蛮、执著、虽九死而犹未悔、九头牛拉不回的“一根筋”,在周其凤性格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周其凤当时面对的现实是:由六所高校合并而成的新吉林大学,学校的平稳过渡和实质性融合过程曲折,亟需一次“化学反应”让彼此凝聚团结起来;六校合并后师生员工近10万人,但负债达30亿元,教学科研发展举步维艰。周其凤上任的第二天,就收到附近一家法院的通知,要求学校交纳教师的失业保险金和滞纳金7000万元,这正是学校当时在银行里能用的钱数。

  “我没有任何个人的追求,我不要求什么,我只希望将来别人评价我时说,周其凤珍惜了组织上给予他的工作机会,做了对得起良心的事情。做事情就会得罪人,这个我懂。但如果抛弃个人的私心杂念,从国家和大家的根本利益来考虑,也就无所谓了。我只做事,绝对没有整过人,自信没有因私得罪过人。”周其凤在回顾自己四年多东北工作的历程时,这样说。

  与此相映照的是,如今的吉林大学变挑战为机遇,各项事业稳步推进,学校发展的规划已经明晰,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初露端倪,学校综合实力稳步上升,全国规模最大、学科最全的大学迎来了发展的春天。不久前,教育部在对吉林大学和他本人进行为期两周的详细考核,广泛听取了师生的意见后,从六个方面对他的工作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这让周其凤长舒了一口气。他的堵枪眼之旅,取得了圆满成功。

    花鼓戏《刘海砍樵》唱得有板有眼

  与周其凤接触,常常会被他对家乡的挚热深情所打动,那是骨子深处的一种自然流露,那是融入毛细血管的一份浑厚表达。 他常说,很庆幸自己是个浏阳人,“一提到这,走起路来头都抬得比别人高一些。”

  周其凤对自己的家乡同行有很高评价:“长沙是一个国际性城市,同时高教事业发展很快,是个名不虚传的大学城。”去年春节,他参加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召开的湘籍高校校长座谈会。他就如何进一步推进长沙大学城建设、进一步加强高校科技产业成果转化,以及家乡实施新型工业化战略、抓紧建设教育强省等发言,他的建议得到张春贤书记、周强省长的高度评价。

  周其凤喜欢与老乡来往,对老乡的事情非常热心。在他的概念里,老乡往往与“故乡”有着相同的内涵,因而有着特殊的感情。

  周其凤爱家乡,爱得很深沉,大事小情只要与他扯得上关系的,他都舍得出力。村里的水泥路通了,周其凤为此没少费力;镇里五保户和老人的生活,他很是关心。就在今年9月,他领着从北京献爱心的软件企业来到浏阳,使不少中小学课堂都用上电脑。那一天中午,为了款待北京来的企业家,周其凤和他的弟弟亲自将家里养的一只山羊杀了,还到塘里打了一网鱼,摆了三桌丰盛的酒席招待客人。

  “浏阳的烟花应整合资源,创立驰名商标。”周其凤多次提议。现在,在他的推动下,浏阳烟花创立驰名商标的工作正在积极运作中。

  周其凤非常关注家乡的文化产业发展。他的湖南花鼓戏唱得十分好,经典剧目是《刘海砍樵》,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令人忍俊不禁。他说,湖南花鼓戏应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他呼吁社会各界都来关心包括花鼓戏在内的文化产业的未来,使这个本土的文化能够源远流长。其实,周其凤最为关注的是家乡的旅游业。就在今年国庆期间,在与长沙市领导袁观清、陈泽珲见面时,他还非常急切提出希望抓紧宣传开发浏阳石柱峰风景区。

                                                作者:贺永强

主编说话:

  记得北大那一边

  许参杨

    上周到广西柳州参加全国报纸副刊年会,会议安排赴侗寨采风。途中,正当我兴致勃勃穿行于青山绿水,接到钟叔河老先生的电话,说给我的邮箱传了稿子。素来钟爱老先生的文字,言简意丰。回长后忙不迭地打开来读,是钟老的《自序两篇》,心说,这期星期天专刊读书版有好头条了!

  钟老文中提到自己的旧作《记得青山那一边》,我一见这题目就喜欢,有种间隔的迷离之美,印象中该篇也是我们副刊发过的。此次《星期天》一版的主稿是专访浏阳籍人士、今天就任北大校长的周其凤;如今什么人什么事只要沾上“北大”二字便分量陡增,何况我们老乡周先生出任的是北大校长。读着贺永强兄久违了的鲜活字句,我想象他与周先生谈笑风生的样子,眼前跳出一句:记得北大那一边。

  我应该算是北大人,虽然没能在燕园读本科读研,只是十多年前念过一年进修班。但我至今还记得初跨入北大校门时,北大学兄对我说:“在北大,你不用上什么课,光听这些讲座就够了。”课终究要上的,曹文轩先生给我们讲《思维论》,陈平原先生给我们讲《现代小说史》,钱理群先生给我们讲鲁迅徐志摩。最记得已故的佘树森老先生,佘老是当代散文研究的大家,每次上课轻言慢语,神情和蔼,下课了,总是亲自将黑板擦得干干净净,方才离开教室。

  还记得骑着叮叮当当的自行车冲过三角地去听讲座,还记得铺满银杏落叶的金黄小径不忍踏上一只脚,还记得顶着漫天雪花到温暖的女生宿舍借那本心仪的小说……

  《自序两篇》中写道:《记得青山那一边》“典出德国斯托姆作小说《茵梦湖》,巴金译文有云:我们的青春就留在青山的那一边,现在它到哪儿去了呢?真的呀,有谁知道,谁又能说,我们的青春它到哪儿去了呢?”

  呵,什么时候我能回北大校园走走呢? 

来源:红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