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教育突围:农村学前教育很缺钱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5-03 09:08围观86次我要分享

  学前教育迷局中的师资之困:待遇低致人才难留

  农村学前教育很缺钱

  在陕西省洛南县重重山峦之中,景村镇王涧幼儿园由一所小学改造而来。2009年,随着校园的变迁,时任该小学校长的贺桂芳成了幼儿园第一任园长。

  改建后,幼儿园服务于周边陶渠、明星、景村等10个行政村,占地面积2100平方米,有130名幼儿和9名教职工。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这个地处国家级贫困县的幼儿园,尽管条件简陋,但老师们还是花费不少心思布置这里:一间50余平方米的教室内摆放了4 张绿色方桌,桌子周围是一圈可爱的绿色小椅子,高度还不及成人的膝盖。拐过一面墙,是孩子们的休息室,几十张粉色小床整齐的码放着,床上铺着淡蓝色碎花的被褥,整洁而温馨。

  近两年来,在农村,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外出务工,幼儿园的诞生缓解了“留守儿童”的入园之急。

  上下齐动仍无法解决师资紧缺问题

  除了资金匮乏,最大的困难就是师资力量的紧缺。

  目前,洛南县幼儿园共有84名员工。面对1000多名孩子,所有教师从早晨七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必须时刻处于紧张状态。

  更让张敏玲担忧的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园内就再没有招聘到幼师专业的毕业生。“目前,全园上下包括我本人只有6人毕业于幼师专业,其中4人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只有两人仍然在一线教学。”她说。

  在这里,存在着一种矛盾现象:一方面由于幼教相关专业学历较低,而本科设置这一专业又很少,因此报考人数偏低;另一方面,正式幼师岗位属于国家事业编制,报考最低学历门槛是本科,所以很多相关专业毕业生又不具备报考资格。

  “因此园内很多教师都是小学老师转岗来的。这种做法确实能够救急,但是小学教育和幼儿教育具有本质的区别。”张敏玲说。

  为了保证教师的专业能力,在开始幼儿教学前,园内必须对转岗教师进行统一培训。但培训结束后,很多人又选择跳槽或改行。“今年已经有3位优秀的转岗老师离开了这里,其实我能理解她们的选择,因为工作的确很辛苦。”这样的现状让张敏玲既感受到了压力又备感失落。

  事实上,师资困境在洛南县普遍存在。目前洛南县幼儿教师中,正规幼教专业的毕业生少之又少,反而转岗教师成了“主力军”。县教育局也曾多次开展培训,全县70余名幼儿园园长、500余名幼儿教师接受了培训。

  但即便如此上下齐动,仍然无法解决师资缺乏的现状。

  发展学前教育任重道远

  对于当地学前教育的发展现状,雷二虎坦诚表示,近年来洛南县学前教育事业虽然发展较快,但确实存在很多困难。各幼儿园还要靠收费来解决幼儿教师工资待遇,大多数幼儿园目前仍有债务。

  “最近,洛南县已经出台了《洛南县2011-2013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目前全县现有各类幼儿园80所,按照《三年行动计划》,2013年这个数字将达到106所。我们还将通过对口招聘、转岗培训等途径,招转公办幼儿教师140名,实现全县公办幼儿教师数量达到幼儿教师总数的80%。”当地教育部门负责人介绍。

  根据《三年行动计划》中的预算显示,保障学前教育发展达标的总花费将达到5430余万元。而按照洛南县2010年的财政收入计算,即使保证GDP4%的教育投入全部用于学前教育发展,一年的投入也仅为1600余万元。

  要想实现三年计划的目标,可谓任重而道远。

  一位同去的教育记者深有感触地说,洛南县就是我国诸多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现状的写照。在贵州部分贫困地区,当地的财政收入甚至不足以支付全县教师的工资。在解决这一问题时,国家和省级统筹还需要发挥更多力量。

  临行前,张敏玲充满期待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年县里已经在规划新建3所公立幼儿园了。到时候生源压力一定会得到缓解,老师的工作量也会大大减轻的。

  “10个行政村需要入园的孩子总数有240多人。在幼儿园建成前,只有一所民办幼儿园能接纳70名孩子。而小学学前班的入学年龄是5岁以上,所以很多不够年龄的孩子都是在村里玩着长大的。”贺桂芳回忆。

  无奈之下,附近小学甚至一度将学前班改为“汇合班”,将招收年龄降低至4岁。“幼儿园建成后,最直接的变化是村间路上的孩子少多了。”贺桂芳说。

  但是现在她又遇到了新问题:随着等待入园的孩子不断增多,教室的承载能力早已逼近饱和,但盖新楼所需经费仍然没着落。

  在洛南县学前教育发展中,王涧村幼儿园的困境并不是个例。全县唯一一所县级公立幼儿园洛南县幼儿园,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

  洛南县幼儿园与另外两所村办和镇办园相比,规模更大,校舍环境也有很大改善,但园长张敏玲依旧为“缺钱”和“缺人”犯愁。

  “目前办园资金仍很缺乏,每年可供支配的收入大概是100多万元。但去年光是更换园内所有的床褥、桌椅、电器等设备,就花了将近30万元。”她说。

  除此之外,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打工,“留守儿童”的数量也在不断攀升。“园内的承载能力早已超过了750人的上限,达到了1000多人。班级规模也在增大,很多老师都反映工作辛苦,但是如果我们拒收这些孩子,他们就会没有学上。”张敏玲无奈地说。

  在谈话的间隙,早操铃声响起,上千名孩子哗啦哗啦涌入了操场中。小家伙儿们很不服管,每支队伍两名带队教师不得不前后跑动,试图让他们排列整齐。

  由于操场空间有限,还有一部分孩子被带上了屋顶做操。“这也算是立体式教学吧。”园长略带自嘲地说,“今年年初园内还将一个多功能厅改成了教室。”

  张敏玲说,这两年县政府已经多次出台扶植政策,调动各乡镇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积极性。“我们感受得到,各个部门都在尽全力解决问题。”她说。

  但现实状况是,身为国家级贫困县,2010年洛南县全县财政总收入仅为4.07亿元。“要实现教育投资达到GDP4%的目标,压力确实很大。”洛南县县委副书记雷二虎面露难色。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