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信息 > 正文

幼儿园伙食管理潜规则 称全凭良心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5-27 09:30围观154次我要分享

  近日来,本报接到一些家长反映,孩子在幼儿园的伙食费交得很高,但他们怀疑伙食很难保障。家长王女士说,她很多有孩子的同事和朋友都曾有这样的怀疑,但苦于无法取证,“孩子用餐的时候,多数幼儿园根本不让家长进餐厅,理由是怕打搅孩子用餐,而根据幼儿园的菜谱,根本看不出孩子用餐的量……”

  根据今年兴庆区教育局的一份检查结果,部分民办幼儿园也存在克扣幼儿伙食费的情况。

  昨日,从事幼教20多年、曾在四五家公、私立幼儿园当过园长的业内人士汪女士爆料称,由于缺乏外部监管,幼儿园伙食管理,完全是个“良心活”。

  家长:菜谱“不靠谱”

  据家长们介绍,虽然多数幼儿园都会公布菜谱,而且其上的菜品也是琳琅满目,但菜谱似乎很“不靠谱”。

  “早晨虾仁包子、绿豆粥,中午宫保鸡丁、米饭,下午还有苹果,晚餐是面条,幼儿园的伙食单子上,看起来不错,但是孩子回家却总喊饿。”王女士的孩子,在民族街上的一家幼儿园上学,孩子每天的伙食费要缴12元,但她最近却发现,孩子的情况“不对”,“孩子总说吃不上肉,苹果也给得少。”

  和王女士一样,市民侯静对孩子的饮食质量也很不放心:“幼儿园收多少伙食费,只要合理,我们家长都掏,但是幼儿园收的伙食费,一定要全用在孩子吃上啊,不能让孩子在发育的关键阶段缺营养。”

  由于缺乏证据,两位家长向幼儿园反映后,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潜规则:利用伙食费“盈余”

  “据我所知,目前银川各个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并不相同,一天收8元、9元、10元、11元、12元的都有,如果经营者有良心,8元也能让孩子吃好,但如果经营者比较黑心的话,12元,也照样让孩子吃青菜豆腐。”据汪女士介绍,由于幼儿园伙食费完全是自收自支,因此多数幼儿园在这方面都有一定的“盈余”,“这个盈余多少不好说,如果物价高的时候,大约是一成,而如果物价低、情况好的时候,能有两成多。”

  汪女士介绍,不同幼儿园在伙食费的盈余上也有区别,“如果是想长久做的,打出品牌的一些民办幼儿园,相对‘盈余’就会少些,而我见过一些小作坊幼儿园,由于只是一锤子买卖,往往在伙食费上克扣严重。就我们信任的一些公立幼儿园,因为我曾做过园长,明白那里看似管理严格,其实也有不少空子可钻。”

  幼儿园如何利用伙食费制造“盈余”,汪女士举了个例子:“这个太简单了,伙食这个东西伸缩性强,很难量化,比如说,100个孩子本来要吃7只鸡,但实际上放6只、5只乃至4只,都能过得去。”

  幼儿园伙食费很难管

  据兴庆区教育局基础教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幼儿园伙食费属于幼儿园的一项“代收费”,由物价部门核准,原则上“花多少,收多少”,而且必须向家长定期公示花费,由幼儿园内部的“伙委会”和家长组成的“家委会”共同监督伙食费去向。

  但汪女士表示,这一系列的监管手段,几乎没有作用。

  近日来,本报接到一些家长反映,孩子在幼儿园的伙食费交得很高,但他们怀疑伙食很难保障。家长王女士说,她很多有孩子的同事和朋友都曾有这样的怀疑,但苦于无法取证,“孩子用餐的时候,多数幼儿园根本不让家长进餐厅,理由是怕打搅孩子用餐,而根据幼儿园的菜谱,根本看不出孩子用餐的量……”

  根据今年兴庆区教育局的一份检查结果,部分民办幼儿园也存在克扣幼儿伙食费的情况。

  昨日,从事幼教20多年、曾在四五家公、私立幼儿园当过园长的业内人士汪女士爆料称,由于缺乏外部监管,幼儿园伙食管理,完全是个“良心活”。

  家长:菜谱“不靠谱”

  据家长们介绍,虽然多数幼儿园都会公布菜谱,而且其上的菜品也是琳琅满目,但菜谱似乎很“不靠谱”。

  “早晨虾仁包子、绿豆粥,中午宫保鸡丁、米饭,下午还有苹果,晚餐是面条,幼儿园的伙食单子上,看起来不错,但是孩子回家却总喊饿。”王女士的孩子,在民族街上的一家幼儿园上学,孩子每天的伙食费要缴12元,但她最近却发现,孩子的情况“不对”,“孩子总说吃不上肉,苹果也给得少。”

  和王女士一样,市民侯静对孩子的饮食质量也很不放心:“幼儿园收多少伙食费,只要合理,我们家长都掏,但是幼儿园收的伙食费,一定要全用在孩子吃上啊,不能让孩子在发育的关键阶段缺营养。”

  由于缺乏证据,两位家长向幼儿园反映后,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潜规则:利用伙食费“盈余”

  “据我所知,目前银川各个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并不相同,一天收8元、9元、10元、11元、12元的都有,如果经营者有良心,8元也能让孩子吃好,但如果经营者比较黑心的话,12元,也照样让孩子吃青菜豆腐。”据汪女士介绍,由于幼儿园伙食费完全是自收自支,因此多数幼儿园在这方面都有一定的“盈余”,“这个盈余多少不好说,如果物价高的时候,大约是一成,而如果物价低、情况好的时候,能有两成多。”

  汪女士介绍,不同幼儿园在伙食费的盈余上也有区别,“如果是想长久做的,打出品牌的一些民办幼儿园,相对‘盈余’就会少些,而我见过一些小作坊幼儿园,由于只是一锤子买卖,往往在伙食费上克扣严重。就我们信任的一些公立幼儿园,因为我曾做过园长,明白那里看似管理严格,其实也有不少空子可钻。”

  幼儿园如何利用伙食费制造“盈余”,汪女士举了个例子:“这个太简单了,伙食这个东西伸缩性强,很难量化,比如说,100个孩子本来要吃7只鸡,但实际上放6只、5只乃至4只,都能过得去。”

  幼儿园伙食费很难管

  据兴庆区教育局基础教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幼儿园伙食费属于幼儿园的一项“代收费”,由物价部门核准,原则上“花多少,收多少”,而且必须向家长定期公示花费,由幼儿园内部的“伙委会”和家长组成的“家委会”共同监督伙食费去向。

  但汪女士表示,这一系列的监管手段,几乎没有作用。

  “伙食费太难监管,伸缩性很大,操作性很强,除了内部人员能了解一些情况外,家长即使天天蹲到伙房,也只能是一知半解,根本不可能起到监督作用,所以幼儿伙食这一块,几乎全靠幼儿园的自我监管。在这个过程中,园长、采购员乃至于厨师,都有可能操作伙食费。因此,良心好点,孩子就吃得好,良心差点,孩子就苦点。”

  至于公办幼儿园公布伙食费的做法,汪女士认为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根据规定,公办园要详细列出每个月买了多少菜、多少肉,花了多少钱等,并要经过审核,但谁都不会天天盯在后厨,这些肉和菜的流向,怎么买,都有可操作的空间,因此对外公示,家长也仅仅是看个热闹,不存在监督的问题。”

来源:银川晚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