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中国教育步入"幸福的烦恼"期 不和谐现象仍存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8-31 09:09围观98次我要分享

    中新社北京八月三十日电 题:中国教育步入“幸福的烦恼”期

    中新社记者 马海燕

    又一个金秋九月,六百二十九万学生即将跨入大学校门,这占据了今年整个高考报名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二。用“金凤凰”形容一个村庄出现一名大学生已经成了历史的记忆。

    “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一年参加考试的人还记得,一九七七年全国高校录取二十七万人,占整个报考人数的百分之四点八。一九六五年,“文革”前最后一次高考,当年全国高校招生二十万;再往前追溯至一九五六年,新中国经济第一个高潮时期,高等教育迎来第一次“大发展”,普通高校本、专科录取人数才从上年的九点八万人扩大到十八点五万人。

    六十年,从不到十万到超过百万。确切地说实现这一跨越只用了十年时间。一九九九年,中国做出大幅度扩大高校招生规模的重大决策时,全国普通高校招生首次达到一百六十万人,增幅高达百分之四十八。到二00八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六百零七点七万人,在校生达到两千零二十一万人。

    有人说,“中国高等教育在世纪之交的十年间,走过了其他国家三十至五十年的历程,完成了从精英化向大众化的历史性跨越。”教育部部长周济则说,“今非昔比,教育已成为提升中国‘软实力’的重要窗口”。

    虽然从二00三年首届扩招学生走向社会开始,持续不断的大学生就业难开始成为社会的另一个烦恼,但也被称作“幸福的烦恼”。清华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杜汇良说,“虽然学生数量增加了,但学生的综合素质也更全面了!”周济则站在管理者的角度认为,“中国实现了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转变的目标,正在将沉重的人口负担转化为巨大的人力资源优势。”

    高等教育进入到大众化发展阶段被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孙霄兵称作“两大跨越”之一”,另一大跨越则是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全面实现城乡免费义务教育。

   一九九九高考扩招第一年进入大学的所有学生都是义务教育的受益者。当一九八六年四月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时,他们都只有五六岁年纪。受益于这部法律,二十多年后很多大学专业的女生甚至多于男生。

    二十年后,这部新中国影响最深的法律之一做出修订,明确将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全国城乡义务教育阶段一点六亿学生的学杂费全部免除,这意味着中国全面实行了免费义务教育。

    两年后的二00八年,全国小学净入学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五,初中毛入学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八点五;青壮年文盲率降低到百分之三点五八以下。新中国成立即确立的“教育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的理想终于变为现实。

    目前,中国各级各类在校学生达二点六亿,包括一百多万硕士研究生和二十四万博士研究生。其中,十五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超过八点七年,新增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接近十二年,全国具有高等教育文化程度的人口数达到八千二百万,孙霄兵说“这样的数量在世界上也是居于前列的”。

    急速“成长”不可避免伴随着“烦恼”。周济承认,在教育大发展的过程中,不规范、不和谐的现象仍然存在,仍然面临着许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我们一定要正确对待、理解民众的抱怨,不必气馁,也不用回避。”高校扩招需要靠提升高等教育质量去破解质疑,素质教育需要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去平息争议,高考招生需要“阳光工程”去促进公平……

    如今,“以促进教育公平引领教育发展”正成为管理者的另一目标。周济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把促进教育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让公共教育资源向贫困地区、民族地区倾斜,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让所有的城乡新增劳动力都能接受必要的职业教育培训。

    正在研究制定中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将对到二0二0年中国教育发展和改革作出全面部署,成为推动中国教育在新世纪改革发展的重大战略机遇。(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