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气象观测员的生活:静享孤独枯燥 笑看风起云涌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10-09 16:22围观235次我要分享

记者到气候站体验量水蒸发量。 

  记者到气候站体验量水蒸发量。

放飞探空气球。

  放飞探空气球。

  龙虎网讯 如果您经常关注南京本地的气象资讯,也许会对位于江宁的“国家基准气候观测站”特别眼熟?晨报记者日前探访了这个位置偏僻的气候观测站。

  一份不能迟到的工作

  在我国,气候观测站按级别高低分为四种。江宁的国家基准气候观测站就是其中的最高级别,简称叫基准站。它和普通的气象站不同,需要观测、记录南京地区长期连续气候数据,并且每天都要把当日气象资料整理上传,参与世界气象组织主管的全球气象信息交换——这些信息将帮助世界各国气象部门了解掌握当日全球气象动态,对于南京和江苏的气象台来说,这些数据会成为他们分析和预测天气的重要参考。

  一天清晨,当我们赶到位于江宁樵歌路的国家基准气候观测站的时候,只见园内草坪上一个硕大的白色探空气球已经充足了氢气,正“亭亭玉立”地等待升空。摄影记者老高赶紧跳下车,抢拍这个画面。他下意识地一把拉住操控气球的气象观测员,央求再给他拍一分钟做点准备。观测员摇摇头:“什么?怎么可能呢?半分钟也不行!”说罢一扬手,气球就拖着一个小盒子状的仪器,扶摇直上直奔蓝天。观测员解释说:“我们这行有严格的规定,探空气球必须在早上7点15分准时释放升空,迟一点都不行的!”

  这位观测员叫李永,属于基准站的高空组,负责释放气球探测南京上空的高空气象资料。

  一份必须精确的工作

  抄录百叶箱中温度计湿度计数据,检视量雨筒的降雨量,观察天气现象,这些工作则是由地面组完成。当天值班的观测员是1978年出生的叶兴荣。他非常热情地带着记者们到户外标准的气候观测场,介绍各种观测仪器的功能和原理。说着说着,他就下意识地看看手表——和高空组的同事不同,他的手表是每天对时,不快不慢,非常精准。因为从每个小时的40分开始,他就要开始紧张的观测工作。

  “40~45分观察地面温度、蒸发量、冻土情况,45~48分观察天空云量、能见度、天气现象,48~50分观察大小百叶箱温度湿度计读数……”他们的观测工作安排要精确到每一分钟,因为全国的气候基准站都是在这个统一时间内记录气象数据的,如果时间上有差错,同样有失气象科学的严谨,属于“事故”。

  一份冒雷观云识雨的工作

  这些气象观测员天天观云识雨,可是老天爷也没给他们半点优待。只要时间一到,甭管刮风下雨,都得按时到户外,观测、放球,一点都不能马虎。按李永的话说:“下刀子都得冲出去。”

  风霜雨雪都还好说,最让他们头疼的是雷电多发的夏季。今年夏天偏偏常常在早晨下暴雨,刮大风而且还电闪雷鸣的。高空组的同事们,不论男女,经常顾不得打伞穿雨衣,顶风冒雨地按时放球。

  电闪雷鸣的时候更是惊心动魄。户外观测场地势较高,又布满了很多金属的观测设备,很容易引来雷电。今年夏天,地面组的一位观测员在夜里值班的时候,在户外观测场遭遇雷击,幸好雷电是击中了场中的高耸的避雷针,被及时引开,而且人正好在观测场的另一头,否则……

  ■ 记者感悟

  你们是气象哨兵

  作为一个跑气象条口快两年的记者,这篇报道写迟了。

  我以前也去过江宁国家基准气候观测站,参观观测场的仪器设备。而这次,终于能体会那里工作人员的工作状态。

  基准站有领导员工15人,几乎都要干业务,分成小组轮班倒。偌大一个院子里,往往只有一两个观测员在上班。院子里总是安安静静的。

  孤单、枯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有点难熬。当然,这还不算最困难的,对于已经有孩子的员工来说,接送孩子放学,照看他们几乎都是奢望。我突然想起了边境线上的哨所。这些气象观测员不就是咱们的气象哨兵嘛!

来源:新华报业网

相关阅读