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快讯 > 正文

组建研发团队 中国移动确认将推电子书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02-11 11:36围观323次我要分享

    与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相比,大家在电信行业上的兼并收购变得更加理智了,都非常小心谨慎。

2010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就中国移动未来市场领域的开拓、海外兼并收购以及企业利益与社会责任等焦点问题专访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总裁王建宙。

《财经国家周刊》: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移动在“走出去”战略上是如何考虑的?是否希望在海外获得兼并收购机会?

王建宙:中国企业已经具备“走出去”的条件,中国移动在3年前就收购了巴基斯坦电信公司,改名为中国移动巴基斯坦电信公司。这个公司现已经正常运作,并将逐步扩大运营规模。与此同时,我们还在积极寻找新的机会。

但客观地说,与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相比,大家在电信行业上的兼并收购变得更加理智了,都非常小心谨慎。

以前,中国移动要进行收购,通常是银行家给我们做理论模型,我们也都相信这种模型。但现在我们都不相信这种模型,金融衍生产品就是这些模型产生的,我们还是要尊重现实。所以大家对兼并收购都非常小心,尤其是在收购价格上。

总之,我们现在是大胆探索,谨慎决策,努力寻找新的收购机会。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确实存在争先恐后进行收购的现象。但据我了解,现在一般一个项目都需要谈判很长时间,有时即使花费很长时间也不一定谈成。同时,企业管理层对于兼并收购的处理方法有所变化,但积极探索、大胆“走出去”的原则并没有改变。

《财经国家周刊》:在未来几年里,中国移动是否有一些比较具体的收购想法或者项目?

王建宙:最大的想法就是要先把在巴基斯坦的公司做好。3年前中国移动收购巴基斯坦电信公司的时候,它们的规模还很小,当时只有800个基站。经过3年的努力,基站数量扩大到了5000个,基本覆盖了整个巴基斯坦。这个公司是中国移动在海外建立的第一个国际品牌,现在我们集中公司的力量,在网络市场上发挥我们的优势,我们要把中国移动新的技术引入巴基斯坦。比如巴基斯坦经常缺电,我们要在那里建立太阳能的电力系统。

我们也在关注海外的收购机会,但是目前中国移动还没有具体的目标收购公司。

《财经国家周刊》:中国移动在巴基斯坦这样的新兴市场取得了成功,如果进军欧洲这样的成熟市场是否比较困难?

王建宙:相对而言,中国移动的优势是在新兴市场,因为我们有在新兴市场快速发展的经验,所以我们主要关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市场,在其他地区相对来说我们考虑得比较少。

由于现在大家都在关注新兴市场,所以新兴市场的收购价格被抬得比较高,这正是中国移动目前面临的一个难题。

《财经国家周刊》:伦敦将在2012年举行奥运会,这对中国移动来说意味着哪些商机?

王建宙:我在这次达沃斯会议期间碰到了伦敦市长约翰•鲍尔森,我本人也是伦敦市长顾问委员会成员,我们谈到了伦敦迎接奥运会的技术设施改造问题。我说,伦敦基础设施很好,地铁四通八达,但是地铁下面没有手机信号。这对老百姓生活很不方便,而且在应急状态下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我对他说,中国移动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提供了非常好的通讯服务,中国移动的手机在地铁、电梯和地下室等都有信号,他对此很感兴趣。我给他建议了两个方案,一是让一家电信公司来做地下网络覆盖,其他电信公司来分享;二是让第三方来做,比如地铁公司,各家电信公司来负责建设这个地下网络。

《财经国家周刊》:你对国内的手机市场前景如何看待?是否还有进一步扩大的潜力?

王建宙:毫无疑问,手机市场还会扩大。但是与前几年相比,城市绝大部分人都有手机,这个市场成熟了很多。从新增用户来说,大部分来自农村,农村有着巨大的市场。

中国移动还可以开发很多新的业务。3G业务现在已经开始,在手机报、短信和手机音乐等领域我们也开展得不错。现在,中国移动还要开展手机支付业务,如用户使用手机来乘坐地铁和购买商品等。手机支付已经在重庆、湖南和广东等地开始推广,还将在上海“世博会”上大量推广和使用。

对企业而言,应该去创造一些新的消费形式,这也是这次“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谈论的题目。

比如电子书,中国移动在技术上已经具备了推广电子书的能力。在达沃斯,我们不仅跟IT行业,还跟出版商和媒体进行了如何做大电子书市场的探讨。目前,中国移动就电子书的开发就有一个200多人的团队。电子书的出现,增加了新的消费形式,从节约纸张角度考虑,也是非常符合节能减排的一种消费方式。

《财经国家周刊》:中国移动如何在保证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同时,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王建宙:这是企业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企业承担它的社会责任很重要,在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之后,这个问题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企业的领导力受到很大冲击,其中最主要的是公信度大幅下降,投资者对企业不放心,对分析师的报告也不放心。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移动除了加强领导力和进行技术创新之外,很重要的就是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我们认为,承担社会责任更加有利于企业的发展,这也是金融危机之后我们需要“重新思考、重新设计”的重要方面。

另外,平衡企业的社会责任和为投资者创造价值之间的关系是不太容易的。我们常说,中国移动不仅要为投资者创造价值,而且要为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也就是说,中国移动也要为非股东创造价值。这两者就可能出现冲突,但我们觉得,中国移动还是可以做到这两者的平衡。

比如,5年前中国移动大举进入中国农村地区,特别是偏远地区。当时,很多投行分析师就直接对我说,不要去做农村网络覆盖,因为那儿用电话的人少,而且成本很高,不利于为投资者创造价值。但是,中国移动把开发农村网络作为一种社会责任,不管有没有人用,我们都有责任去覆盖农村地区。

经过5年的努力之后,我们看到,开发农村地区是可以跟企业的经济效益结合起来的。第一,覆盖增加本身就可以提高企业的竞争力,提高公司网络的吸引力;第二,农村地区包括偏远地区,一开始用的人少,以后会逐渐增加,中国移动现在的农村用户已经越来越多了。由此可见,开发农村市场,不管从社会效益出发,还是从企业经济效益出发,都是值得的。

还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几年前我们要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但要用到公司现金。当时我们怕投资者不同意,没有想到我们一提出这个建议,首先就得到了独立董事的同意,他们认为中国移动有必要成立基金会进行捐赠。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