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中国首善:教育救济是最根本的救济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7-02 09:50围观94次我要分享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特邀委员陈光标接受记者采访时,阐述了他的慈善人生和远景目标。在回答记者提问“如何看待贫困儿童即便得到救助依然无法读到大学毕业现象”时,他建言,“在高校推行更大的慈善行动,名牌大学的思想应再解放一点。富人的子女要读这些名牌大学,差一点分都可以收,但要高额收费。然后,把这些富人掏出来的钱,用来帮助穷人的孩子上大学,最终实现教育公平。”

    陈光标委员曾被称为“中国首善”,无论在政协会议上建议对富人征收高额遗产税的提案,还是汶川地震后对灾区的慷慨捐助,都体现了他很强的社会责任意识与关注弱者、同情穷人的朴实情感。但是,救济方式的不同往往决定着救济效果的好坏。有些救济方式,虽然初衷很好,但是结果未必就好,以上他的“大学高额招收低分富家子弟”的建议,大概就属于此种情况。 

    如他所说,“没有慈善就没有和谐社会。”如今,社会贫富差距已经较大,对于富人来说,关注穷人不仅是一种义举,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必须。如果一任分化的趋势发展下去,那么结局就不仅是穷人的生活难以为继,而且社会的安定也将面临挑战。改革开放以来,个体的发展机会多了,但由于多种原因,这种机会的分布极不均衡,在涌现了大量富人的同时,也制造了无数的穷人。虽然历史地看,后者的生活未必真的就是倒退,但是差距在不断地拉大也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从社会和谐的角度出发,在政府遏制两极分化的措施不够多、效果不够好的时候,富人主动救济穷人,恰类似于“交钱购买安全保险”,虽然不见得改变分化的趋势,但是可以缓和两个阶层之间的对立,作用不可小视。 

    但是,若从长远着眼,授之以鱼,莫若授之以渔,要让富人主动救济穷人,更要让穷人主动开展自救,而他们自救的前提是获得良好的教育。只有在教育方面给予穷人的子女足够的救济,这种分化的趋势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虽然不能立竿见影,但是关乎子孙后代。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学尤其是名牌大学就是优越生活的进身之阶,虽然目前大学生就业非常不景气,这种论断正遭受着严重地质疑,但是就发展的出路来讲,高等教育仍然是多数人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在国家对大学的教育投入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大学提供给学生的教育机会是有限的,大学高额招收低分富家子弟,无疑就挤占了非富家子弟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使得他们通向优越生活的道路变得狭窄了。

    社会学家布尔迪厄认为,教育具有阶级复制的功能。脱离特定的社会背景,单纯判断这句话的对错毫无意义。但在一般情况下,如果不能在教育这个环节对穷人进行救济,那么这句话就是完全正确的。富人可以使得他们的后代享有优质的教育,从而让他们的后代获得较强的谋生能力和赚钱本领。而穷人无法让他们的后代享受很好的教育,所以只能呆在原有的阶级里面。鉴于此,在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对弱势阶层的救济,不仅仅局限于救济金的发放,而且扩展到对他们后代教育的优待。比如在美国的一些州,州政府为了改变本州黑人的贫穷局面,对一些大学明确规定,它们必须在录取时给黑人留有一定的名额,保证黑人的后代即便分数较低,依然可以获得读大学的机会。 

    目前,我国遭遇了和美国类似的贫富分化困境,并且教育复制阶级的趋势逐渐显现。今年1月初,新华社播发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署名文章,文中的这样一段话———“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80%,甚至还要高,现在不同了,农村学生的比重下降了。这是我常想的一件事情”———激起了学界的热议。后来有专家表示,农村孩子在大学生源中的比例与上个世纪80年代相比几乎下降了近一半。另有一所大学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农村孩子进入重点高校人数逐年减少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这些现象值得警惕。

    农村孩子上不了大学或上不了好大学,一方面是由于贫穷交不起上大学的学费,另一方面由于贫穷享受不到优质的教育早早地被抛出日益“贵族化”的教育之外,即便给了他们考大学的机会,他们也考不上大学或者考不上好大学,这些在高中、甚至在初中、小学阶段就已经被劣质的教育所决定了。如何减缓贫富日益分化的趋势,美国的经验或许可以借鉴。大学尤其是名牌大学,不是应当对富家子弟低分录取,而是应当对穷家子弟低分录取。前一种做法,暗藏了加剧分化的隐患,后一种做法,某种程度上避免了教育对阶级的复制。当然,在我国,由于金融制度不健全,国家根本分不清谁是真正的穷人,谁是真正的富人,因此对穷人进行教育救济的做法也就无法实施。既然如此,那么继续保持大学教育的形式公平,而不要再让大学教育资源进一步市场化,看来也是让日益分化的社会不会变得更好也不会急剧变坏的唯一选择。

    对于陈光标委员所说的许多学生因为贫穷而无法读大学的问题,笔者并无高见,除了加大对大学教育的投入以外别无他法。还好,我们的教育投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过去,我们曾经为发展经济而极力地压缩教育经费,这种做法其实是短视的。少建一所学校,就要多建一所监狱,挪用教育经费发展经济,就如割狗尾巴喂狗,教育与社会安定、与经济发展紧密相关。

 

来源:济南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