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政府采购能否助推教育改革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7-09 09:22围观104次我要分享

    目前,我国的教育主体和教育管理已经形成了多元化趋势,政府采购方式在这种形式下应运而生
 

    ■ 核心提示

    把政府采购引入教育领域,其目的就在于促使学校提供者的多样化。政府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选取中标者,中标者由此获得政府提供的教育公共资金,并与政府签订合同,在享有办学自主权的前提下,为学校提供办学计划和财政预算、自主使用资金、自主招聘和解雇教师并为学生提供自由挑选学校的机会。而政府通过合同对学校进行监督、管理,并具有终止合同的权力。按照现代学校管理的理念,这并不意味着政府的作用减弱了,也不意味着把教育完全推向市场,相反,政府在鉴定竞标者资格、提供财政支持、评估学校运作以及进行监督等方面的作用,反而变得更加重要和有效。

    我国目前已在教育管理和学校管理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受体制因素制约,我国的教育水平目前距离适应时代要求还相去甚远。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6月底举行的教育体制改革问题研讨会上,部分城市在教育改革中实行的政府采购方式获得与会者的一致认同。

    社会办教育,政府来买单

    “当年在浦东新区我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呢?是被逼出来的。”上海教委副主任尹后庆,几年前在浦东新区担任社会发展局局长,“社发局管理全区400所学校的机构是一个教育处,而全上海7个上学的孩子,就有一个在浦东新区。”面对着优质资源短缺,城郊教育不均衡的局面,为了推动浦新区教育的快速发展,尹后庆想尽了办法。

    2005年4月,浦东新区社会发展局找到由政府培育的第三方专业教育机构——上海市成功教育管理咨询中心,协商将办学质量较差的郊区东沟中学,委托给咨询中心进行管理。尹后庆说:“当时的协议明确了几项内容,学校国有公办的性质和国家隶属关系不变;委托时间4年;由政府委托第三方具有专业资质的社会评估机构进行年度办学绩效评估;校长和书记由中心推荐,政府批准后聘用;政府的拨款和政府办学指导任务不变,学生的学习支出不能增加;每年的管理费用由政府支付。”协议签订后,从委派校长,输入教育理念、管理理念、管理模式、组织教学、培训师资队伍开始,咨询中心实行了全方位、全过程的自主管理学校过程,政府开始了购买教育服务。

    “政府放权,把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从政府职能中剥离出去,让社会上有资质的中介机构为政府提供更专业化、更有效能的学校管理,为浦东新区的教育带来了发展机遇,在提高了学校管理质量和教学质量的同时,使管理过程及教育信息也更加公开和透明。”尹后庆说,目前,上海市教委在全市做了20多个农村学校的教育委托项目,上海市的教育正在向着初步实现城郊教育一体化、杜绝收费择校现象、保障教师收入、骨干教师流动以及不同行政区划之间有效配置教育资源的理想目标迈进。“现在,大家都希望推广这个制度,因为对于薄弱学校,第三方委托管理的方式会比较见效。”

    这种自下而上的教育改革形式,目前在山东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在“山东省潍坊市有一个政府通过采购方式由第三方建立的教育投诉机构——教育惠民服务中心。”潍坊市教育局局长张国华介绍,“全市12个县市区,有4000多家教育机构,涉及到150万学生,有时候教育问题投诉量很大。教育部门的人都是上下级关系,很多问题我们往往查着查着工作就没法做了,现在我们聘请第三方接收所有的投诉并由他们来查处,由政府掌握处罚权,5月份我们的统计显示,今年的教育投诉量比去年下降了46%,很多问题在处理时变得非常容易了。”

    哪些事管起来,哪些事放下去

    我国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就实行教育计划体制管理,这一管理体制在改革开放前顺应了国家发展需求,在知识储备和人才培养方面做出了必要的贡献。然而时至今日,这个体制已经成为了我国这个地域广阔、人口众多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的瓶颈。

    “全国2800多个县,现在还有27个县没有普及9年义务教育。2007年我国教育事业统计数据显示,全国50%左右的小学、25%左右的初中办学条件达不到合格学校的要求,38.7%的农村小学科学仪器达标率不足50%,43%的初中理科实验器材达标率不到70%。此外,英语、体育、美术、计算机和农村科学课程的教师和器材奇缺,有的地方几乎无法开课,致使在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已经凸显进县城择校问题。在中部地区,有的学校‘巨型化现象’非常严重,学生达到了万人,有的县镇大班达到100人,严重影响到学生身心健康,给学校管理带来了很多困难。”教育部教育质量检测中心副主任胡平平,对此现状忧心仲仲。

    “国家审计总署2008年公布的对16个省54个县自2006年1月到2007年6月农村教育经费的审查结果发现,有3个省没有按照规定分担比例落实资金,有29个县的财政部门,不能按规定拨付分配给中小学的资金达1.6个亿。”胡平平说:“仅仅这54个县,就有46个县挤占、挪用教育经费达到1.15亿。”

    农业部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蒋中一对此解释说:“因为国家只有中央和地方分担教育经费比例的刚性要求,没有刚性要求省和各个市县之间的分担责任,所以在农村地区,学校里根本看不到财务报表,中小学财务现在都还统统归到乡或镇财政部门管理,学校只有一个报账员三天两头到财务部门报账,校长看不到钱,也根本不清楚年度资金管理和使用情况,更谈不上管理和监督。”

    胡平平认为:“目前应该就明确各级政府办学责任、加强监督机制和学校办学自主权问题,进行深入讨论和研究,对政府应该把哪些事管起来,哪些事放下去,都应该进行论证。”

    政府采购:推动教育主体多元化

    由于教育对国家的发展至关重要,因此,自200年前现代教育体制在西方国家建立以来,许多国家都由政府主管教育,特别是对公立学校。然而由于缺乏竞争机制,一方面导致了公共资源不能有效配置,另一方面致使教育服务质量得不到保证。于是在上世纪80年代,政府采购被许多国家引入教育领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介绍:“把政府采购引入教育领域,其目的就在于促使学校提供者的多样化。”政府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选取中标者,中标者由此获得政府提供的教育公共资金,并与政府签订合同,在享有办学自主权的前提下,为学校提供办学计划和财政预算、自主使用资金、自主招聘和解雇教师并为学生提供自由挑选学校的机会。而政府通过合同对学校进行监督、管理,并具有终止合同的权力。“按照现代学校管理的理念,这并不意味着政府的作用减弱了,也不意味着把教育完全推向市场,相反,政府在鉴定竞标者资格、提供财政支持、评估学校运作以及进行监督等方面的作用,反而变得更加重要和有效。”

    尹后庆解释:“目前,我国的教育主体和教育管理已经形成了多元化趋势,这种趋势将会在教育资源的基础性配置,如学生的申请入学、校长、教师和职工的聘用,公共资金的分配等方面,形成一个包括生源市场、校长市场和教师市场在内的充满活力的教育市场,从而促进人才流动,促使学校之间形成竞争,达到资源优化配置的目的。”

    “政府采购方式,正是在这种形式下应运而生的,”尹后庆认为,“这是适合中国国情的。”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