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老教练叹踢球的娃少了 还有多少孩子在踢?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2-01 11:57围观118次我要分享


青少年足球,不怕没钱就怕没人踢。

    这是杭州比较少见的一个昏暗下午,德天小学,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一只足球,仰着头胆怯地看着我说:“老师好。”我不是老师,他不知道,或许他认为能和他尊敬的贺老师站在一起聊天的人都应该叫一声老师。

    站在我边上的贺新虎,是这所学校的元老,他教足球教了20多年。聊天时,他一直用“白发宫女说玄宗”的口气诉说着:“以前踢的足球都是橡胶球,踢破了,捡回去自己补补,接着给孩子踢。现在的条件好了,可踢球的孩子却少了……”

    赛搏的推广瓶颈 不怕没钱,就怕没人学

    这一天是德天小学的校园足球节,因为降温,有点冷,几十个参加表演的孩子穿着短袖短裤,不时依靠打闹来驱寒意。赛搏俱乐部的年轻教练们连忙整理队形,指点孩子做些热身运动。

    赛搏是杭州一家业余足球俱乐部,老总刘军喜欢踢球,有自己的球队,后来又着手办梯队,再后来索性投入到青少年足球的培训中。他们从2007年起主动联系杭州一些小学,每年拿出20万左右的经费,派出教练员免费教小孩子踢球,这个行动当时叫“绿茵计划”。

    “在我们参与前,杭州几乎没有小学有正规的球队”,赛搏球员陈昕说,“我们从组建球队开始,买球服、手把手教传球、带球、射门,现在已经有18所小学有了自己的校队。”

    2009年,遭受扫黑风暴的中国足协痛定思痛,决心开展“校园足球计划”,于是民间行动找到了组织,“现在我们每年可以从中国足协和杭州市体育局那里收到50万的经费,”陈昕介绍说,但活动最近似乎遇到瓶颈。

    关键原因还在于学校和家长,18所学校三分之一支持,三分之一无所谓,三分之一略带点排斥,一些学校甚至连1000多块钱的球门都不愿意做一个,“老师和家长只要说一句话:踢球影响了学习,小孩肯定再也没得踢球了。”陈昕苦笑说。

    “现在足球大环境不好,学校和家长更愿意自己的小孩去学书法,学钢琴,学些大家认为积极正面的东西,”贺老师说,“我们的职责不是培养国脚,我们的任务是让更多小孩子喜欢踢球,会踢球,以后不再是别人踢他在看。”

    无心栽柳柳成荫。贺老师带了这么多年娃娃兵,本意只是推广足球,可偏偏出了一位国少队员,还陆续给绿城梯队和杭州市女足输送了十几名球员,对于最基层的足球点,这样的成绩已经非比寻常。

    绿城500万的尴尬 投入很大,收获却寥寥

    至今仍有“中国最有创造力中场”之称的彭伟国说过这么一句话:“人越来越少,鞋越来越好,技术越来越烂。”他说的是青少年足球。

    在中国,办青少年足球都有过“阿贾克斯”的梦想,如以前的天津火车头,现在的徐根宝足球基地,但到了最后总会回到入不敷出的地步。

    绿城梯队每年投入500万,虽然在同级别比赛中成绩不俗,但近几年向一线队输送的人才却寥寥可数,上赛季基本能打上主力的就是后腰唐佳庶——可就是这根独苗,当初还是从上海提前“抢”到手。

    而另一个事实是,国家队主力中卫、绿城队长杜威去年转会而来的身价高达525万。一边是含辛茹苦、持续不断的育人,一边是等价范围的市场求购,哪个更见效,哪个更直接,要成绩还是要名声?所有的问题就像一把双刃剑。

    还有多少孩子在踢球 直面难题,才会有未来

    近日,杭州正式申请加入亚足联在中国推广的“中国展望”计划,一旦通过,每年可以从亚足联得到3.5万美元和相关教练的援助。似乎大家都意识到青少年足球是一个国家足球发展最重要的金字塔塔基,问题是我们如何让更多的孩子去拥抱足球?

    我们连多少青少年在踢球都不知道!陆续采访过很多专家和官员,但几乎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说到底是这个社会在骨子里仍然没有接受足球,尤其是没有对足球的正确认知。青少年接触不了足球,看起来为各种体制以及公共设施匮乏所制,实际上,是整个社会根本不理解不接受体育观念上的痼疾。

    采访中,国少、国青、国奥的教练一直在抱怨选材不广,全国的U19的选择人才池不过区区200人,而且未来只会更加惨淡。不去面对现实,不弄清楚中国到底还有多少青少年在定期从事着足球运动,任何青少年足球发展计划都是痴人说梦。

记者 聂磊旻 图片提供 陈昕

 

来源:钱江晚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