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校 从小学开始—用钱砌出来的择校路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1-02 11:08围观248次我要分享

    根据调查,目前台州市公开的城区比较好的公办学校平均择校费用为:幼儿园4000元/学期,小学30000元/六年,初中5000元/学期,高中20000元/三年。如果一个农村孩子希望享受到这些资源,就得额外交10多万元——

    普通家庭吃不消的择校费

    今年升入临海某重点中学的李亚妮(化名),从小学开始就是个择校生。

    李亚妮的老家在临海市邵家渡街道,父母都是普通打工者,年收入2万多元。

    6年前,李亚妮到了读小学的年纪。李先生夫妇商量了一番,决定不让她输在起跑线上。“我们俩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没读多少书,就希望孩子能读好书,考大学。听说街道小学和城区小学的教学质量差距挺大,考虑到孩子的将来,当然希望她能从一开始就接受好的教育。”

    这个决定,让三口之家开始折腾。

    因为户口在邵家渡,亚妮想去城区好的小学就读,就得找关系,还得交一笔额外的择校费。李先生左托右托,最终通过一个远房亲戚,找到门路。前后托关系、交费花了2万元左右,亚妮终于能去城区读书了。这笔费用,差不多让夫妇俩白干了一年的活。

    能去读书还不行。接着,他们得考虑女儿住哪里,由谁照顾。城区没有可托的亲戚,若是放在别人家里,每个月又得多花千把块钱。想来想去,他们决定,李先生继续留在邵家渡打工,妻子放弃工作,陪着亚妮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住。

    一进一出,妻子每个月1000多元的固定收入没了,租房子还得多花几百元。

    为了多赚些钱,李先生利用晚上时间,打些零工。他的妻子则找了份缝纫床上用品的活儿,可以带回家做,做一套赚一块钱。尽管钱少,每天起早摸黑,也能挣上一二十元,解决吃饭问题。

    就这样,他们度过了6年。

    今年,李亚妮小学毕业。幸好,小姑娘争气,学习成绩很好,一直保持在班级前三名。今年小升初,她被学校推荐进入一所重点初中。

    看着女儿能进入理想的学校,李先生夫妇俩很是欣慰。与此同时,他们又开始犯愁。这所初中招的都是各所小学的拔尖学生,不管是不是本学区的,每个学生每学期都要另外交将近5000元的费用,一年就是1万元。

    “抵得上我大半年的收入了。”李先生说,这几年,他打工收入没见涨多少,物价、房租倒是涨了不少。每年再多出这么一笔费用,他们夫妇俩必须更加计算着过日子。

    亚妮的这条择校路从6年前开始走,跟现在比起来不贵。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很多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为孩子择校。根据记者了解到的部分公办幼儿园的择校费用,每学期需要2500元—5000元。

    小学的择校费则普遍需要2万—4万元。今年 9月,有网友在台州信息港发出题为“孩子连小学都要上不起了”的帖子,晒出了椒江城区部分小学的择校费。帖子上可以看到,育才小学40000元,人民路小学40000元,云健小学35000元,实验二小32000元,橘园小学18000元,白云小学18000元,书生小学35000元。网友纷纷跟帖,感叹择校费用高得让人吃不消。

    择校择出来的烦恼

    家长愿意出择校费,是为了让孩子去优质学校接受教育。但这其中,也有家长认为,有些学校对于择校的标准、界线划分不明不白,这笔钱花得着实有些冤枉。

    家住椒江康平小区的李女士,儿子2周岁了,明年就要上幼儿园。李女士开始提早打听各家幼儿园的情况。

    她的第一选择,自然是在小区内的康平幼儿园。向邻居们一打听,李女士得知,康平幼儿园每年除了要收学费,还要收“赞助费”,本小区住户也得交,凭房产证、户口簿可减去一部分费用。

    对于这个规定,李女士直叹“实在不合理”。“既然是本小区住户,为什么连小区内的教育资源都不能免费享受呢?教育部门已经严禁收赞助费了,幼儿园所说的‘赞助费’应该是‘择校费’,那应该是面对外学区的学生收的。”李女士这样说。

    临海的冯女士,家住新哲商小学附近。因为离学校近,冯女士一直认为,女儿的学区就在新哲商小学。她还几度暗自欣喜:这下女儿可以免费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了。

    今年女儿入小学,没想到,女儿的学区不在哲商小学,而在边上的托阳小学。“说是边上,托阳小学和新哲商小学其实就在同一个校园里。去学校问,他们只说,这一片学区在托阳小学,想进哲商读书,得交择校费。”

    考虑到女儿读书,冯女士最终还是按照学校说的,交了择校费,每学期2550元。

    与她们相比,临海涌泉的陈先生,其择校路走得更叫人郁闷。

    前年,为了能让孩子进城区的重点小学读书,陈先生提早计划,先让孩子在该校读了学前班。去年,孩子该入小学了。陈先生揣着2.5万元的择校费,带着孩子去报名。结果,招生老师说:“户口不在城区,要住校。”陈先生说:“我们已经在城区租了房子,安了家,能不能不住校。”对方回答:“不住宿,不能读。”

    这个答案,让陈先生很费解。“外学区学生不是交择校费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硬性规定住校呢?”陈先生又去另一所重点小学打听,结果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考虑到小孩住校,每个月又要多交1000多元的费用,经济上实在有些吃不消。陈先生最终只能放弃,把孩子放到另一所城区普通小学就读。

    对于学校的这种做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实就是要看门路。“毕竟,每年的择校名额有限,你能托到熟人,就有机会,没有门路,就算准备好择校费,学校也会用其他理由拒绝。”

    择校的连锁效应:买房、迁户口、进城打工、租房

    面对择校费用高、门难进的优质学校,家长们一边喊累,一边又抢着站在择校队伍的最前端。

    今年暑期,椒江城区几所小学的择校热,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小学昨天择校生报名,队伍排了几百米,拐出校门口不知道多远。”“当然知道,我一个亲戚大清早就去排队了。他还觉得去得够早,结果有人天没亮就在那里了。”

    排队,这是最容易让人看得到的辛苦。但择校带来的一系列连锁效应,又何止一个辛苦了得!

    为了择校,许多家长未雨绸缪。首先千方百计把孩子户口放在学区内。这个办法有两条路,一是户口挂靠,二是买学区内的房子,迁户口。

    第一条路要看关系,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关系够不够铁,愿不愿意让你挂靠。

    第二条路则要看经济实力。在路桥某事业单位的王先生,女儿还只有3岁,他已经于上半年贷款买了套“学区房”。“房子90多平方米,房龄10多年。跟同期的房子相比,每平方米贵了七八百元。”

    王先生说,对于要不要买“学区房”,他和妻子犹豫了很久。“我们俩虽然都在单位上班,有固定收入。但买套房子要几十万元,压力还是有的。现在,我们每个月要还一两千元的房贷,还要给孩子存教育基金。生活能正常运转,但攒不下什么钱。”

    但考虑到孩子将来读书,买房子也能增值,王先生还是买了下来。“为孩子花钱心甘情愿,这些钱也必须花。”

    不过,像王先生这样为了孩子读书买套“学区房”,还是少数。更多家庭承担不起这笔费用,只好让孩子当择校生。

    这些家长为孩子付出的,远不止出钱这么简单。像前面提到的临海邵家渡的李先生夫妇、涌泉镇的陈先生,在他们给孩子择校的同时,也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陈先生和妻子原先在涌泉镇打工,家里还种有庄稼和橘子,年收入不错。为了照顾孩子,前年,他和妻子丢下农田和橘树,双双来到临海,当起“陪读父母”。他们在临海租了房子,开始过单纯的打工生活,每天早出晚归,在建筑工地干活。“收入高不了多少,城里什么都贵,开销大很多,生活质量当然下降了。但为了孩子读书,只能再熬几年。”陈先生说。

    在台州初级中学附近,有很多出租房,租住的多是在这所学校读书的学生。他们来自农村,很多父母为了照顾孩子,纷纷跟来。

    来自白水洋镇的王萍,陪女儿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王萍原先在镇上开理发店,年收入六七万元。两年前,女儿考进这所学校,她也关掉理发店,住进了这片出租房。为了赚钱,她特地租了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帮忙照顾其他学生,每个月收入近2000元,基本解决了房租和日常生活费用。

    明年,女儿要中考了。王萍打算,只要女儿能进城区的重点高中,她就继续在学校附近租房子照顾女儿。“理发店?不管它了。钱以后可以慢慢赚。”王萍说,虽然3年下来,收入少了20来万元,但这跟女儿读书比起来,就不重要了。

    择校热潮的背后,是“考分定终生”的应试教育体制

    尽管国家早有明文规定,各级教育部门也多次强调,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学校,要坚持让学生就近入学的原则,但是择校的现象在各地仍然存在,并且向低龄化延伸。

    对此,有专家指出,造成这股热潮的根本原因在于:一次考分定终生的应试教育体制没有改变。

    在这个大背景下,让孩子上一所好的幼儿园,进而上好的小学、初中、高中,最后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成为家长们的心愿。

    但是,要走好每一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毕竟,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优质教育资源有限,普通学校与名校在师资力量、硬件设备等方面均存在差距。为了让孩子走好每一步,最终顺利通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没有哪个家长愿意放弃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

    椒江的杨女士,女儿今年在双语学校读五年级。这是所民办学校,学费每年13000元。杨女士家庭年收入13万元左右,这笔费用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杨女士选择双语学校,最初是考虑到女儿的升学问题。双语学校由重点高中台州市第一中学和台州市政府联合承办,从小学部升入初中部非常容易,而该校的初中部每年都会有一定的名额进入台州一中。杨女士说,进入这所学校,不仅能为女儿求学铺路,更是培养女儿语言能力和社交能力的最佳选择。

    愈演愈烈的择校热,也说明目前城乡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均衡。有专家表示,这是目前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可以解决的问题。

    “应试教育体制是个大环境,作为地方政府,不能改变这个现实。但是改变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是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能够做到的。”

    可喜的是,从我市的情况看,各县(市、区)已经开始行动。近几年来,全市对于薄弱学校的扶持力度,对于农村教师的培训程度,远远超过以往。“如果能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择校热就必定能得到缓解。”

作者:张莉贝 于梦婷

来源:台州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