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高走出博士生 基础教育能否为偏科生开成功路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1-17 11:11围观95次我要分享


杨晓波的书房藏书五六千。

    戴着一顶棒球帽,拖着一只行李箱,前天一早,新晋华师大博士杨晓波被母校杭州中策职高的专车接到学校,为学弟学妹做一场励志演讲。晓波很牛啊,因为他是中策职校建校以来的第一位博士,也是杭州乃至浙江省屈指可数的职校走出来的博士,省里为此在给他申报职教之星。

    初中数理化成绩常在及格线徘徊,与普高无缘的他读了职高,一直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兴趣而学,10年自学今朝圆梦,成为华师大博士生,学弟学妹感叹:他的成功不可复制。那么基础教育能否为偏才开辟成功通道。

    今年9月,一路靠自考获得专科、本科和硕士文凭的晓波以优异成绩,被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录取为博士生。10年前中策毕业,10年间靠自我拼搏,自学成才,以读书为乐,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学妹学弟“尊称”他为:杨博士;班主任说他是典型的快乐“书毒头”。

    挂着“今天以校为荣,明天校以你荣”横幅的主席台下,坐着来自商贸、会计、环保三个专业的385名新生,其中商贸专业就是当年杨晓波所读的关贸专业演变而来的。面对比自己小十多岁的95后,80后的杨晓波给出的开场白很坦诚:“这是我第一次‘被横幅’,第一次‘被报告’。”

    学校让他多谈谈成功经验,以激励学弟学妹坚定自己的职业选择。为此杨晓波在前一晚做了一个名为“何谓成功”的PPT(幻灯片)提纲,他讲了自己在中策职校学习时不堪的数学成绩,讲了自己对英语的热爱,讲了他对成功的理解。过程中掌声不断。

    演讲最后剩余的20分钟,他对学弟学妹说:“成功是一种分享,今天我希望能和你们互动,有什么问题尽管提。”2分钟过去了,只听见学弟学妹们的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提问。直到一位女生用“什么是自考”的问题打破僵局,问题很搞怪,但杨晓波还是回答了。接着“怎么学习英语”、“职高生是就业好,还是继续读书好”、“你一直读下去,有没有考虑结婚生子的问题”……最后大家共同的感叹是:你的成功我们无法复制。

    散场后晓波对记者说,他回母校做报告的目的,不是鼓励学弟学妹们像他一样去考博士,这对多数文化课不佳的职高生来说不现实,他只是想帮助学弟学妹们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学习方式,并由此感到快乐。“我就是在中策三年的学习中发现自己对语言的爱好,后来又在代课时发现自己对大学校园的向往。所以决定一辈子都要留在校园的氛围中。”

    “请杨博士来,并不是鼓励职高生像他一样,都去做学者。”杨晓波当年的班主任李宵谷告诉记者,在职高三年,杨晓波并非全面发展,他的数理化成绩经常在及格和不及格间徘徊,但对英语和语文的主动好学却给任课老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杨晓波的经历是不可复制的,但他在职校学习中发现自己的特长,找到合适自己的路,这对职高生来说,很有借鉴意义。”李老师说,这次讲座之所以选择高一新生,就是因为多数刚入职校的学生对职业规划,对未来,比普高生更迷惘,用杨晓波这样的励志实例,告诉他们只要有规划,春天不会远。

    杭州中策职业学校校长高志刚认为,现在很多职高生对文化课没有信心,因为某门学科差就不敢读书,杨晓波这样的身边例子就很有说服力。

    对话晓波

    Q:这么喜欢读书,为什么当年选择读更偏向就业的职高?

    A:13年前,读职高是我的第一选择,初中时成绩不是很好,当时就感觉考大学无望,连考普高都不是很有把握,读职高至少可以学一门专业技能,3年后可以找到一份工作,所以冲着今后找工作方便,去考了职高。刚考进时,心态还是挺好的。

    Q:是什么让你从中策职校关贸专业毕业后,还一直坚持学习下去?

    A:学习不需要理由,任何理由都是功利的。就像我爱喜欢的人,这难道也需要理由吗?我不适合经商,不适合从政,只适合学习,而且在学习过程中,我快乐无比。

    Q:一路学习的过程中,有想过放弃吗?

    A:有,我数学成绩很差,高中时基本是在及格和不及格间徘徊,那时有想过放弃。当时,最怕开家长会,每次回来爸爸都会问一个问题:这个书你还要不要读了?我一开始都回答要读,结果父亲很生气地说,要读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于是一顿暴打。后来改口说,不要读。可想而知,父亲更是一顿暴打。最后学乖聪明了,干脆说:我也不知道。结果还是一顿暴打。那时真的不容易。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了。

    Q:职校经历在考研考博过程中,让你有觉得不同与其他人的地方吗?

    A:有,和全日制学生在一起竞争时,职高、自考不能算是好“出身”,但事情分两面,正因为职高生这个身份,人家会对你刮目相看,觉得你不容易,会真的欣赏你。

    编后

    变求学窄门为宽门

    杭州中考的压力一年比一年大,它是一扇窄门,把一半的人分流到了职高,一半的人上普高。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因为一时偏科,过早就为他的人生定了调——A去搞科学做学问,B去修汽车做空姐。偏才教育在我国的基础教育中不受重视,学校以培养共性为主,个性教育是挂在嘴上说说的,语数外科学的学科分数是主要考查目标,这一刀子,就把偏科生拦下了。我们能不能把窄门撑宽一些?毕竟每人的成才路径不可能早早定性。

    中策校长高志刚说,至今杨晓波还记得读书时每年获得“中策好学生”的事,这是一个不需要门门优秀,但必须有特长的奖项。杨晓波说,如果是在讲究文化课排名的普高,不仅和奖项无缘,估计连自信都找不回来了。晓波喜欢研究学问,但是升学的窄门让他无缘普通全日制高校,只能靠自考爬一座座书山,10年冷板凳,没有热爱和家人的支持走不到今天,所以学弟学妹们会发出“成功无法复制”的感叹。

    上周省教育厅出台政策,减少270个初中主课课时,给教材瘦身,为中考减负,也是希望能够把升学的窄门拉大一些,让偏才生挤进来。此外,职高生进大学的对接也在加大力度,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对职业教育有这样的要求:建立健全职业教育课程衔接体系,鼓励毕业生在职继续学习,完善职业学校毕业生直接升学制度,拓宽毕业生继续学习通道。

    真的,每一朵花都期待盛开,我们希望听到每一个有不同特长孩子的成功消息。

记者 朱平

来源:钱江晚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