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家具贸易背后的高额代价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2-18 11:17围观90次我要分享

    一些美国家具生产商及其律师找到了一条可靠的途径,利用美国禁止中国超低价商品进口的贸易政策获利。

中美家具贸易背后的高额代价

    自2006年以来,他们每年都请求美国商务部审查中国制造商在木制卧室家具上缴纳的关税。很多中国企业由于担心关税会大幅上调,每年都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同意向美国竞争对手支付现金,以换取从审查名单中将他们去除。

    美国家具零售商的代理律师席尔曼(WilliamSilverman)在去年10月份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 (U.S.InternationalTradeCommission)的一次听证会上说,美国和中国家具行业的人都明白,这笔钱是聪明的敲诈。美国家具零售商是中国产品的主要进口商。

    包括La-Z-BoyInc。和Vaughan-BassettFurnitureCo。在内的家具生产商的代表说,这些付款是合法的。上个月底,上述两家公司和其他约15家美国生产商要求进行最新一次审查,列出了110家中国企业。

    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去年11月份的报告,从2006年至2009年,中国企业向20家美国生产商支付了约1,300万美元。这些美国企业对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说,更大一笔钱用于支付他们的律师了,不过没有透露具体数额。

    六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专员中有两名表达了对这笔钱的担忧。专员雷恩(CharlotteLane)在去年10月份的听证会上说,她对这样的和解非常、非常地担忧,并且说,我一辈子都无法弄明白这怎么会是合法的。

    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去年11月份报告中的一个注释中,专员皮尔森(DanielPearson)说,这类和解造成了家具贸易的额外成本和失真,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失真对整个行业、美国消费者和美国纳税人有任何好处。

    自2005年以来,在美国商务部裁决中国输美木制卧室家具以低于合理价值的价格向美国市场倾销后,就一直对这类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反倾销税税率从进口价格的不到1%至200%以上不等。

    美国贸易法允许受到倾销损害的企业每年向商务部提交一次需要审查的中国出口商名单。商务部有至多18个月来裁决是否应该向名单中的企业征收更高的税率。

    美国商务部发言人说,商务部并不赞同私下和解,不过缺乏对各方达成的协议进行调查和监管的权力。通常秘密的和解协议在去年的听证会上浮出水面。举行听证会是为了确定美国是否应该继续征收反倾销税。去年11月份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举行的投票表决维持了反倾销税的征收。

    反倾销关税并没能阻止家具进口。国际贸易委员会发现,2009年,在美售出的价值34亿美元的木制卧室家具中,进口家具占了78%的份额。在 2001年,这一比例还只有44%。但关税的实施确实促进了大部分家具生产从中国向越南转移,因为美国没有对越南实施反倾销关税。

    汤普森夫妇(LeslieandJimThompson)在佐治亚州的道森维尔(Dawsonville)经营着一家名叫UpCountry的家具公司。在去年10月的听证会上,他们对这一做法也满腹牢骚。大约七年前,他们在上海附近生产手工雕刻的卧室家具,但最近由于关税的不确定停止了生产。

    在国际贸易委员会10月份的听证会上,莱斯利•汤普森回忆说,2007年她曾打电话给一位名叫德恩(JosephDorn)的华盛顿律师,询问如何避免针对其公司的关税等级的重新审议。但德恩却问莱斯利,为了避免重新审议,能给他的客户什么好处。这名叫德恩的律师也是La-Z-Boy等多家家具制造商的代理人。

    莱斯利又说到,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她和她的丈夫都不愿支付这笔带勒索性质的好处费。

    在听证会上,德恩告诉国际贸易委员会,他不记得和莱斯利曾有过这样的通话,并表示自己不可能帮助莱斯利降低关税等级。

    La-Z-Boy和Vaughan-Bassett两家公司把私下和解的相关问题抛给了德恩。德恩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就法律纠纷进行和解是正常的、合法的,完全合适。德恩还说只有中国公司要求,双方才会接受现金和解。

    代表中国厂商的华盛顿律师凯尼格(PeterKoenig)说许多公司不得不私下和解是因为如果重新审议,他们所面临的关税等级会不确定。关税的设定溯及以往,这意味着出口商在家具出口后一至两年内未缴清的关税可能会大幅激增。

    这些关税是部分基于对生产成本的估计做出的。国际贸易委员会一般只审查少数生产企业的成本,然后以此为基础估计生产情况类似的企业的成本。所以中国企业很难预估审议后适用的关税水平。

    拉文(FrankLavin)2005年至2007年担任美国商务部副部长,主管国际贸易。在他看来,这是一股不正之风。私下和解可能会让美国家具厂商特别青睐某些中国公司,并给市场设定一个进入门槛。他建议美国政府制定规则防止此类灰色行为。

来源:华尔街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