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平板电脑的遗憾:想了一大步 走了一小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4-14 09:42围观87次我要分享

  前日上午,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IDF2011)开幕演讲,英特尔全球平板电脑与上网本事业部总经理道格·戴维斯说,自己去年刚拿到平板电脑时感到一种“全新体验”。但他说的却是iPad,后者应用的处理器架构来自竞争对手ARM。

  这是一个足以让英特尔尴尬的细节,在平板电脑市场上,英特尔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在对平板电脑市场的把握上,很可惜,我们想了一大步,但是只走了一小步。”昨天中午,英特尔中国大区总裁杨叙在IDF上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公司的胆子确实应该大一些。

  根据本报记者采访,这应该是英特尔在此问题上最坦白的表态。英特尔其他高管则多少有些回避质疑。

  苹果引发的热潮,已让英特尔的对手如高通、飞思卡尔等受益,英特尔IDF上的表演有些形单影只。那么,仅仅迈出一小步的英特尔,遭遇着怎样的危机,它有什么破解之道吗?

  起大早的处理器巨头

  “当一种产业经历战略转折点剧变时,固守传统模式的人也许会遇到麻烦。但另一方面,新近开创的一番天地又给人们——有些原本不属于我们讨论的产业中的人们,提供了参与并成为新的一员的机会。”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中,英特尔创始人格鲁夫谈及PC业变革时如是说。

  假如75岁的他如今回味一下15年前自己写出的话,也一定会为英特尔眼下的局面感到焦虑。

  面对平板电脑热潮,英特尔似乎就像固守传统模式的一类。它在全球PC产业链的整合风光,开始被苹果的光芒遮挡了许多。

  接受采访时,杨叙因急事在身抽身而去,留给记者一种壮志未酬之感。那么,英特尔的遗憾到底在哪里?

  有必要回忆一下2008年春北京IDF揭幕日。当天,英特尔在全球率先发布了移动互联网处理器“凌动”。英特尔首席执行官欧德宁在大屏幕里说,这是“最激动人心”的处理器,价值不逊20世纪90年代奔腾的诞生。

  看上去英特尔起了个大早。前不久离职、专门负责移动互联网业务的英特尔高级副总裁阿南德说,欧德宁2005年便构想了移动互联网市场,公司为凌动投资了大约10多亿美元。2008年,尽管ARM身为智能手机处理器架构巨头,但当时并没有为未来的融合市场公布移动互联网产品与计划。至于AMD,那时正为扭亏苦苦支撑,无力公布转型计划。

  而英特尔不但有处理器,还给品牌厂家画了两个大饼:提供娱乐体验界面像智能手机的;MID(超级移动终端);界面类似笔记本的UMPC(超级移动个人PC)。它引来华硕、爱国者、三星纷纷跟随。

  当时公众甚至厂家并没搞明白两者区别,尤其是MID。英特尔后来甚至尝试推出MID的技术与硬件标准,导致ARM全球总裁都德布朗多次对本报说英特尔自己也弄不清楚。

  遗憾的“一小步”

  杨叙的遗憾在于公司“胆子太小”,没有将上述战略快速贯彻到底。

  但是,看上去阿南德领导的团队并没有忽视欧德宁的构想。2008年第二季度,英特尔忽然兴奋地重新发现了华硕易PC的价值,开始将凌动嵌入其中,并逐渐为它寻找到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即“上网本”。那时,在英特尔支持下,以华硕、微星为主的台企广告,在大陆狂轰滥炸,观望中的宏碁、联想、惠普、戴尔一边批评,一边同样推出了相关计划。

  IDC数据显示,2008年,华硕为主的企业上网本销量超过1000万台。对华硕批评最多的宏碁董事长王振堂事实上早就坐不住了,当年推出类似产品后,2009年春天,他在北京放下狠话,公司快了对手至少6到9月,1年后公司产品会成主流,“2年后将占据全球笔记本总销量50%以上”。2009 年,宏碁上网本出货量果然成为全球第一,市占率超过1/4。

  真正吃到出货量暴增的更有躲在幕后的英特尔。因为,接近100%的上网本都用了凌动处理器。对手台湾威盛虽然忙着张罗移动互联网联盟,但最终惨败。AMD虽借山寨品牌在上海等有限城市放了少量,但没发出声音,该公司甚至否认那是自己推的,认为可能是厂家将AMD处理器嵌入了小笔记本。

  看上去,这种局面下,英特尔应该笑出声来。但它不但笑不出来,却要为高出货量发愁。由于凌动价格较低,销量过大,拉低了英特尔一贯坚挺的利润率。

  回顾一下上网本疯狂之年的2009年,当时2009年第三季财报发布时,欧德宁一边称赞凌动与上网本是推动英特尔增长的重要力量,一边又带有警惕地表示,主流笔记本业务仍然是推动公司营收、利润增长的主要力量,“预计未来这种情况不会改变”。事实上,2009年,当山寨上网本大行其道时,英特尔忽然严格控制出货,导致凌动卖断。

  但在亢奋与警惕中,英特尔依然借助上网本度过了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它再度拉开了与AMD笔记本的优势。

  半导体业研究专家孙昌旭也在IDF现场对本报表示,凌动虽然推动了其成长,但更像重复已往经验,英特尔必须在产品层面尽快实现颠覆性创新,此外还需要加速构建新的商业模式。

  那个曾帮它大幅提升凌动出货的宏碁,已因此发生人事更迭。王振堂表示,公司不能再刻意冲量,必须实施战略转移,焦点之一便是新的终端形态与商业模式。

  当这一切发生时,让道格·戴维斯感受到全新体验的苹果,则在另一种产品形态平板电脑战场一骑绝尘。IDC连续两季度都强调,上网本乃至主流PC市场已受到明显冲击。这一趋势已促使几乎所有知名PC品牌涌入平板电脑市场,近两周正密集发布产品。

  欧德宁或许正为最初的判断而后悔。2010年5月年度股东大会上,他曾强调,平板电脑不会蚕食PC销售,未来4年,全球PC市场增长率仍将为15%至16%,并强调上网本才是业界领头羊。

  仍不可小觑的英特尔

  期待与遗憾都在杨叙的眼睛里。

  而英特尔也终于痛定思痛,前不久战略执行不力的阿南德离职,公司旗下移动互联网已分交道格·戴维斯与另一名全球副总裁Ton Steenman。其中前者主掌平板电脑与上网本,后者主要负责嵌入式业务,外兼全球移动通信业务。

  在“一小步”的背景下,巨头在移动互联网市场有无真正崛起的希望?

  它确实没有放松。两天的IDF大会上,尽管往日的PC巨头许多拥抱ARM处理器、发展平板电脑,但它们依然表态支持英特尔,而海尔、万利达则将直接推出产品。而新的面孔也在增多,本土互联网巨头腾讯前日下午宣布,将投入巨资,与英特尔联手成立一家联合创新实验室,专门定位于打造移动计算平台。而英特尔全球副总裁Renee James则宣布,英特尔软件应用商店App up正式落地中国,海尔、神舟等多家企业成为首批合作伙伴。

  孙昌旭表示,尽管感觉本次IDF有点遗憾,但她认为,英特尔公布的32纳米凌动,6个月后,应该会在平板市场带来重大冲击,而24个月后的22纳米凌动,有望正式进军智能手机领域。

  当本报记者问杨叙如何看待这两款产品时,他说:“到时候你一定要来,一定让你震撼。”他说,公司此前收购了英飞凌无线芯片等业务,未来2年内,将会加速整合,并且会将处理器与许多应用模块集成到一颗芯片上。

  杨叙坦陈,英特尔不可能无所不能,而是会持续借助外部力量。当本报记者问他,是否会继续动用资本手段进行收购,比如是否会收购恩智浦的移动支付芯片业务时,他说自己已回答过了,除了独立研发、合作之外,当然会采用资本手段整合。

王如晨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