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中国10亿专项资金提速重金属污染治理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01-12 10:23围观102次我要分享

    -“有色金属王国”为何重金属污染事件曾连续爆发

    -牺牲环境换取企业廉价发展再没空间

    2009年11月份以来,国务院环保专项行动部级联席会陆续派出了10个小组到全国10个省区,督促解决当地存在的环保问题。与过去6年的专项行动一脉相承的是,每个小组的组长依然是参加部级联席会的9个中央部门的部长级官员,但在过去的2009年,他们格外关注日益突显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2008年,我国相继发生了贵州独山县、湖南辰溪县、广西河池、云南阳宗海、河南大沙河等5起砷污染事件,2009年8月份以来,又发生了陕西凤翔儿童血铅超标、湖南浏阳镉污染及山东临沂砷污染事件。在一些专家看来,连续爆发的重金属污染事件是自然界发出的警示信号:解决过去发展积累、遗留下来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已经迫在眉睫。铅、镉、汞、铬、锌和类金属砷带来的污染,都被划在这个范围之内。

    在国家层面,重金属污染的问题已经进入领导人的视线,不仅把重金属污染作为2009年国务院环保专项行动督查的重点,要彻查全国重金属污染隐患,而且在2009年9月份还召开了全国重金属污染防治会议,以及一份由环保部牵头拟定的《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经由多个中央部门修改后,已经提交到国务院。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随国务院环保专项行动督查组赴云南,了解当地重金属污染整治情况。2008年,云南省发生了两起震惊全国的砷污染事件——昆明人的“后花园”阳宗海,以及珠江上游的南盘江,竟然在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段,“巧合”地出现了砷超标。这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作为有色金属王国,云南省过去的发展历程中还留有多少重金属污染的隐患?

    阳宗海砷污染,天灾还是人祸

    2008年的砷污染事件使得距离昆明市区30多公里的阳宗海在全国“一夜成名”,不仅因为这个昆明人以往度假休闲的后花园突然变成了“禁止游泳、禁止饮水、禁止捕捞”的一潭死水,还因为,被控污染阳宗海的云南澄江锦业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锦业公司)的三位负责人由此吃了官司,当地还有二十名党政干部被问责。

    除此之外,媒体上持续了大半年、关于阳宗海污染“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的讨论也使事件本身持续发酵。

    尽管澄江县人民法院及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审理已经认定,云南澄江锦业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污染是造成2008年阳宗海水体砷超标的主要原因,但仍然有专家提出不同的看法,认为阳宗海的砷污染或许是自然原因造成,其中最大胆的假设则认为,与汶川大地震相关,有可能是地震导致蕴藏在地层深处的砷被大量释放出来。

    据悉,环保部对来自专家的质疑高度重视,曾于2009年5月份专门组织提出问题的专家们进行座谈。

    而在云南当地,环保部门坚持认为,有确凿的证据证实锦业公司就是阳宗海砷污染的元凶。云南省环保厅此次提供给国务院督查组的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1月底,阳宗海水体中砷的浓度已从2008年的最高值、每升0.134毫克,下降到每升0.114毫克,下降幅度接近15%。这样的变化显然与锦业公司被关闭密切相关。因为阳宗海是个较为封闭的湖体,水体置换慢,所以即便污染企业被关停,要消减水中的污染物仍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根据我国的标准,达标水中砷的含量要控制在每升0.005毫克以下。

    日前,云南省环保厅有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有专家认为,阳宗海的砷污染一夜之间爆发,不可能是一家企业污染所为。但根据监测数据,早在2007年七八月份,阳宗海水体就已检出砷,只是由于当时砷含量不超标,并未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发现超标是在2008年的6月下旬。发现这个问题后,环保部门立即派出一个10人的专家组开始对沿湖的企业进行排查。专家组包括环保、化工和地质等方面的专家。

    调查组通过对锦业公司的原料、产品、副产品、生产工艺、生产规模和环境进行重点调查,并在对其厂区附近地下水和水文地质特征进行实地踏勘的基础上,最终锁定锦业公司是本次阳宗海水体砷污染的主要来源。

    云南省环保厅负责人介绍说,当时专家组和随后介入的公安部门发现,多组证据能够认定锦业公司污染了阳宗海。首先,专家组在锦业公司附近发现了一个泉眼,泉眼里水的砷含量高达每升67毫克,另外,水中还检出了氟化物,以及磷等物质,这些都是锦业公司生产过程中的特征污染物。当时,专家组就判断,这个泉眼和锦业公司属于同一个地质单位,锦业公司的废水有可能就是从锦业公司厂区内的天然洼塘渗透到地下,进而污染了阳宗海。

    能证实专家组判断的是,锦业公司关停后,这个泉眼的砷含量急剧下降,水渗出量减少,直至干枯。

    另一组证据是,专家组发现,锦业公司使用了大量含砷较高的原料,这样一来,原来设计的生产工艺系统就不足以解决砷污染的问题。按照企业原来的设计,含砷废水是不外排的,但由于原料的改变,企业或许就做不到含砷废水不外排。

    公安部门的调查证实了这个判断,据说有员工证实,一到下大雨,企业就得派专人用泵把水往外排。更直接的证据是,这家企业里有多名职工出现砷中毒症状。

    云南省政府的一位负责人在和国务院专项行动督查组交换意见时说,那种认为阳宗海砷污染源于天灾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如果真是天灾,当地几十名党政干部就不会被问责,政府部门情理上更愿意接受这种意见,但现实的情况是,云南确实有多处重金属的污染隐患,不能让天灾的说法耽误这些隐患的排查和治理。

    5家企业污染一条河

    无独有偶,在阳宗海曝出砷污染的同时,云南省的一条重要河流、南盘江也被披露说砷超标,这一湖一河关系还比较密切:阳宗海属于南盘江水系。这样的“巧合”也让支持天灾说的专家找到有利证据。

    在云南环保部门看来,证明南盘江砷超标源于企业污染,相对于阳宗海的问题要容易得多,因为南盘江不是所有的断面都出现砷超标,但超标的那几个断面上游一定有涉砷的企业,而且,这几家企业停产之后,水质马上好转。只要它们偷偷一开,水质马上又变坏。环保部门已经锁定了南盘江沿岸的5家企业就是污染水质的责任者。

    按照云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杨志强的说法是,就是这5家企业污染了一条河。他认为,南盘江的污染折射的正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省过去若干年积累下来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环保部门分析了过去25年对南盘江的监测数据。资料显示,南盘江流域是云南省重要的重化工业集中区,而南盘江也是云南省污染较重的河流,多年来,河流的各个断面多有不同的污染物超标,其中有两个断面时常有砷超标的问题,但超标的最大值出现在2008年。

    为什么云南砷超标的问题集中在2008年爆发?杨志强分析说,云南的涉砷企业相当多的一部分是硫化工企业,原先这些企业都通过硫磺来制取生产用的硫酸,但2007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国内硫磺价格暴涨,导致这些企业只得改用成本较低的硫铁矿、硫精矿制酸工艺来制取硫酸,而这些矿石伴生含砷物质,所以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剩余的副产品就是含砷的废液、废渣。如果企业购买的是砷含量比较高的原料,就会产生更多的含砷废水。当企业只注重效益,忘记环保时,污染事故就频频曝出。

    南盘江天生桥断面最大砷浓度值出现在2008年5月3日的监测值,达每升0.904毫克,自从当地政府2008年底开始整治南盘江,责令沿河的涉砷企业都停产治理后,南盘江水中砷的浓度已经降低到每升0.01毫克,2009年5月份涉砷企业恢复生产后,部分断面再度超标,当地环保部门认为,这样的变化说明,污染源找对了。

    东昇化工就是环保部门认定的“5家企业污染一条河”的其中一家企业,近日记者在这家企业采访时了解到,从2008年年末起,这家企业一直按当地政府的要求在停产治理。当地环保部门给企业提出的要求是,必须做到涉砷污水不外排,才能重新开工。要做到这一点,企业投入的改造成本将近一个亿,而未来的生产成本也会相应提高。

    云南省环保厅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涉及污染南盘江的几家企业目前都在停产整顿,环保部门提出的恢复投产的环保要求非常严格,近乎“苛刻”,目的就是要让企业清楚地算出这笔账,不能再把环境的成本转嫁给外界,不能以牺牲环境来换取企业的廉价发展。

    南盘江的砷污染因为找到了污染源,问题似乎还有缓和的机会,当地环保部门的看法是,所幸,当地的集中式饮用水源地还没有遭到重金属的侵害。

    由于有众多矿产品种,云南被誉为“有色金属王国”,这样的美名在给云南带来资源的同时,也埋下隐患,云南全省范围内16个州市都有有色金属的采选业的企业,都有相应的污染问题。

    在2009年全国重金属污染排查专项行动的背景下,除了阳宗海和南盘江的整治外,云南省还对沘江等河流的重金属污染进行拉网式治理。

    沘江流域内有我国最大、亚洲第一的铅锌矿床。过去几十年间,由于缺乏统一的科学开采规划和生态保护方案,长期的无序开采导致矿区地质结构和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沘江水质日益恶化,主要污染物为铅、锌、镉和砷,水环境功能受到较大影响,给沿岸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影响,也给流域沿岸经济社会造成了长期负面影响。

    当地环保部门决定从2009年4月28日起对沘江流域实施“流域限批”,在沘江流域水质达标前,不新批项目,而要实现沘江水质的达标,需要投资18.10亿元。

    10亿专项资金提速重金属污染治理

    重金属污染最可怕的危害在于,这些污染物一旦进入水体或土壤,就难以去除,可能造成对未来几代人的影响;如果进入人体后,更是会对人体产生致畸、致癌的危害。世界上著名的八大公害事件之一、日本的水俣病事件,就是因为汞污染河水后,导致沿河的生物和人群出现汞中毒。

    据环保专家介绍,过去一段时期内,重金属的污染问题在我国并未得到充分重视。近两年来频繁爆发的重金属污染事件,则敲响了重金属污染治理的警钟,而且这个问题的解决已经迫在眉睫。

    重金属污染事件频繁发生与我国过去几十年间矿产资源无序开发累积的污染问题相关。从环保部门调查的情况看,一些涉重金属污染企业布局不合理、规模小、工艺落后、污染治理水平低,个别企业含重金属的废水未按要求处置,废渣随意堆放,存在极大的环境安全隐患。

    事实上,中央领导人已经多次批示,要尽快提速我国的重金属污染治理。2009年4月份,国务院环保专项行动电话电视会上,参加会议的8个中央部门就已经确定,专项行动的重点,就有清查重金属的污染源。

    2009年9月2日,全国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会在西安召开,那次会议披露的信息是,我国将出台重金属污染整治方案,并开展执法大检查,全面治理重金属污染。

    来自环保部的消息进一步说,我国将从多个方面推进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

    首先是全面开展重金属污染防治执法大检查,集中检查重点区域、重点行业、重点企业污染治理和环境安全隐患等情况,对于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企业,坚决予以取缔;对于污染严重和造成重、特大环境事件的企业,予以关停;对于不能稳定达标的企业,责令限期整改。

    其次是组织编制重金属污染防治规划。筛选重点防控区域、行业和企业,将铅、汞、镉、砷和铬等重金属作为防控重点,统筹规划重金属污染治理,分期分批确定减排任务。创新重金属污染防治方法,通过专家论证和科学论证,探索有效方式加以防治。

    第三是申请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按照“以奖促治”的思路,对东部、中部、西部地区经过治理符合标准的企业区别对待,给予不同比例的奖励,鼓励推广应用治污新技术新产品,提高污染治理水平。据悉,环境保护部最近刚刚协调有关部门设立了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资金,2010年该专项资金共有10亿元,重点支持铅、汞、镉、铬、砷等重金属污染企业综合整治、清洁生产工艺改造、污染防治新技术示范和推广等项目。

    最新的消息是,近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的指导意见》,对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加强重金属污染治理、强化环境执法监管、加大资金和政策支持力度、加强技术研发和示范推广、健全法规标准体系和严格落实责任等方面提出要求。

    在2009年12月29日举行的全国环境应急管理工作会上,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介绍说,2010年我国环境应急管理的工作重点包括对重金属污染引发的环境事件的快速处置。张力军说,金属的采选业在我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过去粗犷发展方式留下的矿山、矿渣还在继续威胁着生态环境,所以对重金属污染地防范要提到各级环保部门的议事日程。在当天的会议上,环保部还特聘了26名专家作为环保部处置突发环境事故的应急专家组,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处置重金属污染的国内顶级专家。

    链接:近年来我国出现的儿童血铅超标事件

    1、江苏盐城大丰市儿童“血铅事件”。2010年1月3日,江苏盐城大丰市政府对外宣布,大丰经济开发区河口村接受检查的110多名儿童中,已有51名儿童被查出血铅含量超标。

    被政府确认为污染源头的电池企业已被勒令停产,当地政府已着手组织河口村全部儿童进行体检,并启动责任追究程序,调查处理责任人。

    2、广东清远儿童血铅超标事件。2010年1月1日,广东清远市政府通报了当地儿童血铅事件调查结果。调查初步查明,造成清远市龙塘镇银源工业区部分儿童血铅超标的主要因素是,附近则良公司废气和废水的无组织排放。

    3、陕西凤翔铅中毒事件。2009年8月,陕西凤翔县铅锌冶炼企业——陕西东岭冶炼公司的铅排放致使周围两个村庄731名儿童中的615人血铅超标,其中166人属于中度、重度铅中毒。

    4、湖南武冈铅中毒事件。截至2009年8月23日,湖南省武冈市官方已对1958名群众进行体内铅含量检测,超标人数为1354人。二次复检正在进行,尚未发现严重铅中毒患者。据悉,造成污染的武冈精炼锰加工厂老板是武冈、邵阳两级人大代表,相关部门正在考虑取消其人大代表资格。

    5、江苏邳州铅中毒事件。2008年,江苏省邳州市运河镇新三河村发生大规模铅中毒事件,全村100多个14岁以下儿童中,铅中毒人数达到41人,其中最小的不到1岁,还有65人被查出为高铅血症。而距离新三河村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是号称亚洲最大铅再生企业江苏春兴胜科合金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