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宁河中大量死鱼 疑为太阳能光伏产业污染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9-30 09:52围观101次我要分享

  发生在浙江海宁的晶科能源事件,折射出太阳能光伏这一清洁能源产业的污染问题

  作为一种新能源的代表,太阳能产业总是以其光鲜、清洁的外表示人。但如果有人深入太阳能光伏电池的生产现场,可能发现另一番景象。

  最近发生的一起聚众事件,使得太阳能光伏产业的污染问题在世人面前曝光。在浙江省海宁市袁花镇红晓村,当河水中出现大量死鱼之后,数百名居民将矛头指向村里惟一一家光伏企业——浙江晶科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晶科)。

  浙江晶科隶属于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纽交所代码:JKS,下称晶科能源),后者2010年5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晶科能源的IPO挂牌价格为每股11美元,高峰时超过35美元。在美债危机的背景下,晶科能源的股票价格最近这段时间一路下行。9月15日红晓村聚众事件以来的短短五个交易日内,每股价格更是从10美元跌至不到6美元。

  起家于江西上饶的晶科能源,堪称清洁能源领域的佼佼者之一。四个多月前,它还被德国清洁技术研究所称为“2011清洁技术驱动者”。它在环保领域的表现却令人不敢恭维。根据环保部门在浙江晶科附近河道中的检测,河水中氟化物含量超标10倍。

  此次晶科能源污染事件,不过是太阳能光伏产业污染的冰山一角。处在产业链上游的多晶硅提炼行业,能耗和污染更加严重;而处在产业链下游的电池组件产业,由于在制作环节大量使用氢氟酸,每天也会产生大量的含氟废料。

  有业内人士对财新《新世纪》透露,在许多太阳能光伏电池组件企业附近的小河中,氟化物超标何止10倍,甚至有上百倍者。

  海宁聚众事件

  距离海宁市区20公里的袁花镇,位于市区和尖山新区之间,这里聚集着众多涉足太阳能产业的公司。浙江晶科是其中惟一涉足光伏产业的公司,其他公司均从事太阳能热水器生产。

  8月24日一场暴雨过后,当地的木架桥河浜中出现大量死鱼。木架桥河是离浙江晶科最近的一条小河,虽然只有不到10米宽,但江南水乡水网密布,这条河也和整个水系连通。

  一位村民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这里原来有两个村,一个是龙晓村,一个是联红村,后来合并为红晓村,共有20多个村民组。今年6月,旁边的渔民村发现前面的一条河里死了鱼,而那条河的河水是从木架桥河流过去的。“最早在6月14日,河里死了好几千斤的鱼,他们不理不睬,环保局来了几次,也没个结果。刚死鱼的时候,没说超标,现在反而说超标10倍了。”

  实际上,早在今年4月,海宁市环保部门已经发现浙江晶科雨污分流不彻底,导致部分污水进入雨水管道,并于5月立案查处,但该企业至今没有完成整改。

  与浙江晶科及当地政府部门多次交涉无果后,9月15日晚,红晓村500余名群众聚集到该公司门前,就环境污染问题讨要说法。此后两天,又陆续有大批村民聚集。

  根据海宁公安局通报,9月15日、16日、17日晚,浙江晶科门前数百名群众因浙江晶科环境污染聚集,部分人员用砖头、石块袭击维护秩序的民警、保安,其中一些人员推翻停放在厂区和路边的民用车8辆、警车4辆。目前有20人被刑事拘留或行政拘留。

  红晓村一位村民称,当时他们并无过激行为,是人群中的一些外地人往公司里扔石头,在外面放鞭炮,后来就发生冲突。这位村民还表示,警察并没有抓这些闹事的人,而是抓了村里三个组的组长,这些组长和村民是去讨说法的,不是去闹事的。

  9月8日,红晓村一位孙姓村民在网上发布消息称,8月底体检结果显示,村里3300人,有6个白血病、31个癌症患者。对此,海宁市卫生局9月19日回应称,2009年至2011年,红晓村恶性肿瘤发病人数分别为8人、4人和2人。目前,孙某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

  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到的村民认为,发病人数可能没有孙姓村民说的那么多,但也没有卫生局说的那么少。一位村民说,有些只是白细胞过低,但他知道的癌症患者就有20多个。“去年光我们6组就死了三个,14组有一对老两口在化疗。是不是因为他们(指浙江晶科)的原因,我们不知道,反正是得癌了。老百姓担心时间长了,这里会成癌症村。”

  红晓村饱受污染,在袁花镇已是路人皆知。一位村民说,他们平时出去卖菜,不敢说是红晓村来的;以前村民用井水,现在井水不敢吃了,水稻也不敢吃了。还有一位村民说,袁花镇中心小学距离浙江晶科很近,里面很多学生都想转学,“现在真是人心惶惶。”

  整改还是搬迁

  9月19日下午,晶科能源在浙江海宁召开新闻沟通会,就“与记者冲突”及“固体废料处理不当”致歉。晶科能源董事会秘书景朝晖在会上称,9月16日,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记者采访晶科能源时,由于当值保安人员在未充分沟通情况下行为失当,导致钱江频道记者的摄像器材毁损。

  景朝晖称,晶科能源首席执行官在事发后已赶往电视台致歉,涉案当事人已交由司法机关处置,并对公司相关负责人做了停职处理。他说,经初步核查,污染可能是因为公司含氟固体废料堆放不当,致使该固体废料被暴雨袭击后经雨水管线排至附近小河。

  但他强调,这只是可能,目前还没有证据说明该公司含氟固体废料堆放不当与村里死鱼有直接因果关系,需要环保部门的调查。正因为如此,该公司所“致歉”的内容,是“与记者冲突”及“固体废料处理不当”,而不是污染。

  而海宁市环保此后公布的调查结果中,认定了公司污染与村里死鱼的关联,“晶科能源对在生产硅晶片过程中产生固体废料处置不规范,暴雨后部分污染物冲入河道,造成水体氟化物超标严重,鱼类大量死亡。”

  对于产生污染的原因,景朝晖说,8月20日,公司收到处理含氟固体废料的合作伙伴的合同终止函。该合作伙伴过去每隔三四天就来收集一次废料,在这之后不来了。固体废料在仓库里放不下,只好露天堆放。虽然采取了一些防水措施,但8月24日一场暴雨使得固体废料经雨水管线排放至附近小河。

  含氟废物的产生,来自制作电池片过程中的“制绒工艺”,就是将硅片浸入氢氟酸中,使得硅片的表面变得粗糙,减小硅片对阳光的反射,提高吸收率。完成这道工艺后,一般需要将酸液固化为固体废物后,交由专门的固废处置企业处理。

  在废料无法处置的情况下,浙江晶科为何还继续生产并引发污染?景朝晖称,公司本以为可以很快找到新的合作伙伴,但8月26日才找到,结果8月24日就出事了。

  财新《新世纪》记者了解到,这家公司每天产生的固体废物有7吨到10吨,原本由杭州一家企业负责处理。“云南镉污染事件”后,环保部开始强化危险废物处置单位的资质要求,这家企业中断了与浙江晶科的合作。

  9月17日,浙江晶科已停产整顿,何时复产尚需环保设施整改之后才能确定。“早知道出这么大的事,当时肯定不会继续生产了。”景朝晖表示。

  对于晶科工厂为何不在专门的工业区,而是居民区附近选址的问题,景朝晖说,太阳能行业是低污染行业,且其环保设施能够满足生产要求。不过他透露,经过这个事,肯定不会在这里扩产了。公司新的扩产计划选址在海宁的尖山工业区。现在的工厂是否也搬过去,还需综合考虑。

  目前,该公司采取的整改措施包括:扩建固体废料仓库;将雨水管道并入污水处理管道;配合环保部门,用泥土截断河流,并对河水及淤泥进行处理等。

  但村民们还是希望公司搬走。“我们都不相信他们了。”一位村民说,以后要是公司还在这里,就要拿河里的水专门用来养鱼,只要鱼死了,肯定有问题。还有村民提出,如果公司的环保设备真的上去了,至少村里每天要派人过去监督。

来源:新世纪周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