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争夺战重庆样本:黄奇帆再推“云端计划”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4-14 09:46围观93次我要分享

  2010年3月,李滨虹到工商管理局注册以“云计算”为名的互联网公司,那时这是个陌生的难以理解的词汇,工商局要求他更名。

  李滨虹是重庆智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时隔一年,2011年,他已感到“云计算”在重庆被演绎得轰轰烈烈。

  4月初,“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在重庆两江新区开建。重庆发展云计算产业的“云端计划”正式启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宣布,在3年内,重庆将基本建成中国最大的离岸和在岸数据处理中心。

  这个计划在重庆叫做“云端计划”。“端”就是各种电子信息终端产品,“云”就是通信的核心数据中心。

  重庆两江新区一位官员表示,重庆信息产业发展正在从全球笔记本电脑基地出发一路向上,从终端产品向服务外包和数据处理拓展延伸。而信息产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将成为重庆实施赶超战略的重要一环。

  当下,从沿海到内地,“云计算”产业大战风起云涌。重庆显然不甘寂寞,开始猛烈抢食这块大蛋糕。

  寄望全球数据开发和处理中心

  未来三年,上海的计划是培育十家年经营收入超亿元的云计算企业,带动信息服务业新增经营收入千亿元。北京的云计算产业将力争到2015年,形成 500亿元产业规模。重庆云计算建设计划更加宏伟,希望最终能做成云集上百万台服务器、上千亿元规模的“云计算”基地,成为全球数据开发和处理中心。

  4月6日“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的正式开建,揭开了重庆这场宏大规划的帷幕。黄奇帆在现场表示,“十二五”期间,这里将规划成面积达10平方公里、拥有由20万台服务器和路由器组成的数据中心机房的基地,形成内陆比较大规模的云计算中心。

  据两江新区提供的资料,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总建筑面积207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400亿元。其中核心区规划了占地约为3平方公里的符合国际标准的数据机房。

  实验区的具体运作模式并没有对外公布。重庆经信委官员表示,由于竞争激烈,出于商业秘密,目前不便透露更详细的内容。

  就目前披露的消息,这是一个服务器集聚地,以及在岸、离岸数据处理基地。

  基地首期落户的是商务部下属的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它将投资16亿元打造在岸数据处理和备份中心,该项目将于3月落户两江新区的太平洋电信离岸数据处理中心形成互动。

  离岸数据处理是重庆云计算建设的重点内容。

  全球数据外包,从欧美外包到亚洲,过去10年的业务量是100万台服务器,大都分布在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过去因为中国的政策管理制度,在这方面的业务几乎为零。

  而重庆市委常委、两江新区管委会主任翁杰明表示,重庆两江新区将在今年年底形成100万台服务器应有的基础设施,从而成为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离岸数据处理实验中心和“云计算”产业实验基地。

  重庆这样大手笔地投入,是因为已获得相关部委的认可。经信委主任沐华平在近日接受新华网的访谈中表示,因为两江新区的先行先试权,中央政府给了重庆一些特殊的制度安排。

  重庆官方预测,云计算数据基地建成后,跨国数据处理公司将在这里聚集,并产生可观的产业前景。

  沐华平说,经过五年到十年以后,全球新增的机房有差不多1万个,它的新增的产值差不多是1万亿美元。重庆只要争取到国际上1%的订单,国内需求当中10%的订单,将有1500亿规模的产出,90亿元的税收,带动10万人的就业。

  沐华平进一步透露,重庆已在和一些跨国公司有一些很好的交流和谈判,现已引进了五六家跨国公司参加云计算产业。

  另据两江新区的消息,阿里巴巴也将是重庆重要的云计算建设伙伴。

  “云端计划”在行动

  业界人士认为,在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浪潮中,重庆注重引入对地理位置不敏感,以信息技术和航空距离来主导、附加值较高产业作为突破口,提出了一种新的发展思路。

  重庆云端计划便是这一思路的主要体现。

  “云计算建立了一个虚拟的平台,将资源整合在一起,使得重庆的信息产业规模化、集约化。”重庆市经信委官员说。

  最重要的是,云计算将催生为终端用户服务的软件产业。特别是针对各个环节的串联、结算。

  沐华平称,有了十平方公里的云计算这个平台,就会带动三千家软件企业围绕它进行一些增值服务。同时,重庆提出一个要求,凡做本地业务,必须配以四倍以上的外地业务来做,即80%做外地业务,20%做内地业务,以形成本土业务在岸业务和离岸业务的有效的结合。

  重庆市经信委预测,在“十二五”期间,重庆的软件以及外包产业将达到1500亿的规模。这将有助于重庆信息产业在“十二五”末期产值达到1万亿,取代传统汽摩产业,成为第一支柱产业。

  同时,云计算已是重庆提高竞争力、吸引投资的基础设施。

  重庆市社科院一位研究员表示,大型企业、跨国公司,没有云计算,不可能把区域总部放在重庆。大企业要提高竞争力,要快速对市场做出反应,这就需要了解各地分支机构的相关数据,而传统数据处理是不能胜任的,因此一直倾向于将总部放在服务器所在地。

  李滨虹称,这同样带来纳税的问题,“发生在重庆的电子商务、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等纳税地,都是在服务器所在地。”如果服务器在外地,则是“帮别人挣GDP”。

  “反过来,重庆有了云计算基地,可吸引总部经济,支持本地企业跨地扩张,这比任何政策都要优惠。”李滨虹说。

  当然,这也是各地激烈争夺云计算产业的主要原因之一。

作者:吴红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