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质字典逐渐落寞 电子词典线上词典大行其道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2-16 11:17围观131次我要分享

    前一阵子,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龙湾中学在农村留守儿童中开展感恩教育,孩子们给父母写的信中,错别字特别多,一个班70多封信没有出现错别字的只有十几封。为什么错别字那么多,孩子们说:“我们没有字典。”

    与偏远山区孩子缺字典的情形完全不同的是,在北京等大中城市,纸质字典初显萎缩之势,很多人将纸质字典丢在了角落,倒是电子词典、线上词典、手机词典开始大行其道。

    大学生几乎不用纸质字典

    记者在北京一些大学做了个小调查,发现大学生几乎不用纸质字典。拥有《现代汉语词典》或《牛津高阶中英辞典》的同学占大多数,但他们也纷纷表示,自己已经记不得什么时候用过纸质字典了。“两本字典都是中学时买的,到大学后,几乎再没用过。”小王的经历很具代表性,他从高一开始用电子辞典,之后就很少翻字典了,后来到北京上大学,嫌字典太重,都没带来,就一直用电脑上的字典软件,最近还开始用手机上的字典,并且也经常用百度搜索。

    就连中文或者英文专业的学生,对纸质字典也不再待见。中国传媒大学英语专业大四学生小孙说:“除非遇到那种生僻的词,一般情况不会请教纸质字典。”她觉得,如维基百科、百度百科等网站已经提供了许多词条的详细解释,甚至比纸质字典更加全面。

    纸质字典难以跟上语言变化

    互联网时代,纸质字典确实已很难跟上快节奏的语言变化。

    最近,央视批评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网络小说有色情内容,引起众人关注。但是,有业内人士细看这些网络小说发现,许多词汇自己从未见过,这些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得而知。该业内人士因此认为,这给相关部门判断小说内容是否低俗,造成了一定的难度。

    对此,出版人李杰深有同感,他时常“觉得惶恐,甚至是恐怖”,因为现在经常有自己不认识的字词出现在网络小说,甚至是书稿中,而对这些词语的释义,在字典里根本不可能找到答案。比如像“腐女”(有同性恋的意思),他是借助维基百科、互动百科等网络词典才找到了答案。

    这一现象表明,权威工具书收入新词的过程和新词诞生的过程已经远远不相适应了。

    纸质字典销售年减少9%

    人们变得不那么“感冒”纸质字典,这从书店销售数字和出版社销售码洋也得到了印证。

    来自开卷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观测系统显示,今年1月至11月,工具书销售比去年下降了5%。来自中关村图书大厦的销售数字表明,与去年相比,除了中小学生常用的《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销量上升了1%外,中文工具书总体下降了9.2%,外文工具书总体下降了9.3%。外研社综合英语(论坛)出版分社副社长许海峰也说到,该社纸质字典销售呈逐年下降之势,年均下降7%至8%。

    伴随着纸质字典的颓势,业内人士发现,电子词典、手机词典、在线词典开始全面走红,许海峰说:“这些非纸质词典几乎是学生人手必备,虽然有不尽准确的地方,但基本可以满足需要。”上海辞书出版社社长彭卫国则认为,现在流行的网络词典,只是提供了线索,不能保证知识的准确性,如果从事严肃的科学、教研,这些网络词典显然是靠不住的。

    但有关专家也不得不承认,非纸质词典在图画、表格等细节上虽然比不过纸质字典,但因其携带、查找方便,满足了碎片化阅读的需要,上升势头还会加快,并且将是大势所趋。

    出版社纷纷寻求出路

    纸质字典处境的微妙变化,已经触动了出版社的神经。全国涉及工具书出版的出版社大约200家,不少出版社在推出纸质字典的同时,也开始向电子词典、手机词典、线上词典、手持阅读器的业态转型。

    商务印书馆成立了数字出版中心,并已推出线上词典“工具书在线”。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孙述学说,“工具书在线”上市后获得了一定好评,但由于技术上的限制,其运行速度、技术稳定性方面的一些问题影响了用户体验,今后还需进一步扩充这个产品内容,积极探索盈利模式。

    外研社等出版社尝试与电子词典生产厂家进行授权合作,“我们卖了版权,好像卖了原料,大部分主动权都在别人手里,具体销售情况如何都不得而知,只是被动地等着别人的挑选。”许海峰说。

    也有出版社开始试水手机词典。外研社开发的手机词典今年年初面世,该手机词典由出版社提供词典软件,供用户付费下载,目前用户大约有几千人。外研社电子网络出版分社副社长郑嫒嫒说:“使用手机词典,需在网上安装、注册、激活,一般400元左右的一部纸质词典大约80元至90元就能买到。”出版方表示,要想覆盖所有机型需要耗费大量资金。

    上海辞书出版社更是率先将《辞海》置入辞海阅读器,该阅读器每页书翻页速度0.2秒,查询也十分便捷,但目前还处于过渡阶段,盈利模式还没有找到。

    面对种种困境,出版社依旧相信,数字化肯定是工具书出路所在,纸质字典也永远不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个节骨眼上,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外研社等辞书大社都秉承内容为王的理念,彭卫国说:“上海辞书出版社将花费3年至5年时间,将旗下的1000种工具书修订完成,还将建立起数据库。”他认为,不论风云如何变幻,谁拥有知识产权,谁就是最终的赢家。

记者 路艳霞 实习生 张浩

来源:北京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