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造国产Google Earth 10年打磨现锋芒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2-13 07:44围观165次我要分享

   国家测绘局春节前夕作出战略决策:启动“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工程,打造中国的“Google Earth”(谷歌地球)。

    李德仁院士说,去年11月底,国家测绘科技委员会在上海召开会议,提出了启动该工程的建议。

    随后,他参与的专家组确认了基本方案:定位于地理信息共享服务,将政务网与公众网分开建设。

    自起炉灶:“Google Earth”上看不见我的乡村

    如果你是“Google Earth迷”,你一定会发现,当鸟瞰华盛顿、纽约等北美地区时,你“飘悬”的眼睛可以下俯到街头的轿车上。但“飘”到国内大城市上空,你看到的街头公交车要模糊许多;再接着“飘”至武汉的外环线外,你的眼睛不得不“上浮”,不然你看到的只是块块色斑。

    “这并不足为奇,‘Google Earth’上的实景影像清晰度在北美和欧洲是最高的,其他地区的大城市只能达到240米左右,小镇山村清晰度更模糊,只有8000米。”“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副教授陈静说。

    为什么会这样?陈静说,可能是Google出于商业市场定位的考虑。他说,“Google Earth”上的影像图都是从“捷鸟”等公司获得的,数据有限,同时也有成本问题。

    “对于国内的地理信息数据,我们自己有很大的优势。国家测绘系统有通过各种测绘手段获取的地理信息,有的是地面GPS人工绘图,有的是航空拍摄测绘。而且,其他部门都有自己获取数据的渠道,这些数据的清晰度会更高、更全面。以后,我们想要查看哪个乡、哪个村,只要不是保密的,都能实现。”陈静说,这是建设中国“Google Earth”的最大优势。

    安全起见:地理信息分“两网”共享

    “国家许多部门都拥有地理数据,精准度和清晰度很高。”陈静说,之所以没有开展民用,主要是国家一直对这些数据严格管制。“测绘、国土等部门都有自己拍摄到的数据,但分辨率超过30米就管制,有的甚至是50米就不对外公布”。

    地理信息数据涉及国家安全,各国都有严格规定。美国政府规定,分辨率大于0.5米以上的卫星影像都要经过审批。“所以现在Google Earth一般只使用0.6米的图像”。

    “Google Earth”给了他们很大启发,只要不涉及国家保密信息,地理信息数据是可以安全公开、满足民用的。陈静说:“以前是有数据不能用,拿出去就算是泄密。但现在的市场需求很大,公众和政府需要有自己国家的‘Google Earth’。国家测绘局现在要开展这项工程,实际上就是在推动这块的民用。”

    资料显示,地理信息服务的市场潜力巨大,目前“Google Earth”能吸引10亿美元广告,印度等国已着手建立自己的平台。

    基于这种考虑,李德仁等专家提出,将这个平台建成信息共享系统,同时分别建设它的政务网和公众网,两个网络从物理上隔离,提供不同清晰度、精准度的信息服务,两者相得益彰。

     10年打磨:国产“地球仪”已现锋芒

    “Google Earth”能玩得转,是依靠卫星影像图下面的“虚拟地球仪”,它能处理各种影像数据,实现搜索功能。“我们要建自己的‘Google Earth’,也需要有这种‘虚拟地球仪’”。

    李德仁说,为了做这个“虚拟地球仪”,他和龚建雅等教授花了近10年时间,最终完成了一种叫作Geo Globle的软件,为我国打造自己的“Google Earth”提供了技术支撑。

    这项软件技术已经通过全国多位院士的集体评审。评审报告上说:“该成果总体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多源多时相海量空间数据分布式管理、异构地理信息互操作等方面有重要创新,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可以作为我国空间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的基础软件。”

    陈静告诉记者,虽然还没有确认该软件就是国家地理信息服务平台的基础系统,但它确保了实现这个项目完全国产化。“如果使用国外软件,还不谈能否实现我们的共享应用要求,在安全保障上就存在风险”。

    陈静说,这一软件能同时处理多种来源的数据,包括三维地形图、航拍影像图、三维模型,同时还有矢量数据,如地理边界、铁路、公路和航线等信息,这些是“Google Earth”所没有的。

    目前,Geo Globle软件已小试牛刀,分别在黑龙江地理信息系统、福建电力系统和国防领域试用,都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陈静说,有这个软件作支撑,对于行业和相关部门的数据服务将更加精准。比如规划部门需要搞清楚每家每户的宅基地、房屋界限,通过这一系统,可以达到对房屋的每个台阶都能准确定位,房屋边界的影像数据误差微乎其微。这个平台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通过技术集成,可以将不同部门的数据叠加到同一界面上,类比分析非常直观,而且工作效率会大大提高。可以避免各个部门在这方面的重复建设投入。

    大功告成:尚需多方协调规划

    李德仁说,目前这一方案已经向国务院提出申请。“当然,现在要建设我们的这个平台还要有几个方面的工作要做。”陈静说,“在数据获取的平台问题方面,虽然各个部门都有这些数据,但如何将这些数据集中放到一个平台上实现共享,需要协调规划;哪些数据需要扩充,哪些又需要进行区分加密处理,这也需要协调确认。”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