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长:再有强制学生“农转城” 校长将撤职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1-04 10:20围观88次我要分享

  中广网重庆11月4日消息(记者陆敏 吴新伟)中国之声上周追踪报道了“重庆多所大中专院校被指强制学生‘农转城’”,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重庆市教委、发改委先后通过中国之声做出回应,表示将坚决制止。

  如再有学校出现强制学生“农转城”,校长将被撤职

  昨天下午3点,重庆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期间市长黄奇帆对此事再次做出正面表态,强调,绝不会让强制学生“农转城”事件再次发生,如果再有任何一个学校出现同样事件,学校校长将会被立即撤职。

  新闻发布会聚集了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南方周末、新加坡联合早报等50多家国内外媒体,和平日里重庆市的新闻发布会比起来,阵容堪称豪华。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谈到媒体颇为关注的“强制学生‘农转城’”事件时,语气严厉,“这件事已经成了历史的过去,绝不会再让它发生,如果再有任何一个学校发生这个事,立马就撤这个校长职。”

  按照原有的户籍政策,中专和职业学校毕业的农村籍学生并不能直接转为城市户籍。黄奇帆强调,此次重庆户籍制度改革对所有大中专院校学生放开转户门槛,是出于善意、好意,是让学生多了一个选择权,“本来是没有选择权的,你毕业就只能做农民工,没有城市户口。现在我们给你一个选择权,你如果在读书的时候就转户了,那么你一毕业到城里工作你就跟城市居民一个待遇。当然你也可以不转,但是我多给你一个选择权总没错的。”

  黄奇帆坦言,在涉及上百万人的户籍制度改革推进过程中,重庆市政府的工作总有盲点。在他看来,这项惠及重庆300多个中专职业学校的优惠政策,被某些学校和老师“念错了经”,而政府在其中,也有一定责任,“他没理解,他把这个政策念错了经,把给一个优惠政策的选择权的好事办糟了。总而言之说明我们大规模推进工作中,培训工作做得不够,我们一些工作纪律,一些政府的宗旨宣传得不够,还是有疏漏的地方。”

  不允许任何单位、任何系统给具体的一个地区下达“农转城”考核指标

  在 “重庆多所大中专院校被指强制学生‘农转城’”事件中,很多人都会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部分学校和老师会不遗余力推动此事,甚至以奖学金、助学金、毕业证书等作为筹码来威胁?学生反映,“95%的转户目标”和“纳入学校年终考核”,成为部分学校和老师强制学生“农转城”的主要推动力。对此,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回应,重庆市禁止在转户过程中下指标考核,禁止转户与利益挂钩。

  黄奇帆表示,户籍制度改革并不是一场“农转非运动”, 重庆市政府从未下达过转户指标,并且不允许任何单位、任何系统给具体的一个地区下达考核指标。他再次重申了重庆户籍制度改革的“五个禁止”。

  黄奇帆说,第一,禁止在整个转户过程中各条线下指标考核。不是说你搞得好的就考核,就先进,而是跟任何考核不挂钩。第二个禁止转户与利益挂钩。你哪个单位把这个事做好了,哪个单位年终奖金多一点,这个不许。第三个禁止强迫农民转户。第四个禁止强迫农民退地。第五个禁止各种各样的用工的变动。

  面对在场的50多家国内外媒体,黄奇帆不无幽默的说,重庆日报9月份曾经刊登“五个禁止”,可惜重庆日报发行量太小,只有几万份,全国各地的人也不大知道,“所以我是希望今天你们把我说的所有话多多转告,这件事我们绝不草率、绝不违纪。 ”

  作为国家统筹城乡综合改革试验区,重庆市提出了两年300万、十年1000万的农民进城计划。黄奇帆强调,“两年300万”只是一个计划,是为了启动相应的城市基础设施准备而做出的宏观判断,并不是一个具体指标,“政府在推进一件事如果没有定量分析那是糊涂虫。因为你到底会转300万还是200万,还是 100万你都没数的话,你的公租房的准备、城市基础设施的准备、学校、医院的准备你会没计划的。所以政府宏观上有一个判断,要有这么一本帐,这是系统工程的必要。”

  “农转城”绝不附加土地条件 转户政策来去自由

  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从8月份正式开始施行,两年300万、十年1000万的农民进城计划堪称大手笔。然而,土地问题、城市基础设施保障等问题也随之带来。发布会上,记者提问尖锐,黄奇帆耐心回应,整个发布会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

  在记者提问之前,黄奇帆自己首先抛出了最尖锐的一个问题——这是不是一场土地换户口的交易?

  黄奇帆:我们这次农民工转户,大家有时候很注意的在说,是不是想要土地啊,好象是城市扩张、土地不够了,要跟农民要地,要地的时候帮他转户。

  黄奇帆强调,农转城绝没有附加土地条件,农民工进城,是用他们的工作和青春换来的,“重庆绝没有附加一个要土地来换社保,要土地来换户口,要土地来换城市待遇这么一个概念。农民工进城获得城市居民待遇,是以他的青春、以他的劳动力、有效的工作岗位为前提换来的,绝不用附加任何其他的条件。”

  有记者提问,现在重庆“农转城”容易,再转回去的话,会不会反而受到条件的限制?黄奇帆笑称,重庆的转户政策是来去自由。

  黄奇帆:你再要转回去,我相信重庆的政策这个来去自由,我可以说现在如果花三小时帮你转进来,以后一样花三小时帮你转回去,这个工作效率是等价的。没什么问题。

  在整个发布会过程中,黄奇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直在强调户籍制度改革能给农民带来哪些具体的好处。他举了很多例子,每个例子中都会出现一个词——不平等。他认为,户籍制度改革,是目前解决这些不平等的好方法。

  黄奇帆:讲得恶心一点,在城里出了交通事故,被撞死了,交通赔偿费,城市的居民可能要赔二十万到三十万,农民只赔八万、九万、十万,这个都有很大差异。这个意思就是说农民工事实上在城里干着辛苦的活儿,但是他实际上受到了不平等待遇。

  据了解,从7月28号召开户籍制度改革动员会,到11月2号,重庆已有大约52万农民转为城市户籍。

来源:中国广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