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中国能源植物储备全面启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9-10-12 08:38围观288次我要分享

    “国家林业局已经编制了《全国能源林建设规划》。按照‘规划’,‘十一五’期间,我国将建设生物柴油能源示范基地1250万亩,到2020年培育2亿亩高产优质能源林基地,将满足500多万吨生物柴油和装机容量1500多万千瓦年发电的原料需求。”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建龙近日在出席“生态文明贵阳会议”时表示,“国家将逐步推广‘林油一体化’、‘林电一体化’发展模式,推动林业生物质能源发展。”

“十一五”建1250万亩能源林

    “从2007年开始,国家林业局根据木本能源植物适生区域和宜林地状况,在与中石油合作的‘林油一体化’框架下,指导开展能源林示范基地建设和能源化开发利用示范。两年来,‘林油一体化’生物柴油原料林在12个省区建设示范基地204万亩。”国家林业局林业生物质能源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我国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经过5年的发展,基本建立了从原料收集、技术支持到电价补贴、退税的政策框架体系,我国已成为世界农林生物质尤其是秸秆直燃发电大国。随着农秸秆发电企业更多地使用树枝、树皮、树根作为高热值燃料,“林电一体化”模式也有较大发展。同时,林业木质成型燃料产业链也初步形成。可以说,我国林业生物能源资源培育和产业化开发已进入实质性实施和推进阶段。

    按照国家林业局编制的《全国能源林建设规划》、《林业生物柴油原料林基地“十一五”建设方案》,“十一五”期间,我国将重点在云南、四川、贵州、重庆等省市发展小桐子600万亩,在河北、陕西、安徽、河南等省发展黄连木375万亩,在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发展光皮树75万亩,在内蒙古、辽宁、新疆等省区发展文冠果200万亩,并推动这些地区合理布局生物柴油产业化项目,最终使林业生物质能源达到从原料培育、加工生产到销售利用的“林油一体化”、“林电一体化”发展模式。

    事实证明,“林油一体化”、“林电一体化”发展模式具有经济、生态、环保等多重效益。如内蒙古毛乌素生物质热电有限公司是我国首家沙生灌木平茬生物质发电示范企业,规划自建原料林基地60万亩。“截至目前,电厂已发电8840万千瓦时,实现二氧化碳减排10多万吨,形成年15万亩持续治沙能力,为农牧民提供7000多个劳动机会,人均年收入增加1万余元。”国家林业局林业生物质能源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我国林业生物质能源份额将占到国家生物质能源发展目标的50%以上。

能源植物不与粮争地

    今夏雨水丰沛,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的草本能源植物基地,今年开春种下的能源植物如今已郁郁葱葱,有3到5米高,不久就可以收割。“这种能源草,是北京草业与环境研究发展中心针对京郊边际土地类型和气候特点筛选出的,共有3种:柳枝稷、芦竹和荻。除昌平外,北京市还在密云、延庆、大兴等地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地块(总计3000亩)进行了试种植。”北京草业与环境研究发展中心副研究员左海涛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

    能源草和能源林一样,都具有合成较高还原性烃的能力,可产生接近石油成分和可替代石油使用的产品,统称为能源植物。《中国能源报》记者从北京草业与环境研究发展中心了解到,以种植一次可利用十年计算,种植能源草每年每亩地成本70元至80元人民币,约产出2-3吨能源草。按照实验  室4.5:1的提取比例,每亩地可生产液体燃料约0.44至0.67吨。

    能源植物生命力较强,不占用耕地,可以在荒地、滩地、盐碱地、沙地和裸露土地等边际土地上种植。北京市适宜植被恢复的边际土地就有近200万亩,如果全部种植能源草,年产值可达到6至17亿元,可替代标煤229至267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00至700万吨。“中国约有5400多万公顷宜林荒地,和约1亿公顷不宜发展农业的废弃土地资源,可结合生态建设种植能源植物,作为生物乙醇(又称纤维素乙醇)的原料用于生产第二代生物燃料。”全球最大工业酶制剂生产企业丹麦诺维信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

    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种植‘能源草’既能绿化生态环境,还可以解决能源问题。”能源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固定二氧化碳和水,将太阳能以化学能形式储藏在植物中,除直接燃烧产生热能外,还可转化成固态、液态和气态燃料。与其他能源相比,能源植物不污染环境,能有计划地种植和开采,较之于核能要安全得多,也没有风能、潮汐能和地热能的局限性。

储备能源植物要筛选

    我国约有4000种植物具有能源开发价值。其中,仅种子含油量在40%以上的木本油料树种就有154种,每年可用于发展生物质能源的生物量约3亿吨。但是,这些含油的植物并非每个物种都可用作生物质液体燃料的原材料,分布广、应用性强、资源量充足的能源植物资源并不多,这需要细致的调查。

    对此,左海涛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各个地区因气候、温度条件不一样,所适合种植的能源植物也不一样。因此,有必要摸清我国能源植物的‘家底’,开展对我国不同地区优质高效能源植物的筛选和定向改良,建立能源植物繁育和生产基地,才能避免企业盲目投资以及由此带来的资源浪费。”据了解,目前相关专家正在对全国主要生物质燃料木本能源植物资源进行全面调查,进行采种与良种繁育基地的建设。并在此基础上,与生物质燃料油公司合作,开始产业化进程。

    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下称“种质库”)种质保藏中心主管杨湘云博士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目前,种质库正在为能源植物的研发提供所收集保存的种质资源遗传材料和相关数据信息。下一步,种质库对生物质能研发工作要作相关规划,为能源植物的研发提供更多的种质资源遗传材料和相关信息。同时,将依托中国科学院大科学装置的公用共享平台,组织相关研究部门及企业联合申请相关研究项目,对生物质能开展应用基础科学的研究。”

    据了解,种质库由中央政府、云南省和中国科学院共同投资建设的国家重大科学工程,承担了我国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职责。截至目前,种质库已收集保存了4000余种30000余份种子及相应的凭证标本和数据信息。为解决化石能源逐渐枯竭的问题,种质库在木本油料植物中选择一些油脂成分跟石油类似的“石油植物”,如麻风树,开展种质资源与genomics/">基因组学的研发。

    对于需要栽培引种的能源植物,杨湘云表示:“种质库在引进国外种子时,首先要获得国家林业局的《引进林木种子、苗木及其它繁殖材料检疫审批单》,方可入境。”

产业化切勿急功近利

    目前,我国对能源植物产品的研究与开发主要集中在生物柴油和乙醇燃料两类。由于起步较晚,我国大多数能源植物技术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产业化和商业化程度还比较低。如小桐子是被同行普遍看好的生物柴油品种,但还存在着产量低、抗逆性差、低温凝固等问题,这就需要突破种植关键技术来实现产业化。

    近几年,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等项目在我国集中上马,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等大型国有电力集团以及一些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也纷纷投资参与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的建设运营。由于企业蜂拥而入、原料单一,导致上游原料价格普涨,一些刚刚建成的生物质能生产线陷入张“口”无“粮”的尴尬境地。

    《中国能源报》记者联系到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这里有我国首个能源植物专类园。该园研究员吴国江表示:“能源植物的研发是中长期项目,要着眼于未来,‘十年树木’。能源植物产业化切勿急功近利,因为它事关国家能源安全战略。”诺维信公司相关负责人也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促进能源植物在我国的产业化发展,要结合我国能源植物的现状,充分利用边际土地,进一步加大在能源植物分布和储备、基础研究实力、能源植物开发、核心技术成熟度、率选标准、原料系统收集、国家政策扶持等方面的投入。”

    8月25日,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全国人大常委尹成杰在参加分组审议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时表示:“目前,对生物质发电的扶持力度远远不够,建议在草案中增加以下表述:一是要坚持发展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并重。二是要通过发展生物质能,促进生态环境建设带动农民增收。三是要把发展可再生能源同生态环境建设、 农民增收和节能减排紧密结合起来。”这表明我国生物质能将获得广阔的发展和投资前景

来源:上海富众仪器有限公司作者:北京富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