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中国教育投入应达GDP7% 未体现教育优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4-07 00:35围观178次我要分享

    吴启迪(全国人大代表、教育部副部长)

    经济观察报:关于未来12年中国教育发展的《规划纲要》在今年将要出台,你如何看待此次《规划纲要》出台的时机?

    吴启迪:上一次我们制定纲要是在1993年,距离现在已经十几年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前整个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家地位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就要求我们对未来的发展趋势有一个判断,要求教育要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我认为在现阶段出台一个新的《规划纲要》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十几年来我们积累了不少经验,也存在不少问题需要梳理。要考虑在今天的起点上怎么来描绘教育的蓝图;同时人民群众对教育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高,现在也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热点难点问题,这次《规划纲要》对这些问题也应该有相应的回应,从这些角度来看在现阶段制定《规划纲要》也是非常必要的。

    经济观察报:现在《规划纲要》正在征求意见的阶段,其中有几个问题始终是高居前位,例如如何进一步减轻学生课业负担。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具体,但同时也是涉及到我们教育改革的深层次问题,例如教育目标的设定?在教育发展的宏观方向上,你的观点是什么?

    吴启迪:此次《规划纲要》在制定上,首先要找准一个方向,要说清楚我们的教育到底是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一点在《规划纲要》中要突出。

    这些年来我们路有点走歪的地方就是,没有把教育的根本问题,即培养什么样的人,放到核心的地位上,而是比较多地考虑一些操作层面的东西。例如素质教育就变成了学钢琴,学美术等,这些本身都没错,但是大的方向需要讲清楚,并不是说这些全部加起来就等于我们的培养目标。

    现阶段如果具体的举措还没有完全想好,可以先将大的方向提出来,未来的工作方针就围绕这个大的方向去进行。

    经济观察报:我们未来的教育目标应该怎么定,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呢?

    吴启迪:未来我们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值得非常慎重思考的问题。比如有些国家提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合格的公民,这种提法从小学一直延续到大学。有人以为合格的公民是很低的要求,实际不然,其中包含的内容很多,在大学,教育学生如何增强责任感,为国家做出贡献,这也是合格的公民需要做到的。

    我认为我们的教育要培养各种类型的劳动者,不应该强调培养所谓精英。我们需要一种表达,体现出我们教育的核心是培养如何做人,所以我觉得培养劳动者和建设者的提法都很好,不要动不动就说要培养什么“家”或者精英。

    总之我认为确定教育目标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用什么样的表达最合适,这个提法实际上也反映出我们教育的核心,当然这也涉及到未来的制度设计。提法可以比较虚一点,不一定要实到操作层面,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应该如何描述教育在国家经济社会政治发展大框架中的地位?

    吴启迪:这次《规划纲要》的第一部分要突出教育的地位和重要性,也就是说教育优先的问题。

    教育优先至少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要明确教育在国家经济社会政治发展大框架中的地位。近年来,我们十分关注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并且认为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民生问题。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教育不仅仅局限于解决民生问题,教育还将推动经济发展,创新科技,引领文化,提高整个国民的素质,是提高国家综合实力的基础。面向未来的这个《规划纲要》中我认为要有相关的表达来阐述这个问题,一定要说清楚。

    二是教育优先应该强调投入优先。胡锦涛同志对优先发展教育提出了“三个优先”的要求:“以更大的决心、更多的财力支持教育,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要优先安排教育发展,财政资金要优先投入教育,公共资源要优先保障教育,投入公共资源要优先满足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需要。”

    意思很明确,财政资金要优先保证教育。然而我觉得,现在投入优先还远远没有做到。我们调研组也算过,根据中国目前人均GDP的水平,教育投入应该达到GDP7%左右,或者至少也要在5.5%。当然这么多投入不可能全部靠政府,但是如果财政性投入能达到4%-5%,另外的2%靠多元化的投入会比较合理。

    目前的实际情况如何呢?我们来看今年的财政预算。今年国家财政预算比2008年增长了24%,但是教育投入的增长是23.9%。虽然只有0.1%的差距,但是由于基数很大,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所以我认为从这个数字来说,在投入上的优先并没有体现。其实近年来教育系统一直强调的4%,也就是在争取教育投入能体现优先。4%不是高水平,是中等偏下水平,然而这也没有做到。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