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贵仁:不能完全取消高考 钱要花在质量上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1-11 10:08围观90次我要分享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

  中广网北京11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天我们要对话的这位当事人,他当过乡村老师,做过大学教授;曾经学的是哲学,如今的身份是管理者。他所从事的行业,与百姓息息相关,因而备受关注。他就是教育部部长袁贵仁。

  过去的5年,中国教育有了长足发展,义务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都取得了突破,但是一些多年积累的顽症仍待“医治”:如何解决择校乱收费?如何让大学之大不影响高校高质?如何改革高考,不再让应试教育的指挥棒压垮孩子?我们来听一听教育部部长是如何回应公众对教育的关注的?请听中央台记者刘玉蕾的专访报道:

  在“十二五”的蓝图中,加快教育改革发展,被定义为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根本大计。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教育改革的艰巨性复杂性众所周知,所要拿出的决心、勇气和毅力也可想而知,用袁国仁的话讲:已经看准的总要努力推进。

  袁贵仁:你必须有所作为,你不能说这个事情很难,我就不做。

  谁都知道,泱泱13亿人,中国的教育部长不好当。然而刚刚过去的5年,一项惠及1.6亿学生的政策,却让袁贵仁自豪地说:世界九大人口大国我们做得最好。

  袁贵仁:一件事情我觉得最值得提,我们实现了农村城乡免费九年义务教育,这在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是第一次。我们现在减了之后,一个家庭一年减少770多块钱,确实保证每个学龄儿童不因为家庭经济苦难不能接受义务教育。它不仅在我们国家民族历史上是一个里程碑,也对全世界全民教育的一个重大贡献,因为九大人口大国我们做得最好。

  做过10年农村教师的袁贵仁,深知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这样全免费的教育意味着什么。不过,当“有学上”不再成为难题,“上好学”却被老百姓越来越集中关注,尤其在城市,大家反映最强烈的就是“择校”。

  袁贵仁:因为这个是目前社会关注的、老百姓最不满意的一件事。

  在教育部对家长承诺的时间表上,3到5年使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反映强烈的问题。要兑现,袁贵仁给出的是组合拳:查处是治标,义务教育均衡是治本。

  袁贵仁:直接的举措是改造薄弱学校,使薄弱学校能够尽快提高水平。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好学校办分校,合作办学,就是输出它的管理模式、输出优秀教师去辅导薄弱学校;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优秀教师和校长合理流动。

  高考改革同样是家长和孩子关心的话题。教育部和高校动了不少脑筋,打破全国一张卷子,施行“大学自主招生”、“中学校长实名推荐”,但是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一直存在,一直压到学龄前的娃娃。因而有人甚至呼吁取消高考。

  袁贵仁:在目前的状态下,完全取消高考来选拔人才可能有问题。高考改革要积极稳妥,不想让老百姓说你们教改把孩子当试验品。先调研,允许各高校在现在的大框架下试点。

  袁贵仁:坦率地说,我最担心的不是高考这件事,而是高考的命题如何体现考察学生的素质。问题在于,不能考那些完全靠死记硬背的就能考好的,考题有哪些,希望我们考试题目更加体现我们学生素质。

  去年年底,11位教授联名写了一封公开信,抬头便是“尊敬的袁贵仁部长并全国教育界同仁”,信中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和讨论钱学森生前的最大愿望。中国的学校怎样才能培养出更多的杰出人才?面对“钱学森世纪之问”,身为教育部长的袁贵仁,又是怎样回答?

  袁贵仁:我们确实有两点要努力,一个是“创新精神”和“动手能力”;另一方面,要注重大中小学教育的相互衔接,总理说:“创新要从娃娃抓起”。概括来说有三句话:学思结合、知行统一、因材施教。

  “十一五”期间,我国实现了高等教育精英化到大众化,高校在校生达到2979万人,位居世界第一,比第二名美国多1000多万。大学之大同时也带来了高校是否高质的担忧。

  袁贵仁:到了“十一五”的时候,中央就明确提出来,就是要把重点放在提高质量上。不再强调发展规模了,大家已经明确了以提高质量为核心,把钱更多的投入到质量上,投入到人身上,这个方向现在是明确的。

  袁贵仁:我们过去太单一,太死板,太狭窄,用一个尺子选人只能是一批人,用多个尺子就可能多批人才出现。所以我们鼓励教育观念创新、教学模式创新,还有管理模式的改变。

  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的出台,是今年的一件大事,开启了中国从教育大国迈向教育强国的新征程。《纲要》明确提出,201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投入要达到国民生产总值4%的目标。这个目标从1993起已经不止一次提出,但一直未能实现。再过两年,我们真的可以达到吗?

  袁贵仁:我是充满信心的。我认为这个充满信心也不是盲目的。今后,我们要把教育作为财政支出重点领域予以优先保障,提高教育拨款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同时开辟新的渠道,统一内外资企业和个人教育费附加制度等。

  教育要发展,根本靠改革。袁贵仁说,对所有批评都理解,对所有建议都欢迎,会把批评建议作为工作动力,把热点难点作为工作重点,促进他们更清醒地判断形势,更深入地分析原因,更积极地开展工作。

  袁贵仁:很多工作都是短期看不到效果,不可能明确衡量出来的。不是靠行政命令、靠经济投入能解决的,是观念转变问题。任务很艰巨,情况很复杂,要做到还需要各个方面加紧工作,但是我还是要说,前途很光明。

来源:中国广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