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争议声中小学生心理咨询室遍地开花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02-02 09:26围观445次我要分享

    在红山小学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五彩斑斓”的小屋,它有个美丽的名字———开心驿站,这是该校的心理咨询室。小屋接待了不少愁眉不展的孩子,他们把自己不敢对别人说的心里话对老师倾诉,收获了微笑与释然。  

    类似的小屋在南京小学校中比比皆是。可能仍有学校停留在对小学生心理咨询忌讳的阶段,但不知不觉间,小学生心理咨询室在南京校园中悄悄风靡。  

    心理咨询解决了不少“疑难杂症”  

    案例一:  想跳楼的女孩,现在当上了班长  

    六年级女生廖晓凡在爸爸妈妈离婚后,和弟弟一起跟着妈妈过。离婚后的爸爸除了每月寄点生活费来,对姐弟二人根本谈不上关心。而妈妈工作又很辛苦,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到家,少有时间关心女儿的内心世界。与此同时晓凡还要照顾有智力障碍的弟弟,她的性格越来越孤僻。  

    在学校,矮矮胖胖的晓凡是同学眼里的“差生”,考不及格是常事。在大多数同学仍秉持“成绩论英雄”的待人前提下,晓凡成了没有朋友的人。终于有一天,她被同学发现站在学校教学楼的顶楼徘徊……一个从不被关注的女孩,那一天用这种方式得到了全校同学的关注。  

    学校老师在楼下不停地对晓凡进行心理疏导,晓凡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但仍不肯下来。学校的一位心理咨询男老师悄悄爬到了顶楼,一边用言语安慰晓凡,一边接近她,将她从顶楼接了下来。  

    事后学校心理咨询老师联系了女生的妈妈,同时又找到晓凡的班主任,请她们平时对晓凡多倾注一些关爱。  

    这事距今已经一年有余,女生虽然成绩起色不大,但原来沉默寡言的小女孩变得能说会道,也能积极地融入集体,还当上了班长。  

    案例二:   甲流恐惧症的孩子痊愈了  

    在甲型H1N1流感刚刚传到南京人的耳朵里时,不少人都有过一定程度的担心。不过,很少人会像四年级女生小葛一样,恐慌到同桌打一个喷嚏都吓得直打颤的地步。  

    小葛经常从电视里了解甲流疫情的最新进展,一听到电视里播报因甲流死亡的病人人数,她就非常恐慌,尤其她还听说,甲流主要通过飞沫传播,病毒存在于患者的唾液里,还可通过唾液停留在桌子、座位等物体上长达几小时不灭。大量的有关甲流的信息让小葛感到恐慌。学校每天进校都要测体温的正常做法也让她越来越不安,做操时隔壁队的同学打个喷嚏都会让她担心一整天。  

    学校心理咨询室的老师首先肯定了小葛的忧患意识,认为她意识到预防甲流的重要性这点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但老师告诉她,她对甲流的了解还不够全面。比如,甲流并不是一旦得上就无法治愈的疾病,危及生命的只是极少数。因此,即使被传染上,大多数病人都可以不药自愈。老师还跟她说,避免跟打喷嚏的伙伴有亲密接触是明智的举动,但没有必要为此担心一整天,“只要你每天到学校和回到家后,都认真仔细地清洗手、鼻子和口腔,在生活中稍微注意一点,你肯定不会得甲流的。”在老师这儿吃了个“定心丸”,回家后又向父母询问了一番,小葛的甲流恐惧症渐渐治愈了。  

    案例三:   帮青春期女生集体“扫盲”  

    团辅,顾名思义,意为团体辅导。游府西街小学之前曾在一年级的品德课上开展了“我从哪里来”的知识讲解。学校心理咨询室的负责人仇恬老师告诉记者,“我从哪里来”?当这个问题抛向六七岁的孩子时,大多数的答案是从妈妈的肚子里跑出来,有的还称从肚脐眼里钻出来。  

    怎么向一年级的学生传授艰深的生理知识?仇老师给记者展示了他们讲课用的图片:一张张彩色插图清楚表明了新生命从成为受精卵、各器官发育成形、头部渐渐转向下方、毛发和指甲生出直到最后出生的过程。彩图旁边都配上简单可爱的说明,经过这堂课,孩子们总算搞清了他们来自一个叫做“子宫”的地方。   

    学校还给五六年级的女生开展了特别的青春期专题讲座。“我们不建议孩子上网查这方面的常识。”仇老师说,由于目前网络监管的漏洞仍然很大,学生对生理知识的正常查询极有可能变成沉迷不健康网站,无法得到正确引导。因此,她便召集学校五六年级的女生上了一堂青春期专题讲座。  

    讲座结束后大家提问的热情很高涨,搞到后来高年级女生们一有这方面弄不清楚的地方,就会大大方方地跑去找老师问。  

    小学校要不要心理咨询室仍有异议  

    “小学生要做什么心理咨询?”不仅许多认为自家娃仍是小毛孩的家长这样认为,而且记者了解到,要不要给在校小学生开展心理咨询在南京小学校中也存在两派意见。  

    有人说   进了心理咨询室就暗示有病  

    记者了解到,南京多所学校已把开展心理咨询工作纳入了学校的常规管理。鼓楼区和玄武区要求每所学校都开心理咨询室,有的学校还摸索出了独特的经验和方式。拿红山小学为例,学校不仅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室,还拥有一支以校长为负责人的10人工作团队。白下区的部分学校也开展了系统的小学生心理咨询工作,游府西街小学、光华门小学、秣陵路小学、中山小学等都有各自的心理咨询室。  

    在不少学校如火如荼地完善这项工作时,却有一些学校从来就不赞成心理咨询室的开设。记者曾询问过一所不错的小学,该校校长表示学校没有心理咨询室,并且也不打算开。校长介绍说,学校主要通过班主任找学生谈心的方式解决学生思想上的小毛小病,班主任虽没受过系统的心理培训,但有一定的心理健康常识。  

    至于为什么不肯开设心理咨询室,该校长认为,小学生一旦走进心理咨询室,就有可能下意识地产生自己“有病”的心理暗示,这样不仅咨询的效果不理想,还可能加重孩子的思想负担。  

    这个担心并非全无道理。记者注意到,凡是开设心理咨询工作的学校,都尽量把“咨询”的暗示性降到最低。  

    每个学校都给咨询室起了美丽的替代名,有的称“快乐小屋”,有的叫“温馨小屋”。  

    部分学生   没什么大不了,谁都有不开心的时候  

    记者在游府西街小学的“快乐小屋”看到,小屋铺着颜色鲜艳的地毯,有饮水设备、电视和电话,室内几盆绿色的盆栽植物,在阳光下生机勃勃。墙上贴了一排孩子们自己涂抹的装饰画,旁边有造型可爱的沙发,低矮的小桌椅,屋里还堆了不少颜色各异的小沙袋和玩具。若不是心理验量表和墙壁上的“说出你的心里话”和“让心灵在这里放飞”的标语,“快乐小屋”还真看不出一点心理咨询室的影子。  

    心理咨询老师普遍认为,小学生心理咨询的目的之一是宣泄。因此,每到中午12:15—1:30,下午3:45—5:00的小屋开放时间,不少孩子就会赖在这里。“他们不是要咨询心理问题,就是觉得这儿好玩,想待在里面玩。”仇老师说,咨询室还会定期发放邀请卡或者请班主任推荐小朋友来小屋做客,孩子们有的打沙袋,有的做游戏,疯疯闹闹间,心情不知不觉就好起来了。  

    在“南京市学校示范心理咨询室”的评测表上,“学生不避讳心理咨询一词,学生心理咨询不受到歧视”也是一条重要评测标准。对此,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发现小学生们都清楚学校心理咨询室的位置及用处,大多数学生都不避讳去小屋“做客”,有的还很老成地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谁都有不开心的时候,打打沙袋就好了!”  

    孩子都咨询些啥  

    小学生的年龄多在6-13岁,这样的小屁孩,都咨询些什么心理问题呢?“相比较中学生相对集中的上网成瘾和早恋两类问题,小学生的心理问题比较五花八门。”仇恬老师拥有国家劳动部颁发的心理咨询员资格证书,她不仅在游府西街小学负责心理咨询,还在双休日参与陶老师工作站的心理咨询。  

    低年级孩子,鲜有心理危机  

    仇恬表示,她在陶老师工作站做了几年心理咨询工作,碰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小学生比较天真,什么问题都会问。”  

    结合在学校心理咨询室碰到的问题,仇老师总结说,低年级的小朋友一般很少出现真正的心理问题,他们遇到的都是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有的小朋友早上会跑来找我,原因就是他起迟了,被妈妈训了一顿,有点小郁闷;有的就是跟同学借橡皮擦,同学不还,两人闹了矛盾;或者就是被老师批评了,不开心。”   

    遇到这样的问题,仇恬往往笑着听他们讲完,然后安慰一下这些可爱的孩子,夸夸他们,小家伙们的心情马上就变好,往往沮丧着脸进来,跑出去时已经一颠一颠的了。  

    高年级孩子,考前焦虑的最多  

    高年级的学生才真正涉及心理方面的问题。考前忧虑和同学关系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两类。  

    从陶老师工作站的统计来看,“中小学生谈心电话中”涉及的问题主要包括学习困扰、异性关系、同学关系、亲子与师生关系、青春期困扰、心理行为障碍等等。其中尤以学习及考前焦虑状况的学生最多,约占到咨询人数的20%。  

    红山小学的赖媛副校长根据以往的心理辅导经验也发现,往往在考试前来咨询的孩子会突然变多,“这些孩子往往表现焦虑,怕考试考不好,回家后挨家长批评。可见学业负担对于小学生来讲,仍是排在第一位的心理压力。” 

    其次是同学关系和亲子关系。遇到这种问题的孩子往往性格孤僻,与人交往能力差,觉得自己没有朋友而常常有孤单感。而这种情况的孩子,普遍会伴随成绩不好和家庭教育方式不当的问题。  

    特别提醒   心理咨询不能替代家庭教育  

    红山小学的校长赵功伟总结说:不排除个别教师因个人素质不过关给学生带来困扰,不过,学校对小学生的心理辅导很大程度上是在为家庭教育的不当“埋单”。

    记者也了解到,很多学校在心理咨询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比如每接待一次前来咨询的学生,都进行规范和详细的记录,学校会每天贴出通知告示当周或当月的咨询老师姓名,有的学校还挂出了“悄悄话信箱”或“伙伴信箱”(高年级的同学可发电邮),邀请同学将自己觉得难以启齿的困惑写信告诉心理咨询员,咨询员会通过回信、面谈或搜集问题集中在宣传栏解答的方式给学生以回应。  

    不过,对于家庭教育而带来的小学生性格和心理问题,学校目前仍是无能为力。南京幼教专家马瞬琴认为,家庭在孩子的教育中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父母的行为方式对孩子产生着极大的影响。  

    不幸的是,很多学生的心理问题来自家长教育方式的不当,而学校只能做适当补救,却无法做到真正的替代。据了解,南京绝大多数小学每年都要召开至少两次家长讲座,讲座不同于开普通的家长会,其实就是对家长进行正规的教育理念宣讲。“开完会之后,家长们普遍感叹受益匪浅,但时间一长,仍是该打的打该呵斥的呵斥,感觉收效不明显。”赵校长感慨。  

    老师们认为家庭教育的优劣跟父母的受教育水平成正比。父母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孩子出现心理状况的概率比父母本身就缺乏一定文化修养的家庭要低。而家庭物质生活的程度也影响着孩子的心理健康。而这些恰恰完全不在心理咨询室可控的范围内。“想想看,父母如果连固定工作都没有,整天在外面东跑西跑地打工、做小生意,孩子连上学的费用都成问题,这样的孩子会不会产生心灵的孤独和自卑感呢?”一位心理咨询老师如此说。  

    虽然外界不能单以家庭的物质富裕程度来衡量孩子的心理健康水平,丰衣足食而孤单感不断的也大有人在。不过,学校老师普遍倾向认为,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才是孩子心理健康成长的基础条件。

 

来源:新华报业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