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重点中学强势吸纳优质资源 严重影响教育公平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09-02 09:28围观123次我要分享

    国家重点课题揭示惊人真相:义务教育有多么不公平

    据央视新闻频道报道。又到新生入学的日子,许多家长都在为自己的孩子上了一个好学校感到高兴,但也有更多的家长因为孩子上了一个普通学校而无可奈何。其实,2006年新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就明确规定,不得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分为重点中学与非重点中学。政府应当促进学校均衡发展,缩小学校之间办学条件的差距。然而,一些地方虽然取消了义务教育阶段重点中学的称号,但在招生方面倾向扶持政策的根本性变化,这些学校还是一些不挂牌的重点中学。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差距偏大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解决,义务教育阶段不公现象依然存在。

    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差距有多大

    为了解“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的实际差距,记者近日随机选取了北京市两所中学:“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和“高井中学”,对其进行调查采访。所选的这两所中学都位于北京城区,办学时间都在30年以上,就读初中生规模相当,都在四五百人左右。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是北京市老牌的市重点中学,也是首批(北京市)示范高中。进入校园参观后,记者走访发现,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硬件水平要比北京市确定的初中办学标准高出一截,拥有篮球馆、天文台、科技厅以及校办电视台等一批超出基本办学条件的场地设施。而高井中学与北京市办学标准相比,多配的设施主要是十几张乒乓球台。  

    而都是按照北京市办学标准内配备的设施设备,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也比高进中学也要高出一截。首师大附中篮球馆里体育健身器材都是现代化的设备,而高井中学体育教研室的家当还是七八十年代的跳绳等家什。再看看这两所学校的礼堂,首师大附中是沙发座椅和剧院式照明设备,而高井中学则80年代的三合板靠背椅。首师大附中的阅览室设施齐全、环境优美。再看一看高井中学的阅览室,不仅电脑是老式的,就连这些书架也是其他重点中学淘汰后讨来的旧货。  

    除了硬件有差距,软件方面呢。在教学上,这两所中学在一线授课的初中教师都是40多人,其中,高井中学有高级教师10人,市区两级骨干教师两人。而首师大附中,高级教师的数量几乎达到高井中学的一倍,接近20人,市区两级骨干教师数量更是超过高井中学的五倍,达到10余人。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沈杰向记者介绍:“进来的老师,至少都是硕士研究生生以上学历,里边也有博士,还有一个博士后,教初中,首师大附中还有多名外籍教师,可为初中生开设英、法、德三门外语”。高井中学,没有外籍老师,只能开设一门外语。虽然,高井中学对新进教师的学历要求比首师大附中低,本科就行,却仍然面临严重的年轻骨干教师流失问题。2007年学校走了4个老师,2008年又走了两个老师。

    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的差距带来的是两所中学生源质量和升学状况更为巨大的落差。副校长沈杰告诉记者,上首师大附中竞争很激烈,学校主要招收各个小学推荐上来的优秀学生以及部分篮球、音乐特长生。每位学生都非常优秀的,孩子的综合素质也是比较全面。与沈校长坐等好学生上门不同,高井中学招生时,甚至需要杨校长带着老师们走街串巷做招生宣传。杨校长告诉记者,我们招生的时候,我发动全体老师,上门头沟农贸市场去发传单、到三家店农贸市场去发传单招生。  

    除此以外,杨校长困惑的还在于按照地方规定高井中学周围小学的所有优秀生源都被挖走了:“我学校的困惑就是优质的生源都被一次二次的择校择(到重点学校)走了,所以,我剩下的就是普通的学生了。你像我们招五个(初一)班没有(一个)三好学生。你想,我的压力得有多大啊。周围各个小学的三好学生都没有按照北京市确定的就近入学原则进入她的学校。

    生源质量的落差也对两个学校的升学率造成影响。去年,高井中学杨校长的110名学生参加中考,其中,30多人没有升入高中,能够升入市级示范高中的只有7人。与此同时,沈校长的100多名学生则全部免考,直升本校高中部,而作为市级示范高中的首师大附中每年大部分学生都升到清华、北大、人大、北航这一类的学校。重点大学的升学率是100%。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逐渐显现出来。从硬件设施到师资力量,再到生源质量,最后直到中考升学,首师大附中和高井中学的差距在不断拉大。虽然,投入的加大让高井中学缩小了硬件设施上的差距,但随着师资力量和生源质量这两个重量级砝码的加入,到了中考升学的最后环节,差距已成鸿沟,教育公平的天平已经倾斜。  

    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差距为何这么大

    初中有重点中学吗?孩子、家长认为当然有。现在他们那么辛苦,费钱花时间上特长班,补习班,目的就是进重点中学。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所教授袁振国也认为初中有重点中学:“义务教育阶段的差距现在初中的表现形态上,由于长期的历史原因,它还是比较普遍的,在某些地方还是相当严重的”。  

    那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这也是国家重点课题的调查的内容,接受调查的地区,硬件、设备、校舍方面,重点中学通常比普通学校优越3-5倍。软件、师资方面,无论是师资学历构成、晋升高一级职称的比例,还是获得进修深造的机会,重点中学都要比普通中学优越得多,机会多得多。  

    记者也注意到,首师大附中教师接受培训的地方遍布欧洲、美洲甚至大洋洲,而对高井中学教师的培训就主要集中在国内了。多位研究教育公平问题的专家告诉记者,造成这些差距的关键原因在于经费投入上的薄厚不均。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处处长刘复兴教授说:“重点校获得的生均经费(学生平均经费),据我们了解,往往会高出非重点校平均大概在20%以上”。  

    其实,20%的经费差距还不算大。差距更大的是建设房屋、购买设备、培训师资等政府专项经费。相关国家重点课题研究发现,这些专项经费普通中学是难以期盼的,基本为重点中学垄断,专项经费数额巨大,有时相当于一个学校全年经费的总和。  

    在教育投资上,两所学校的校长给出了不同的回答。沈副校长说:有一两千万。每年都要申请专项,按照专项来拨款,需要哪些建设,哪些先进的设备,都是政府给拨款。  

    高井中学杨校长就向记者表示:(2005年以前,政府部门)也有投入,但是比如说给你配点桌子、配点椅子,或者给你改善黑板,或者改善课桌。  

    而在政府拨款以外,重点中学还拥有吸纳各方资金的强大功能。一些重点中学可以源源不断地收取共建单位的共建费以及家长的赞助费、择校费,这都让重点中学的资金实力显得深不可测。  

    为此,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杨东平教授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去年北京的名校腐败的中关村三小,它的小金库资金超过一亿元。一个小学,那你可以想象如果像重点中学它是什么情况。  

    重点中学不仅享有资金上的巨大优势,还通过组织考试选拔、接受优秀生推荐等方法,把最好的生源掌握在自己手里。杨东平教书把这称为掐尖教育:“因为它可以提前选拔性的大范围招生,所以很多人称为掐尖教育,它先把豌豆尖都掐在它的碗里了,所以它做的菜特别好吃。并不是它教育的功劳”。  

    最终,重点中学依靠资金实力和生源质量的双重扶持获得了普通中学无法超越的优势。而专家认为,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的巨大差距不仅直接诱发择校风泛滥,也导致重点中学占用过多教育资源,最终增加了全体公众的教育成本。  

    杨教授说:“我们中国大城市的重点中学,它的硬件水平已经大大超过了发达国家公办学校的水平,甚至超过了中国的大学。这极大地增加了(教育)成本,然后,还要高收费,形成一个怪圈。  

    专家认为,重点中学和普通中学差距偏大最终伤害的是义务教育法的公平原则。北京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处处长刘复兴教授说:“有的人只能上薄弱学校,有的人可以上重点学校,在义务教育阶段,全体人民不能公平享受这样一个接受教育的机会”。  

    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间差距巨大的历史渊源

    我国在基础教育阶段推行“重点校”的政策是因为建国初期,国家财政收入不足。为尽快培养人才,有限的教育经费只能集中使用,这拉大了不同学校之间的差距。而进入新的历史时期,随着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教育公平开始成为义务教育政策的价值取向。  

    1962年,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在省、市、自治区范围内选定若干所中学,集中力量切实办好。到1963年9月,27个省、市、自治区共确定重点中学487所。举办重点学校的政策逐步形成并正式确立了下来。  

    当时国家财政的教育资源投入,它是不够的。那么不够,它学校要去争取社会资源。学校本来有一点差别,比较好的学校,争取资源的能力就强,这个过程使得学校的差距就拉大了。  

    在2006年新义务教育法实施以前,流行的一句口号是:人民教育人民办,人民教育为人民。在一些地区义务教育阶段一半的费用由社会承担。而专家指出,最近十年,社会和经济的快速发展,大众接受优质教育的愿望越来越迫切,家长以及各种社会资源,甚至政府部门对重点校的追逐越来越强烈,让重点校和非重点校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如何让义务教育资源公平配置

    然而,北京师范大学社科处处刘复兴教授认为,重点中学的存在有历史的原因,但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基本上是全面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教育公平开始作为一个宏观的教育政策目标,成为我们政策制定的一个重要的价值取向。为了缩小重点校与非重点校之间的差距,使学校之间的教育资源实现均衡配置,从1986年开始,原国家教委、现在的教育部就先后出台了近十份文件,提出加强薄弱初中建设的意见。  

    2006年全国人大颁布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其中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促进学校均衡发展,缩小学校之间办学条件的差距,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袁振国教授说:要保证公共教育资源的均衡化,就包括我们的经费,我们的师资条件,我们的办学条件以及(对待不同学校)的相关政策(都要均衡一致)。其实,一些地方为了缩小重点校和普通校的差距,特别是硬件设施上的差距,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北京市就从2006年开始投入资金,对一批薄弱中学进行改造,使得这些学校首先在硬件设施上缩小了与原有重点中学的差距。  

    事实上,重点校和普通校的差距除了体现在硬件设施外,更多还在于学校的师资力量。专家认为,要从根本上推进义务教育阶段中学的均衡发展,主要还在于各学校之间师资力量的均衡。辽宁沈阳、安徽芜湖等一些地方就采用教师定期流动的办法,让优秀师资力量在不同学校之间轮换。  

    北京市政协特邀委员北京市一种前校长王晋堂说:“教师要流动,关键是教师待遇要有一个均衡的平台。就是在调整教师工资,平均工资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  

    专家认为,政府要加大投入,不再让各个学校也用本校的资金给教师发工资,把教师的工资都包起来,让优秀教师不管到哪里收入都一样,促进教师流动。这样一来,通过实现师资力量在各学校之间均衡配置,再加上硬件设施无差异化建设,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间差距偏大的现状将得以改善。未来我们在实现义务教育之间的学校标准化基础上,择校不是择优质教育资源,而是择的学校特色,择的是我个性的满足和张扬。这个就是未来比较理想的义务教育阶。

来源:人民政协报教育在线周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