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从两会代表提案将普教学制改为“5+2+2”模式谈起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3-17 14:20围观171次我要分享

      孙子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仿而论之,也可以说,教育者,国之大事,人才之地,民生之道,百姓之牵挂,民族之希望,家庭之重负,两会之热点,不可不议也。近年,教育问题在两会上可谓备受关注。据统计,一年来政协委员围绕民生问题的提案达1700多件,其中议论最多的是房价、医疗和教育。

      在两会关于教育的众多提案中,广东惠州市科协主席黄细花代表关于普教阶段缩短学制的提案格外引人注目。黄细花在提案中建议,将普教阶段学制缩短为9年,即小学5年,初中2年,高中2年,并相应地将义务教育延长到12年,包括3年的学前教育。黄细花认为,现阶段我国的学前教育已比较普遍,此外幼儿还可以通过互联网等各种传媒获取信息和知识;在现实教育中,已不乏幼儿园学小学课程,初中两年、高中两年已分别学完各阶段课程的现象,因此,将普教阶段的学制改为“5+2+2”的模式应该是切实可行,符合实际的。

      该提案一经披露,引来各方热议。赞成者认为,普教学制缩短3年,既扩大了义务教育的覆盖面,减轻了家庭教育负担,又不至于给国家增加额外成本,还可以让学生提前3年进入大学,走上社会,为他们的发展留下更多空间和余地。

      持不同意见者认为,现在的学生动手能力、社交能力和社会实践能力“一届不如一届”,高中毕业生还是个孩子,大学毕业生的独立生活能力也很差,再提前3年让他们进入社会,实在是难以想象,起码让人缺乏信心。

      现行的普教阶段学制能否从12年缩短为9年,确实应该审慎对待。但是这种12年学制已经实行半个多世纪,一直毫无松动,一成不变,且在黄细花之前质疑之声甚少,这恐怕不能说是一种完全正常的现象。毕竟时代已经大不相同,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乃至七十年代,我国农村大概没什么幼儿园,农村孩子不可能接受什么学前教育,即使在城市,正规的幼儿园和学前教育也属凤毛麟角,那时的小学学制就是6年;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大多数儿童都能在幼儿园接受3年左右比较正规的学龄前教育,然而现在小学的学制仍然是6年。人们不禁要问,这整整3年学前教育,到底起什么作用呢?起码应该有相应的启蒙教育如语言、运算和生活各方面能力的训练,为进入小学打下一定的基础吧?那么小学的学制为什么不能在这个基础上作些调整、适当缩短呢——哪怕一年也好。

      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认为,“5+2+2”模式在历史上存在过,即使到现在也有其合理性,“现在初三和高三的学生,几乎都不会再学新的知识点,他们提前一年学完,最后一年时间纯粹为升学考试作准备”。

      这就向社会也向人们提出了一个沉重的话题——应试教育。正是这种应试教育,牢牢把持着当今普教阶段的12年学制,使之动弹不得。广东名校执信中学老师周苹认为:“将初、高中教育学制缩短为4年,如果现行的高考指挥棒不改变,依然是应试教育,对初、高中教学内容不进行改革,必然加重学生负担。”

      普教学制的长短事关全局,与素质教育密切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显而易见,普教学制的改革必须与素质教育同步进行,必须攻破应试教育这个顽固堡垒,其难度之大,牵涉之广,可想而知。因此,普教学制长短之改革,“摸着石头过河”还是很有必要的。

      《拿破仑言论集》中有一句话:“对人民大众的教育应该是施政的首要目标。”普教阶段的学制,哪怕能缩短一年,对国家、对家庭、对学生个人,都可以说是非同小可,意义重大,且善莫大焉。故而国家之施政,确实应该高度关注普教学制之政。因此,尽管面对许多新的矛盾、新的问题,普教阶段学制之短长也应引起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足够重视,并摆上桌面认真深入地议一议了。 (作者系南方医科大学教育研究与督导评估中心教授 林新宏)

    来源:科学时报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