酝酿六年的改革方案:北京试水职业教育分级制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9-19 08:44围观94次我要分享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讯:据中国教育报近日消息,北京市有媒体报道了北京市将探索职业教育分级制改革的消息。消息一出,立即在社会上和教育界引起了震动。

  “到现在我也不知是哪个学校把消息给透露出去的,当时只是在职业院校进行了动员,具体的论证工作还没开始。”消息的突然面世,让这项改革的总设计师孙善学有点措手不及。虽然这项工作在他心里已经整整酝酿了6年,但他还是想等到事情有点眉目后,再向社会宣布。

  6年前,孙善学开始分管北京市的职业教育。走马上任后,他便组建了团队,开始分级制的研究工作。6年来,他一直在静待蓝图付诸实施的合适时机。去年全教会的召开,让他感到时机已经成熟,在新颁布的教育规划纲要中,关于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表述已十分明确。全教会后,孙善学扩充了研究团队,仅用3个月时间,便形成了分级制改革的基本思路。

  “这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很容易被误读。”孙善学说。年初的报道,让他感到有点遗憾,因为大家都把关注点放在了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学历如何对接上,“其实,这既不是我们改革的起点,也不是我们的目标。”孙善学说。

  “逻辑起点”这4个字,在采访过程中,屡屡被孙善学所强调。他认为,职业教育的“逻辑起点”应该是从职业出发的教育,是为受教育者获得某种职业技能或职业知识、形成良好职业道德,从而满足从事一定社会生产劳动的需要而开展的一种教育活动。

  的确,这些年来职业教育之所以始终打不开出路,难获其应有的地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混淆了其和普通教育的逻辑起点。这种逻辑起点上的混淆,产生了两个吊诡的现象:一个是国家层面分外重视职业教育,而老百姓却视之为“末流”;另一个则是企业大闹“技工荒”,而大批高校毕业生难以充分就业。

  孙善学说,分级制改革就是要将原来“镶嵌”于普通教育、学历教育体系之中的职业教育分离出来,按照职业教育特点和规律加以梳理和重构,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这才是分级制改革的主要目标。

  这项改革试图回到职业教育的逻辑起点,从社会对技能型人才的需求出发,建立职业教育自己的教育标准和资格框架,并在新的制度框架下重新设计人才的培养过程,全面改革职业教育办学体制、学习制度、教育模式和评价制度。

  这一基本工作思路,得到了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部门的支持。市人保部门负责同志明确表示:“教委吹哨,我们响应。”市财政局则是参与了立项论证研究全过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研究员李怀康告诉记者:“一直以来,教育和培训分属两个主管部门,说着两种语言,执行两个标准,这种差异性加大了职业教育资源整合和优化配置的难度。建立统一的职业教育分级制,也正是我们一直想要做的,如今北京市教委啃起了这块硬骨头。”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通过职业院校的宣传和介绍,分级制改革也引起了企业界的浓厚兴趣。全聚德、中兴通讯、用友集团、戴克奔驰…一个个响当当的行业龙头企业找到市教委,希望能够加入到试点工作中。

  全聚德集团公司党委书记云程表示,员工的培训和提高是企业的大事。分级制改革把非学历培训、转岗培训和成人继续教育都纳入其中,在制度设计上统筹考虑,这样就能帮助企业解决这个问题。为此,全聚德在薪酬待遇、入职岗位、学习奖励等方面出台了支持职工参加分级制学习的“硬”政策。

  “一流企业卖标准,二流企业卖技术,三流企业卖产品”,一些培训企业敏锐地看到了职业教育分级标准的前景,因而表现出了很高的参与热情。

  2.25份草根实施方案的诞生

  年初孙善学的动员讲话,在职业院校获得了热烈响应,许多院校表示,愿意参加到试点中来。综合了学校的科研实力和专业设置情况后,市教委决定,在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等10所高等院校和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等6所中等职业学校开展试验项目立项的前期论证和申报工作。

  “我们学院有4个专业获准开展前期论证,是所有院校中最多的。”北京电子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王利明告诉记者。她说,学院之所以敢拿出这么多的专业开展试验,是因为学院看准了,分级制改革将是职业教育一场新的革命。分级制试点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抓手,可以促进学院各项工作的改革创新。

  北京联合大学对试点工作给学校带来的变化也充满了期许。“通知一下来,学校马上成立了主管校长为组长的分级制改革领导小组,负责总体协调和政策制定。同时还成立了分级制工作小组,立即启动试点的各项工作。”该校高职处处长齐再前告诉记者。

  “简直是爱上‘分级’了,年都没过好,一直在企业调研。”北京联合大学市场营销专业负责人李宇红甜蜜地“抱怨”着。虽然挑战特别大,但李宇红却很享受这个过程,“有时候自己都佩服自己,怎么我还能想出这个来。”

  拿着自己撰写的厚厚一摞实施方案,李宇红讲述了这份实施方案的诞生过程。

  第一项工作是寻找职业分类依据,李宇红所在的团队首先对劳务市场及人才市场供求进行了调研,对各大招聘网站的市场营销类岗位数据进行了采集分析。这之后,她们开始了艰苦的企业调研。那段时间里,她所在的团队调研分析了9大行业,包括快消行业的龙头企业代表宝洁公司,耐消行业的西门子公司,医药行业的辉瑞公司、拜耳公司、强生公司、同仁堂,IT领域的IBM和用友集团,汽车行业的宝马公司,还有房地产行业的万科公司、中海地产,商业流通的沃尔玛公司、国美电器,电子商务领域的阿里巴巴公司等。结束企业调研后,她们又集中研究了《职业分类大典》和《国家职业标准》,对一些行业协会的营销类证书也进行了分析和归纳,并对猎头公司对跨国公司市场营销职业岗位的分类进行了搜集和分析。

  经过这些调研分析,李宇红所在的团队有了底气,拿出了市场营销专业的“职业仓”,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市场营销专业的职业教育分级标准框架。

  在这段时间里,同李宇红一样,其他15所职业院校的团队也都在紧张忙碌着。到3月底,25份“草根”实施方案全部上报给了市教委。4月中旬,16所试点院校申报的25份实施方案挨个“过堂”,接受专家的初步论证。经过论证,其中9个基础较好、分级标准和工作方案相对成熟的试验项目获准启动市级立项论证,而4个试验项目因为涉及学校多,需要重新整合院校资源后开展校际专业组合论证,另5个试验项目则需学校进一步做好职业需求分析,完善分级标准和工作方案,待成熟后再组织市级论证。

  3.12个专业的重构和新生

  从5月初到6月初,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自行业企业、科研院所和相关院校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对9个试验项目进行了立项论证,7月和8月,陆续又有3个试验项目相对成熟进入了市级立项论证。

  李宇红清楚地记得,她们的市场营销专业被排在5月底。本来这个专业因为口径宽泛并不被大家所看好,但她们拿出的分级标准和教学方案设计却让专家们感到眼前一亮。“关键是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用友大学这个合作伙伴,他们对市场营销专业有着深入研究,他们企业正在使用的学习路线图为我们制定分级标准提供了非常有用的借鉴。”李宇红说。

  对于这样一份校企共同拿出的实施方案,专家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职业教育分级框架理念新颖,思路清晰,有比较好的系统性、逻辑性和理论高度”,“方案中提出的职业教育分级‘课相开发九步流程’对课相开发进行了方法论层面的探讨,对其他试验专业具有较好的学习和借鉴作用”,“用友软件集团、用友大学、阿里巴巴集团、国美电器集团等合作企业全程参与职业教育标准设计和论证,为项目论证的可行性提供了基础和保障,较好地体现了‘企业主体’地位”。

  当然,论证中,专家们也提出了不少工作建议。诸如“标志性教育任务”的设计和描述,要进一步改变传统学历教育的做法,突出职业教育特色;以职业活动为载体,加强对“课相”的研究;要重点关注人才培养质量检测和评价中第三方评价要素的设计等。

  “经过这次申报和专家评审,我们才真正理解了校企合作的意义和重要性,过去我们对校企合作的理解简直太肤浅了。只有校企深度合作,共同按照企业的岗位需求开发出适用的课相,才算是真正从职业出发的教育。”李宇红说。如今的市场营销专业,与一年前李宇红熟悉的那个市场营销相比,教育内容和教学组织形式早以焕然一新,宛如凤凰涅磐后的重生。

  分级标准要“落地”必须通过教学来实现。分级制改革提出了“课相”这一新的职业教育教学组织模式,以取代传统的教学形式。12个专业分级标准确定下来后,最重要的任务便是课相的开发,按照不同的分级标准选择合适的教学载体。

  “我们的课相开发都要经过一个‘三上三下’的过程,你可以看看机电一体化专业前后几张教学计划表,可以很明显看出‘上下’后的变化。”王利明向记者建议。

  王利明说的第一次“上”,指的是市级立项论证,会上专家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会下校企专家共同来修改。第二次“上”,则是暑期学校自己组织的论证。“两天时间里,在充分讨论后,来自院校和企业的10名专家竟然都给出了不合格的意见”,王利明说,没办法,校企专家们只能再次碰头修改。最后一次的“上”,是在实施前,需要再次提交到教委,请专家论证。

  对于这12个专业的重新建构过程,孙善学认为可以用一开一合来描述——如果把制定分级标准的过程看作是一个“开”的过程,那么开发课相并进行课相教学的过程就是一个“合”的过程,在这一“开”一“合”之间形成了完整的职业教育逻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