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从中国宏观发展看中国民办教育的未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3-21 11:44围观122次我要分享

周其仁:从中国宏观发展看中国民办教育的未来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周其仁

  周其仁:俞敏洪(微博)老师要我来做一个发言,给了我一个机会,来跟各位做讨论,欢迎大家批评。

  在座各位都是办教育的,这个工作,或者这个行当,就要求我们看得远一点,但这个道理就是因为我们的产品,我们工作的结果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得到社会的检验。如果我是做手表,好不好,很快就会知道。所以这个机构到底怎么样,很快也就知道。但是我们培养的学生要很长时间才知道到底怎么样,全世界这条很工通,教育领域要有品牌,一定要有时间,时间要尽可能长,我们今天很多人花这么多钱到西方名校去留学,为什么他是名校呢?你看牛津、剑桥都是差不多六百年,八百年,国内所谓北大、清华,还不说北大清华这些人有什么特别?就是因为这个机构长,学生跟一般的产品还不一样,一个孩子在我们这里学习,毕业了,他最后有成就,有很大成就,到底多少跟学校有关呢?是他本人努力,本人的资质比较好,还是他的运气,他的环境,有很多说不清的因素。只有经过很长时间才会在一群接着一群人当中发现共同现象,说这些人都在哈佛学习,这些人都在北大、清华学习,或者将来我们会发现,有一群人说都在新东方学习。如果有这个概念出来以后,品牌才算真正树立起来。

  所以我们在座各位,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我们就得看比较远一点,因为我们工作的性质要求我们看得远一点。从这个角度看,我相信各位都会比一般的其他的群体更关注中国经济的未来。最近在讨论“十二五”,刚刚闭幕的两会,通过了关于“十二五”的纲要,我相信“十二五”这个五年,对于搞教育来说,光五年恐怕是不够的,我仔细阅读了这一次中共中央给“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也看了刚刚公布的“十二五”的规划,我发现里头有四个字是会超过这个五年,他可以管很长时间,这四个字就是“民富国强”,这个不是五年的事情,是长远的事情。因为我相信这四个字跟在座各位可能有更大的关系。

  为什么民富国强呢?有两个理解,一个理解是民是一块,国是一块。所以世界上国家的发展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民富了,国家很强大。还有一条路是老百姓很穷,国家很强大,比如说前苏联,他们老百姓的生活不怎么样。好像有这两条路可选,我们就选了民富国强,这是一种理解。

  我的理解不是这样的,我的理解从长远看,民和国是一体的,国家组成的最重要部分,不是领导,不能政府,不是高官,一个国家所以能在世界上站得住,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民,我这个国家概念不是狭义的,因为通常我们一讲国就往政府那头去想,往地位比较高的那个人去想,往一些机构去想,这个理解是非常狭义的。我理解的国家不是那么狭义,它是《国富论》里头的国,至少三个因素,第一个因素,他是有一块国土,他有一块江山,我们叫江山社稷,这个领土要有一个归属,他要有个主权,这是组成国的第一个要素。

  第二个要素就是社稷,社稷是一套仪式,农业文明时代,为了保证丰收,播种之前要做一点仪式,希望我们的粮食,希望我们的豆子能够长得好。为什么要做仪式?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为了人,因为在你国土当中,最重要他不是无人区,他是一群人民在这里,而人民是构成国的一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什么要仪式,就是让人群组织得好一点,因为人群里头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发生矛盾、冲突,你料理不好,你这个社会就会乱。所以经济学家绝大多数都是无政府主义者,都认识到任何一个国,应该有一个良好的典章制度,有一套良好运作的政府,但是他不是国家的本身,他也不是国家的目的,良好的政府是为了把人民的事情办好。

  所以概括起来,我理解的这个国的概念,第一就是有民。第二为了让人民良好地组织起来,好好地过日子,那么就需要一套制度,包括需要一套政府组织。第三,政府组织对外要维持这块国土的安全,主权的完整。这个就是国的概念,按这个概念来看,唯有民富才能国强,前苏联的状态,国家机器很发达,战争机器很发达,军工很发达,老百姓的日子提高得慢,最后证明不能持久。

  所以我们这次“十二五”建议和纲要当中,说我们要选民富国强的路,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对我们自己过去几十年,特别是最近三十年改革开放最重要的经验总结。我们绝不能让这个国家走到民穷,一个时期看起来国家好像很强大,但最后他不能在世界之林长久地、强大的、令人尊敬地存在下去。

  那么民怎么才能富?这是我这个专业经济学一直有人研究的,《国富论》,就是国民财富它的性质和原因的探究,因为世界上很多一个一个的国土,都有文明,有历史,有文化,为什么有些地方它民和国都比较强有力呢,有些地方就比较弱呢?啊这是经济学一直关注的问题,这个说来话长。但是民要富,其中有一条跟在座各位是有关系的,就是要让人民身上的力量得到最充分的发挥,中国古代并没有形成成套的经济学,没有形成特别像亚当斯密,到马克斯现代经济学,但是不是说没有这样的理念,你说一个国家要搞好,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人尽其力。现在看来人力资源是国家发展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过去只说把人投到经济当中去,但是投进去的人力,这个质量怎么样?过去这个是不算的。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有大量的经验证明,投争取一个人,一个劳动力,他进入生产过程了,投进去的人,他如果状态不一样,他投进去以后这个产出差别很大。最早引起这个注意的就是战后的殖民,美国给拉美很多资源,给米歇尔计划也给了很多资源,最后发现给拉美很多钱,给了欧洲很多钱,欧洲恢复得非常快,特别是德国,战争打得乱七八糟,马歇尔计划过去没有几年就强大起来了。那就研究什么道理呢?后来发现非常重要的道理,德国的物质资本打烂了,设备打烂了,人还在,而这些优秀的工人,优秀的工程师,优秀的管理者,优秀的科学家,在他们身上的那种能力强大,只要加上物质资本,很快就变成生产力,变成竞争力,变成国力。所以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人力资本就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认知,经济增长过去认为要资本,所谓资本就是要有铁路,有厂房,有设备,现在说跟它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的,是人身上的这个资本,人的资本很简单,是可以通过教育和训练得到,可以把那些天才发明的那些知识,经过教育变成普通人都能掌握的东西。这个能力不同,他就会带来很大的生产力的不同。

  所以我们现在说科教兴国这种概念,它背后的理论基础,我的了解就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后,经济学当中关于人力资本整个这套学,发现很多国家,如果你吃饱了,剩下需要投资往哪儿投?设备是一个方向,更重要的是投你的人,让你人的状况发生变化,这个会给你国家经济增长带来长远的民富国强。这一点我相信我们如果没有共识,是不会走这条路。

  当然,教育和训练,在座都是行家,我不能班门弄斧,我只不过利用这个机会,要讲一个感受,因为我最近一直在做调查研究,我们比如说研究农民工,我们在成都重庆访问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数据的分析。我发现非常有意思,你看一个农民工从农村出来,现在全社会大家都关注这个群体,因为这个是中国经济今天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群人到底收入怎么样,跟内需,跟增长都有关系。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很有意思,因为你不要看这群年轻的农民工,如果你跟这个农民工顺时间走,我们会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农民工进入这个市场,或者年轻人进入到这个社会上来工作,他收入的来源,你给他简单地划分,他大概有这么三类:

  第一类是他的力气。我有力气,你要干的事我帮你干,我出力,这是带来一种收入。

  第二类就是要有点技能。这个技能如果后面有点知识支撑,就不但知道这么做,还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技能加知识就构成收入。我们调查当中发现还有一个收入的来源,非常重要的来源,而现在是被忽略的,什么来源?我们发现农民工出去以后,有的人长久就在城里呆住了,只要在城城待了很长时间的,他的收入就有提高。还有的待了几年就回去了,他持续时间短,有些人可以长久地转到城市来,变成城镇当中一部分,体力不太好的时候,收入反而高了,他收入最高的峰值不是在体力最好的时候,也不是眼睛看得最清。

  第三个收入来源,我们做了一个概括,不一定准确,一个人他怎么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命题是这样的,一个人越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更持久能得到别人信任,他收入越高。你长期地看一个人的收入,大部分的来源不是力气,天下有很多人有力气,他为什么给你做,不给他做?甚至也不是技术,在座各位校长都应该懂,其实没有哪种技能是不能把人教会,刚才俞敏洪讲到智障那个有启发,正常的人只要方法对头,全世界所有活没有说不能教会人做,但是你有那个力气,你也有那个技能,你也有那个知识,给不给你机会做,决定了你的收入,这是对收入最大的影响。

  我们发现有的人,他就容易得到人的信任,同样的工作给你,同样一个机会给你,因为你有了这个机会,你就有了经验,你有了经验就会有下一步,你那个空间就会往上走。所以现在看来,我们在整个教育训练当中,抽象地讲,关于人的人格,关于人的价值观,关于人怎么做人这一套看来,越来越重要。我们发现农村的农民工进到城市,其实都是非常优秀的,问题他打不开这个信任的壁垒,他不容易让一个跟他不一样的人建立对他的信任,其实这个道理你可以推,你看留学生出国很多人,有的走得好,有的走得不那么好。总之到最后,北大很多毕业的同学去了美国发展,去了欧洲发展,有的发展好,有的发展不好,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讲的这个信任,有的孩子就容易得到信任。

  所以人怎么取得,因为人在人群当中才能创造收入,你不能取得信任,你去看这个路线,第一,很多机会就轮不到他,就很焦虑。第二,即便得到了一些机会,不持久,很多人说我因为没有一定的位置,你去看有些人有很高的位置,同样的头头,有的人他背后很多人愿意跟着他做,有的就不行,其实这也是信任。你一个大机构如果很厉害,他愿意跟你走,我去看过华为,华为他专门请了国际最好的咨询公司来帮他做公司发展,其中有一个发现非常重要,一个大公司里头,其实跟国家差不多,里头要有很多领导者,你左看右看这个专家系统,看了以后发现这个领导者是一个公司发展最重要的因素,很有意思,有的人,别人跟他干,就觉得自己很伟大,有的人你在那儿做事,别人觉得他很伟大,有的人跟他做,觉得自己因此也变得很伟大。还有的领导者,你不管他位置多高,他永远是怨气围着他,众判亲离。所以从农民工到高级知识分子有一个工通的问题,就是建立在人群当中的信任。

  所以这个行为准则问题,因为刚才俞敏洪在讲的时候我在想,你看那些有了成就的,受到关注的公司,他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我去马云那里高度重视这个问题,消费者买账了,舆论买账了,问题是你能不能盛名之下还能不能做得更好?所以在座的各位,一个是我们工作当中要加强这个问题,一个农民工学会了技能,学会了技巧,甚至有了一般的科学知识,这个当然是人力资本当中非常重要的,但现在看来,我们最近的调查研究当中,这个感受我不知道准确不准确,还要加一个维度,因为我们现在是高度流动的社会,我们已经离开这个乡土中国越来越远,乡土中国建立的信任就是因为大家从小到大要守在一起,农村为什么道德水平比较高?骗子怕老乡,你把邻居坑一下,那个终生惩罚是好大的。所以你必须遵守乡村的道德准则,一流动,进入了一个陌生人社会的时候,流动性非常高,这个时候机会主义倾向就会来了,反正我下次碰不见你了,所以你看卖假货卖得比较多的地方就是火车站,你买完就走了,一个天天光顾的商场和一个流动人口光顾的商场,你看哪个地方假货多?你在陌生人群当中怎么能够得到信任,怎么能够得到尊重?这个决定收入流,也决定民富国强的一个非常微观的基础。你看这个国民经济十二五,你可以讲很多,转型、结构变化,这都是很大的词,你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你看我们号称,不是号称,真的是世界第二大经济,日本这一场地震,我看跟中国的距离要拉得很大,中国就是第二大了,去年是5.8,日本是5.4,我们已经高出一截了。但是你走进我们的经济生活,你去看看,我们很多产品服务的那个质量,奥运会那么成功,全世界都吃惊,奥运会结束不久,三聚氰氨牛奶,这个国际舆论就觉得中国有神秘性,你奥运会办得那么好,这个牛奶那么复杂的事情你都做得很好,这么简单的事情做不好。奥运会本身没出食品问题,上海世博开了半年没有食品问题,航空公司的食品,我去看过了,我们的博鳌论坛,各国元首来,来的时候你看当年小泉来参加博鳌,他那个餐盒来的时候是日本带来的,回去就必须由博鳌配,没有问题。当然那餐动静可大了,国家的官员到现场去,海南的官员到现场去,进来的蔬菜从源头全部搞清楚,才能做成盒饭,那个价格别提了,没出问题,我们点上没有问题。为什么一到面,变成老百姓,普通人消费,我觉得吃什么都不安全,我的解答就是人的问题。我们做好一件产品,两件产品,某一个点上的事情没问题,批量的,天天的做不行,为什么不行?我们的人的综合素质不行,三聚氰氨,我们团队做了很长时间的调查,蒙牛那里去了好几次,看了很多奶牛公司,不是说这个公司就愿意给你搞什么鬼,公司不愿意搞鬼,公司要防范,防都很难防,因为这个牛奶从千家万户来的,来了以后一进到管子里头,他就很难追溯。为什么中国机械产品总的质量好一点,因为他可以追溯,牛奶一倒进去就不知道,所以这里头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有问题。你放一点就放一点了,反正不是我喝,现在很多地方,中国农民是很朴素的,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流行的行为方式,这个米是我自己吃的,我种好,这个米是给你卖的,你的收入本来就很高,你还有医保,这个事情在座各位可是影响我们民富国强。中国今天说创新,我个人看创新不是中国经济第一位,是把每一个普通东西做好是第一位。你GDP再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的看法,在我们的教育和训练当中,利器是天生的,当然利器怎么用,有一个技能,知识技术非常重要,但是如果我们的教育要有长远,要经得起长远的检验,我们培养的学生身上,一定要在技能知识以外,要加点别的东西。这个就是多少所有世界上能存活下来的人民,共同的关于人的基本行为的导致准则,这个东西我们要相信是可以教育的,是可以培养的。特别要从小孩子、年轻人,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做,养成习惯也不能做。

  如果我们现在不把这个问题提上日程,我们这个经济总量再大,包括人均水平再高,我们要支撑长远,真正变成民富国强,在世界之林能够长久地站立,而且引人尊敬,这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很高兴利用这个机会把这些想法跟各位分享,谢谢各位!

来源:腾讯教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