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怎样使更多的学生愿上职校?——访上海市教科院职成教育研究所所长马树超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2-03 06:33围观241次我要分享

话题背景
         党中央、国务院始终高度重视职业教育工作,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先后召开了3次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把发展职业教育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整个教育工作的战略重点,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伴随着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的明显改善,职业教育的规模不断扩大,实现了中等职业教育与普通高中教育规模大体相当,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占到普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每年培训城乡劳动者达1.5亿人次,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并举、形式多样、灵活开放的有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体系基本形成。
      站在新的起点上,我国职业教育事业发展正迎来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期,无论是加快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建设人力资源强国,还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迫切要求职业教育快速发展。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已经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教育工作的战略重点和教育事业改革发展的战略突破口。
      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研究制订工作中,职业教育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11个战略专题之一。本期特刊围绕“如何让更多学生愿上职业院校”这一主题,邀请部分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关心职业教育发展的人士,共同为职业教育的发展献计献策、谋划未来,努力促使职业教育真正成为面向人人、面向社会的教育,促进职业教育与其他各类教育、与经济社会协调科学发展。
主旨发言 
      ■职业教育为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但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相比,在规模数量和质量上还有差距。
      ■解决学生报考职业院校的吸引力问题,实际上是解决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制度保障。
      ■要增强职业院校对学生报考的吸引力,需要努力改善社会环境,要调整职业教育的学费标准,同时要花大力气提升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
      怎样使更多的学生愿上职校?
      ——访上海市教科院职成教育研究所所长马树超
      最近几年,我国职业教育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认可程度还不高,仍然把让孩子读职校作为无奈的选择。怎样能使更多的学生愿意上职业院校?就此问题记者走访了《规划纲要》研究制订专家、上海市教科院职成教育研究所所长马树超。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我国职教发展的情况。
      马树超:近几年,我国职业教育的确取得了重大发展,突出表现为招生规模迅速扩大。同时,坚持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为导向的办学方针,面向生产服务第一线,深入推进教育教学改革,毕业生越来越受到各行各业的欢迎。近3年来,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率均达到95%以上,高等职业教育毕业生首次就业率年均增长5个百分点,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记者: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相比,职教还有什么差距?
      马树超:职业教育发展规模和质量还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首先是规模数量上还有差距。最近几年我国农民工数量大幅度增加,他们大多在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一线,但他们缺少职业培训,文化素质不高,技能水平低,反映了职业教育不能适应经济发展对高素质劳动者数量的巨大需求。其次是培养质量上存在差距,我国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需要一大批高素质的技能型人才,但是目前的职业学校教育很难满足高水平的要求,行业企业参与度不高,职业院校的办学条件和培养模式制约着教学质量的提高。再其次,职业院校缺乏对学生的吸引力,职业教育发展更多的是依靠行政手段与高中阶段普职比例调控,这种发展规模的基础是不牢固、不稳定的。
      记者:影响学生报考职业院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马树超:原因主要有以下方面。
      第一个原因是社会尤其是学生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问题。一方面,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仍然存在甚至还很严重,教育系统内部和家长的偏见更加可怕。例如初中阶段老师和家长对孩子说:“你再不好好读书就让你去读职业学校”之类的话,严重影响职业教育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职业教育培养生产与服务一线的劳动者,就业环境可能比较差,劳动强度可能比较大,加上社会地位低、收入待遇差,学生就不愿意选择。
      第二个原因是学校收费政策设计上的问题。读中职学校的收费高于普通高中,读高职院校的收费高于普通本科大学,这种政策设计不是向着有利于学生报考职业院校的方向引导,而是朝着有利于“唯有读书高”的方向,这就使职业教育对毕业生报考的吸引力进一步下降。最近两年,政府在收费政策上开始向职业教育倾斜,中职学校学生普遍可以享受奖助学金,这是一个重大举措。但是,这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政策成效具有滞后性。
      而第三个原因就是职业院校的办学条件还没有跟上发展的要求。最近几年中职教育扩招,生均办学资源水平明显下降,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到办学条件不好的学校就读。
      第四个原因是职教人才的培养质量还不令人十分满意。
      记者:针对上述问题,应采取哪些措施?
      马树超:首先要努力改善社会环境,教育系统要重点提高初中教师对职业教育重要性的认识。同时,要改变单纯以学历标准设定就业门槛的做法,拓宽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发展空间,提高生产服务一线劳动者的收入待遇。有人说,现在市场经济了,企业确定职业岗位的收入待遇,政府部门有什么办法呀?我以为不是没有办法,而是办法没有到位。澳大利亚的技能型职业例如水暖工工资待遇高于普通白领甚至小公司经理的水平,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很严格的就业准入。这里面不仅有技能培训问题,还有完善技术工人职称系列问题,以及就业准入机制上的问题。又有人说,你要强调就业准入,那么多的农民工就业怎么办?关键要寻找平衡点,否则,我们的技术就永远粗糙,我们的服务就永远落后。这次经济危机,很多人失业下岗,可能是加强职业培训和就业准入的好时机,关键是要下决心。
      其次,要调整职业教育的学费标准,使教育发展的收费系统适应教育大众化阶段的需要。美国社区学院的学费远低于普通本科大学的学费,就是鼓励更多的人愿意选择社区学院。这一点,涉及到教育系统内部的政策导向和经费安排。温家宝总理最近在国家科技教育领导小组会议上讲话指出,“在整个教育结构和教育布局当中,必须把职业教育摆到更加突出、更加重要的位置”。只有这么做,才能增加职业教育对学生的吸引力。
      再其次,要积极改善职业院校的办学条件,让学生及其家长增加对中职教育的兴趣,提高职业教育对学生的吸引力。
      最后,要花大力气提升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让职业院校毕业生能够高水平的就业。这是吸引学生选择报考职业院校的根本保证。为了提高学生就业水平,职业学校就必须将专业设置与当地优势产业紧密结合,提高教师水平,改革教学方法,加强实训基地建设,让学生学习紧贴职业岗位的要求。
      解决学生报考职业院校的吸引力问题,实际上是机制问题,是解决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制度保障。这个问题不解决,学生及家长都希望升入重点高中,升入重点大学,必将强化技能型、应用型人才缺失的矛盾,影响中国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进程。
 
来源: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