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试点进入“深水区” 亟待突破性政策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2-16 13:50围观94次我要分享

  随着职业教育改革试点的公布,职业教育改革开始进入“深水区”,各地也在积极推动试点方案的尽快出台,社会各界也对职业教育改革充满了期待。 ——编者

  四川德阳职教改革试点有很大空间

  自四川省德阳市入选国家“改革职业教育办学模式,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试点地区之后,该市教育局副局长胡北就没有清闲过。按照此前提交的任务书,到今年六月,要初步完成试点配套政策的制定,同时制定出改革试验区建设方案,虽然是春节前后,德阳市教育局已经数次召开座谈会、研讨会,发动各种力量积极参与试点方案的建言献策。

  此次德阳的试点任务是“探索建立健全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参与的办学体制机制,创新政府、行业及社会各方分担职业教育基础能力建设机制,推进校企合作制度化。”

  “之所以为试点,就是做此前没有做过的事情,目前试点目标已经基本明确,关键是出台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既要人民群众满意,又要符合改革规律,这里面有很大的空间,还在迷茫,也在论证中。”虽然是教育试点,但是胡北思考的却很多。

  由于身处西部,德阳站在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前沿,2010年,四川省批复德阳市的城市性质为国家重大装备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的现代化工业基地。德阳这座老工业基地正焕发出勃勃生机。

  “德阳职教有着良好的基础,不仅为本省市还为外省市培养了大批高技能人才,除了政府‘统筹’之外,德阳市大力推行共建职教,吸引各种要素来办职业教育。”据胡北介绍,目前,德阳市已经形成了通用、现代两大职教集团和三大职教联合会。

  在此前提交的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项目任务书里,德阳职教改革的阶段目标是,2011年,正式启动改革试点工作,制定各项制度,实施“重装产学研示范园”和“建筑职业教育集团”建设工程等建设项目。2012至2015年,全面实施综合改革,形成服务区域经济建设和重装产业结构调整的公共服务和育人平台。2016年,针对前期实施中的问题,制定、完善建设方案。“学校、企业都比较支持,积极性也比较高,希望能从改革中得到实惠。目前关键是把此前好的做法通过制度固定下来,同时寻求新的突破。”胡北说。

  广东顺德

  职业教育将继续支撑经济发展

  与德阳一同入选的还有广东省顺德区。

  顺德区教育局副局长姜惠告诉记者,目前区教育局正组织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包括劳动部门、财政部门等共同研讨试点方案。

  “有几个目标正在讨论,首先是希望调动企业参与职教的积极性,并形成制度化;此外要提高职教吸引力,提高职业院校学生毕业后的工资待遇,我们正会同人力资源等部门共同研讨。”

  据姜惠介绍,顺德区此次之所以入选试点,一是当地政府长期以来对职教比较重视,无论是财政投入还是政策扶持都比较到位,几年来已经构建了相对完善的职教体系。据悉,顺德区现有一所高职学校,13所中职院校,下辖的每个区县至少有一所职业院校。二是顺德是闻名全国的制造业基地,驻扎了美的、格兰仕、康宝、海信、科龙等知名家电品牌在内的两万多家中小型企业,企业的用工量很大,尤其需要具有高技能的技术工人。很多知名企业与职校结成联盟,企业积极参与学校的招生和培训,实施订单式培养。

  “经济需求拉动职教发展。因此形成顺德职教进口旺,出口畅的局面。职业教育已经成为顺德的一张名片。”姜惠说,今后将继续围绕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将顺德打造成职业教育的试验田。

  试点改革是一项大工程

  不能一蹴而就

  据了解,从2010年年初开始,教育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办公室就结合规划纲要提出的重大改革,研究确定了近期启动实施的重点任务,并将这些重点任务公开发布,对于愿意先行先试的地区和学校,选择一项或几项申报国家改革试点。

  此后先后有500多个改革项目申报,至去年年底,最终确定了十大改革任务,50项试点任务。其中职教改革试点于去年12月中旬公布,包括推进校企合作制度化、教师队伍建设、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综合改革试点、搭建中高职立交桥等六大任务。据悉,为了加强对于职业教育的领导和管理,统筹高等、中等职业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作为试点之一的河南省新乡市还专门成立了职业教育局。具体统筹规划、组织管理全市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职业培训等工作。

  春节前后,记者连线采访了北京、河北、浙江、江苏、河南、广东等地教育厅负责人,了解到目前各地正在积极推动试点方案的制订,很多细节暂时不能公布。

  教育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目前各界对职业教育地位和重要性的认识已有较高的共识,因此对职教改革给予了极大关注。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鲍学军认为试点改革要仔细研究和估算,制定一个更加科学的职业教育改革目标。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教授邢晖认为:“试点改革是一个大工程,不能一蹴而就,前期需要进行充分论证。同时需要经费保证、整体规划。”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王梅珍建议:“国家需要给予试点地区突破性政策,同时要因地制宜。”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所在的宁波市也是职教试点地区之一,王美珍介绍,随着产业不断升级,宁波已经由原来的加工制造业基地开始向创新型产业转型,目前宁波纺织业急需更多的是设计和营销类人才。“这亟须打通中职和高职的立交桥。同时也吸引企业的积极性,这些都需要有实质性的政策出台。”

  北京师范大学技术与职业教育研究所所长赵志群提出:“职业教育具有特殊性,行业在里面起到关键的作用,因此在改革过程中要充分放权,听取行业的意见,政府搭台,行业唱戏,不能忽略行业和企业的作用。”

  有着多年参与校企合作经验的亚龙科技集团董事长陈继权认为,目前无论是法律条款还是制度章程,均没有对企业参与职教的利益保障,“只讲到企业的责任,没有企业的利益,企业就没有积极性,在职教体制机制改革过程中,一定要考虑企业利益,最好能在法律制度上有所保障,同时又可以实施操作,职教法要关注企业利益实现。”

  对于职业教育改革的成果,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人民政协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