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公司去年收了十个亿 幼儿园教学究竟谁拿主意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0-12-31 09:25围观148次我要分享

  信息时报记者 袁建彰 见习记者 隋莹 专题摄影 巢晓

  ●11月11日,荔湾区荔港南湾幼儿园的家长被集中起来参加了一个“早期教育专家讲座”,主讲人是一个幼儿教育公司请来的,讲座先是向家长强调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最后就推销起了该公司的幼教课程。开会前的几天,家长们都收到了一份通知,称从11月17日起,幼儿园将开设与该幼教公司合办的课程,与原有课程同时进行,家长可以选择自费让孩子上新课程。但是,从下学期开始,幼儿园将取消原有课程,全部改上该幼教公司的课程,这就引起了家长们的非议。

  ●今年9月开学时,在海珠区广东轻工学院幼儿园读大班的小辉(化名)迎来了全新的兴趣课,对于他来说,这意味着很多知识要从头学起。原来,幼儿园在新学期换了一个幼教机构的培训课程,一位孩子在上大班的家长说,这家幼儿园3年来每年都换一家幼教公司的课程。“钱倒不是很贵,主要是课程衔接的问题,孩子有点不适应。”另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连老师们都担心课程更换太频繁,会对孩子产生负面影响。

  近年来,这种因幼教机构的你进我退,造成幼儿园课程更迭,在广州并非什么新鲜事。每个学期末、每个季度末甚至每个月底,幼教机构之间都会掀起一场看不见的争夺战。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与社会幼教公司(下称“幼教公司”)合作办学的多为民办幼儿园,其中既有合作开办兴趣班的,也有把日常课程整体外包给幼教公司的,甚至有幼教公司将幼儿园收购至旗下“反客为主”的。这些幼儿园,一般1~2年就换一次日常课程或兴趣班课程,也就是说从小班到大班的3年幼儿园生活里,能完整学习同一套课程的学生并不多。

  据业内估计,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广州有一百多家幼教公司,当中既有全国连锁自主研发课程的专业机构,也有收费低廉教材基本靠“抄”的麻雀公司。由于目前在教材内容、课程标准和收费标准等方面仍存在较大的政策空白,导致市场上产生大量良莠不齐的幼教课程及教材,且不受任何监管地进入幼儿园的课堂,决定孩子们每天学习的内容。

  孩子学到了什么?

  家长“蒙查查” 幼教公司赚到笑

  幼儿园到底在上什么课?据调查,目前广州大部分幼儿园,尤其是九成民办幼儿园都会向幼教公司购买课程,有的只是买兴趣班课程,有的连日常课程都是幼教公司提供的。据业内人士统计,去年广州幼教公司从家长手上就收了10亿元。

  上什么课?九成民办幼儿园课程靠引进

  “你知道孩子在幼儿园里上的是什么课吗?”

  在越秀区麓湖幼儿园门前, 记者这样问一位刚接完孩子放学的家长李先生。“识字、算术、英语、思维、画画,兴趣班还有围棋。”李先生说。当记者进一步问这些课程是幼儿园自行研发的还是和社会幼教公司合作的,用什么教材时,李先生则笑着说不太清楚。他旁边的一位家长郝女士则说:“小孩在幼儿园最重要是平平安安,现在还小,学什么都不要紧,上小学中学再好好学、系统学吧。”

  记者在越秀、荔湾、海珠、天河等区随机访问了近30名幼儿园家长,大多数家长都如李先生那样,不太清楚孩子在幼儿园的上课内容。尽管如此,仍有近2/3家长表示,都会尽力(交费)支持孩子参加各类课程。“其他小朋友都上了,如果我孩子不上,总觉得有点吃亏。”海珠区南石头幼儿园一位家长的回答道出了不少家长的心声。

  据了解,目前广州幼儿园的课程主要有常规课程和兴趣班两大类,当中既有由幼儿园自行研发的课程,也有由幼儿园与幼教公司合作的课程。记者调查发现,只有少数公办幼儿园(下称“公办园”)没和幼教公司合作,据业内人士透露,其中民办幼儿园(下称“民办园”)中更有九成与幼教公司存在或深或浅的合作。换句话说,幼儿园上什么课、孩子们学什么,幼教公司正逐渐成为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都学些什么?家长贴钱买个“看热闹”,担心引发厌学

  在海珠区工业大道附近的南石头幼儿园门口,记者遇到了家长张女士。张女士每天都来接正在读中班的女儿小琳放学。说起幼儿园的课程,张小姐觉得还不错。据了解,小琳现在要上语言、音乐形体、画画、外教英语等课程,其中,日常课程都是幼儿园老师以《幼儿创意课程》为主要教材设计的,外教英语和音乐形体这两门另外收费的课程,则是幼儿园与幼教公司合作的。

  “有时回家后,她(小琳)会对家人说英语,爷爷问她今天新学了什么英语时,她也能说出来。有时我们拿着教材和她对话,她也能对答。”张女士对外教英语课比较认可,表示每个学期收150元不算贵,能培养女儿对英语的兴趣,为中小学打下基础。

  张女士接到小琳后,记者表示希望听一下小琳说英语。起初,小琳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尝试,但张小姐和记者的鼓励下终于答应了。记者翻开小琳的教材问,老师今天教了什么。“今天老师教我们说水果的名字。”小琳说。记者特意把教材翻回前面介绍交通工具的部分,问小琳“汽车的英文是什么呀?”小琳想了好久,摇摇头说:“不记得了。”记者又问,记不记得轮船的英文怎么说,小琳又摇了摇头,还拉着妈妈的手说,“不玩了,要和妈妈回家”。这时,张女士说,平时都只考女儿当天新学的内容,“我们还真没注意到原来她也是‘念口枉’(粤语,指不加理解地照读),说过就忘了。”张女士说。

  简先生的儿子今年5岁,就读于天河区中山大道某大型楼盘内的一所英文幼儿园,每月学杂费近3000元。“主要考虑到离公司比较近,每天上下班可以顺带接送。另外收费虽然比较高,但看起来硬件软件都不错,希望小孩能玩得安全,我们也不用常常担心。”简先生说,他和妻子都觉得现在的孩子上学太累了,所以只是希望儿子能玩得开心,没怎么考究孩子在幼儿园里学到了什么。

  简先生告诉记者,每学期幼儿园都会安排一两次家长开放日,重点都是孩子们的汇报演出,通过朗诵、英语话剧等节目展示教学成果。“很多家长都很紧张自己的孩子能不能上台表演,能不能当重要角色,甚至对白多不多等。”简先生说,不少家长把汇报演出视为学期“大考”,幼儿园也明白家长的心思,开放日前的数个礼拜每天都抽时间让孩子排练。“每到开放日之前,儿子回家就会喊闷,说经常排练都没时间玩了。”简先生说,对于汇报表演他不知作何评价,作为家长,一方面肯定希望孩子能有一技之长,能在台上展示能力,但同时他也知道这些表演大多都是老师安排的,小朋友自主参与的其实不多。

  记者调查发现,面对各种幼教公司和课程,家长们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希望孩子能通过这些课程能培养对学习的兴趣和能力,为将来的小学学习打好基础;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些课程良莠不齐,只是幼儿园和幼教公司的赚钱噱头,还可能导致孩子厌学,产生反效果。“说白了我们是外行,每个学期只有一两次去看公开课和汇报演出,孩子学了多少我们自己都没底。”孩子正在上中班的家长郝女士如是说,她的观点也代表了不少家长的心声。

  政策有空白,幼儿园无能力

  幼教公司去年悄悄收了十个亿

  幼儿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教育部门在针对幼儿教育出台的《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下称“《幼教纲要》”)中提出:“幼儿园的教育内容是全面的、启蒙性的,可以相对划分为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五个领域,也可作其它不同的划分。各领域的内容相互渗透,从不同的角度促进幼儿情感、态度、能力、知识、技能等方面的发展。”但是,《纲要》并未列明具体实施细则,从教材编写、课程设置到成效检验等方面都缺乏官方标准。

  极少幼儿园能自主研发课程

  据广州市教育局统计,广州目前在教育部门备案的幼儿园有1493所,其中民办园有1100所,比例高达74%。由于资金、师资力量等原因,只有为数不多的公办园拥有自主研发幼教课程的能力,而对于绝大部分幼儿园来说,向幼教公司引入课程,成为同时解决教学问题和提高收入的“捷径”。

  据调查,目前和幼教公司合作的公办园很少,即使合作也只是共同开设兴趣班,而且对幼教公司的知名度、师资等硬件都有较高要求。但是,民办园与幼教公司的合作就深入得多了,既有合作开办兴趣班,也有把日常课程外包给幼教公司的。记者发现,档次较高的民办园选择幼教公司的标准基本与公办园持平,但中低档民办园在课程质量、授课资质和收费水平方面则参差不齐。

  据一家幼教公司的总经理介绍,在广州,幼儿园和幼教公司的合作已经超过10年,刚开始时主要是合办兴趣班,后来一些教材商发现了这一商机,开始通过教材打入幼教市场,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为了寻求新出路,部分幼教公司开始尝试收购幼儿园,也就是报道一开始时,荔湾区荔港南湾幼儿园出现的情形。

  人均报读两个班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幼教课程的收费为每人每学期300元~4500元。一般来说,比较便宜的是绘画、语言等课程,主要由本园老师或幼教公司提供的普通教师授课;英语、思维、棋类等课程的价位较高,如果由外教、专家或职业选手授课,收费就更贵了。

  绝大多数家长都舍得花钱为孩子报读两个或以上的幼教课程。记者走访时,各幼儿园表示家长一般都会报两个班,也有报更多的,这主要是受幼儿园课时安排的影响。一般来说,每个课程每周上2~3次课,如果孩子报读两个班,每天都能在5点左右下课,刚好方便家长下班接人。如果不报或者只报1个课程,孩子下课后会被带到专门的课室等候家长,不能跟报了兴趣班的同学在一起。

  按最低标准的每学期300元/课程,每学期报读两个课程计算,平均每个小朋友每年在幼儿园上兴趣班就要花1200元。按此计算,2009年广州幼儿园的在园人数达31.2496万,幼教公司从家长手中就能拿到3.75亿元。事实上远远不止,广州一家大型民营教育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家长在幼儿教育方面越来越舍得花钱,据行内统计,去年广州幼教市场的营业额已经高达10亿元。

来源:大洋网-信息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