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择校费的价值诉求是实现教育公平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1-03 09:13围观82次我要分享

    11月1日,教育部网站发布了“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指导意见”,从规范招生入学秩序、完善招生入学政策等方面向各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提出10项要求。其中最后一条提出,治理择校乱收费要有“时间表、路线图和任务书”,力争经过3到5年的努力,使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

    早在8月份就有媒体披露,教育部有关部门已经拿出了一个治理择校费的“具体方案”。和想象中的具体方案相比,教育部近日发布的指导意见比较纲领化,也比较粗线条,在细节方面并没有太多新鲜感。但不得不说,这个指导意见仍然让人感到震撼。因为面对积重难返的现实,要在5年时间里让择校费成为历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教育部敢于放出这样的话,至少表明有关方面已经对择校费忍无可忍了。

    择校费是一种恶。除了极少数既得利益者之外,大概不会有人觉得择校费是个好东西。但是,从理性的角度考虑,又不能不承认择校费有一定的合理性。就像在重力世界里水往低处流一样,在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社会里,多数家长必然努力把孩子送到重点学校里去。在择校费出现之前,进名校的方式无非是托关系、找门路、写条子,背后是见不得天日的特权腐败。择校费则提供了一个不公平条件下的次优选择,它把优质教育资源以明码标价的方式 “出售”给公众,在某种程度上也起到了削平特权的作用。

    但是,择校费毕竟是一种于法无据又难以收束的乱收费现象,当它被社会无奈地接受之后,却渐有脱缰野马的势头,肆无忌惮地挤压着社会幸福感、摊薄公众福利、滋生教育腐败,并让教育不均衡现状日益固化。群众对择校乱收费不仅仅是“反映强烈”,而是已经到了憎恨的地步。治理择校费,可谓迫在眉睫。

    择校是争夺优质教育资源,择校费是门票钱。要想从根本上治理择校乱收费现象,就必须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化和公平化。当然,难题也就在这里。多年来,各地在治理择校费方面一再受挫,即缘于教育领域优质资源畸形集中的现象短期内无法改变。简单粗糙的行政手段和虚言恫吓的喊话,根本就拿不住择校费的脉。在教育大格局难有改变的情况下,地方上其实也没有抹平教育差异的动力。谁不愿意自己的辖区里多几所重点学校、示范学校呢?谁又会主动把名校的师资力量和设备“疏散”到薄弱学校去呢?在总体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最明智的做法就是 “保长子”,也就是让重点学校得到更好的发展。所以,教育均衡化其实也不是削峰平谷那么简单,它既需要地方运用行政措施扶持薄弱学校的建设,也需要国家加大教育投入,满足义务教育的基本要求。如果优质教育资源不再稀缺,人们自然也就不必罄尽家财、效仿孟母三迁了。

    教育部十条指导意见当然都能指向择校费问题的要害,但不能不提出的是,这些措施大多倾向于盘活现有的教育资源,以实行优质资源的互补和共享,对增量资源的配置改革却少有提及。少数学校过于拔尖并不让人担心,家门口的学校不给力才是最要命的。这些薄弱学校如何改造,或者说,义务教育的标准化以何种方式推进,恐怕还需要从全局方面加以考虑。如果把教育均衡化的责任推到地方乃至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头上,恐怕最后还是会难见成效。

    直面教育积弊无疑是需要勇气的,提出改变局面的时间表就更不简单。择校费犹如一种沉疴,要想治好它,光喝板蓝根肯定不行。人们在欣慰于教育部痛下决心的同时,也非常迫切地想知道,决策者的手中到底还有没有灵丹妙药。

评论员 蔡方华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